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61章 自伤
    感谢书友:‘大官人到此一游’的飘红打赏!

    一队嫌犯被带进了金陵城中,从衣服上来看,应当是体面人。

    面色惊惶,茫然,懊悔,甚至有人在怨毒的咒骂。

    “李贤梦,嫁给你这么多年,我自认算得上是贤妻良母,可你呢?”

    一个中年女人在冲着前方的中年男子咒骂着:“可你呢?读书读书,运气来了考中了举人,于是在家操持的我就成了旧人,新人一个个的抬进家门,看在孩子们的份上我也就忍了,可谁想你贪心不足,居然与人合谋去挤兑银子,你也不看看自己的那张脸,你也配为人夫,为人父吗?呸!斯文禽兽,那圣贤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路人听到叫骂,不禁驻足观看,几个孩子还指着前方的那个中年男子嬉笑着。

    而押解他们的军士也不管,只是任由旁人指指点点,任由他们内部自己吵闹。

    一群文人正在边上的一家书店里找书,听到动静就出来看热闹。

    “那不是李贤梦吗?”

    这声音有些大,那中年男子茫然的抬头看了他们一眼,然后摇摇头,再次垂首。

    胜者为王败者寇!

    “他也被抓了?”

    那些文人不禁有些兔死狐悲的感慨,眼睁睁的看着这队嫌犯消失在视线中。

    不过死道友不死贫道,这个道理古今通用,很快,这些文人重新又进了书店,兴致勃勃的翻看着新书。

    “昨天兴和伯在知行书院的话你们听说了吗?”

    一个书生没找到心仪的书,意趣阑珊的随口说道。

    一个看着稳重些的文人摇摇头,低声道:“所谓同胞,同族,血脉,无不是在为南北合一造势。”

    “还腰间挎剑,我辈苦读圣贤书,岂能自甘堕落,与那些粗汉为伍!”

    “就是,彼辈无礼!上次小弟出游,遇到了两个军士,哈哈哈哈!那一路有趣,小弟与好友等人吟诗唱和,句句皆不离奚落,那些粗汉却听不懂,哈哈哈哈!被人骂了还不知道,你们说有趣不有趣?!”

    一个白面文人笑的前仰后合,那些文人们都指着他,笑的喘不过气来。

    “你这个促狭的家伙!哈哈哈哈!想来那些粗汉还以为是在夸他们呢!”

    “哈哈哈哈!”

    ……

    眼光狭窄者看不到问题的深处,自负者只看皮毛。

    马一元不同于普通的文人,长期的官宦生涯早已把他锤炼成了一个嗅觉灵敏的家伙。

    户部的兑换还在继续,可外面稀稀拉拉的十多个人,让人提不起精神来。

    周应泰也放下了那颗一直提着的心,只是担忧京城那边对这次挤兑事件的反馈。

    “没人了。”

    周应泰从窗户往外看了一眼,然后轻松的道:“这边算是消停了,可殿下那边却又开了战端。昨日兴和伯在知行书院讲话,矛头直指南北隔阂,这是在借势而为啊!”

    马一元点点头:“他是借着此次大规模处置那些挤兑文人的机会,想给科学加一个内容,那就是他说的团结。”

    这几天源源不断的有人被抓捕,而且一抓就是一家人,南方那些叫嚣的文人都噤声了,在聚宝山卫的刺刀之下变得很乖巧。

    周应泰唏嘘道:“南北隔阂历来有之,前唐革除世家之弊之后,可惜时日太短就衰落了,而前宋龟缩于南方,最终灭于北方,你说这南北隔阂如何不生?兴和伯想靠着几句话就让南北和睦,我看是枉然啊!”

    ……

    “南北和睦,语言只是号角,而真正的行动还得用利益。”

    “我知,其实南北榜就是南北隔阂的一个证明。”

    朱瞻基有些惆怅的道:“那些百姓……其实文人在其间的作用最大吧。”

    方醒点头道:“他们是意见领袖,百姓消息落后,只能从他们的嘴里得知情况,那还不是好坏一张嘴吗?”

    “殿下,魏国公前来请罪。”

    贾全的身上还带着些许血腥味,眼中有些血丝,杀气腾腾。

    朱瞻基摇摇头道:“此事我已经上奏了皇爷爷,他来此无用,让他回去。”

    方醒补充道:“他一个国公来向殿下请罪,这是置殿下于尴尬和危险之中,舆论沸腾,明白吗?别被他忽悠了。”

    贾全去前院原话传达,徐钦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去,背影凄凉。

    哎!好好的魏国公不愿去做,非得要折腾,这是何苦呢?

    贾全摇摇头,也准备回去,可就在此时,前方走到门边的徐钦突然脚下一乱,居然,居然……

    “噗!”

    贾全目瞪口呆的看着平平摔倒的徐钦,急忙跑过去,伸手去扶。

    扶人,或是抱人,有经验的都知道,当那人全身放松时,难度是最大的。

    贾全艰难的把徐钦扶起来,看到他脑袋耷拉着,整张脸都是青紫,鼻血狂喷,顿时就慌了,喊道:“快去找郎中来!”

    徐钦摔倒,正好摔出门外,门外那些正在等着有人来兑换银子,好看热闹的百姓都愣住了。

    “这是谁?那鼻血喷的老远,肯定身体不错。”

    “那是魏国公,每日在家拿补药当水喝,夜御十女都还有余力的魏国公啊!”

    “啧啧!你看那嘴,都喷血了,难道是在里面……中毒了?”

    瞬间,阴谋论就在这些百姓的脑海中演绎出了多种剧本。

    “里面的是……殿下?这……”

    “呀!你们看,魏国公的手好像断了!”

    “快走!再不走会有祸事!”

    那些百姓面面相觑,脑海中马上浮现了各种权贵争斗,然后看到的百姓被灭口的情节。

    贾全招呼人来扶住徐钦,回身一看,对面已经没人了。

    “玛德!这些人出去又会瞎说!金陵风雨将起啊!”

    ……

    等消息传到方醒和朱瞻基的耳中时,两人都同时想到了一个问题。

    “德华兄,你说他是故意的吗?”

    方醒沉声道:“这大概是觉得要大祸临头了,可你这边却不肯通融,他只能选择了自伤,可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摔出门外去,这是逼宫!”

    朱瞻基恨道:“他不肯束手待毙我理解,可却用这种方式,他想要挟谁?我吗?”

    “不,他想要挟的是陛下!”

    方醒说道:“前魏国公悖逆了陛下,徐钦的爵位来的就有些勉强,却不肯安分守己,这就是自己作死!他若是想用你的名声来要挟陛下,那费石现在就可以准备去抄家了。”

    堂堂的皇太孙,居然逼迫臣下如此,传出去朱瞻基的名声马上会来一个彻底的反复。

    朱瞻基冷笑道:“那我倒要看看他怎么装神弄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