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60章 我们是同胞(为盟主:‘aeon sea’贺,加更!)

第1060章 我们是同胞(为盟主:‘aeon sea’贺,加更!)

    晚点还有一更!

    操场上,意外没有被驱逐的这些年轻人都站在一起,听着来自于大明皇储的讲话。

    朱瞻基很喜欢和这些同龄人在一起,所以他也稍微放开了些。

    “……你等既然有向学之心,那不必分地位高低,以学会友,以学交流……”

    再放开,可作为皇太孙的朱瞻基也不能越雷池半步,否则容易引发误解和曲解,这就是重要人物不能随意表态的原因。

    和蔼可亲的说完了一番劝学上进的话后,朱瞻基对方醒微微点头,然后在贾全等人的护卫下走了。

    不走不行啊!按照方醒的尿性,肯定会放些炸弹出来,不走事情就麻烦了。

    朱瞻基走了,那些年轻人中不少人都在目送着,兴许有些不甘和妄想,可方醒却觉得这很正常。

    人皆有趋利之心,没有就不是人!

    “你们认为这世上有真正的圣人吗?我指的是心净如世间最为纯净的水,这等圣人你们认为有吗?”

    下面的年轻人们面露茫然之色,有人说道:“兴和伯,在下认为应当是有的。”

    “兴和伯,上古圣贤堪称圣人。”

    “……”

    方醒摇摇头,觉得这种没有营养的回答真的很无趣,就说道:“上古之人谁见过?谁相处过?若是没有,那便不要用揣测的结论来回答我的问题。”

    方醒的目光扫过书院的学生们,满意的看到了那些坚定的眼神。

    “我愿意再次重申我的观点,人从出生开始就在追求利益,从双胎抢奶,到为了达到目的而使出各种手段,包括你们现在回想起来感到很可笑的手段,可那就是在争夺利益。”

    “那么我的观点是什么?”

    方醒说道:“世人皆有私心,所以德行的教导很有必要,但千万不要矫枉过正,想把人变得毫无瑕疵,那是做梦,也是神经病!哦!神经病就是脑子有问题的意思。”

    方醒不给那些年轻人思考的时间,继续说道:“以此为前提,这才是正确的求学之道,就如同在书院里,教授们从不奢望学生们会变成圣人,所以会给他们一个范围,在这个范围之内,他们可以肆无忌惮,这就是治学的氛围。”

    方醒说道:“第三点,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求学之道,简而言之,务实求真,就是这四个字。”

    务实求真,听着简单,可一旦深究,那味道可就浓厚了。

    方醒今日存心想给南方的文人下烂药,就说道:“我再给大家说说这南北之分。”

    卧槽!

    这个话题有些劲爆,也有些禁忌,有破坏南北团结的嫌疑。

    方醒微微一笑:“我不想去考据那些南北的分歧,我只想说一个话题,我们是什么人?”

    呃!这个问题不但忌讳,而且很尴尬!

    看到那些年轻人有些不自然,方醒笑了笑:“从陈汤喊出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强音之后,汉人就成了那个时期异族对我等先祖的称呼,令异族胆怯的称呼。其次便是唐人,其时前唐鼎盛,疆域宽阔,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引得异族震撼,于是唐人之名远扬。”

    听讲的人不禁目露怀念之色。

    “那时的汉唐,百姓昂首挺胸,仕子腰挎长剑,手不释卷,文武双全。你等可发现了吗?那些豪迈的能让人想仰天长啸的诗词,大多出自于那时,等到了宋,就变成了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汉唐的豪迈至此荡然无存。”

    方醒目光炯炯的道:“到了本朝,太祖高皇帝厌恶繁文缛节,开了先河,可我想用不了多久,这一切都将在摇头晃脑中同样荡然无存!”

    “我们该怎么称呼自己?”

    “这个问题看似简单,肯定会有人说,兴和伯,我们不是大明的人吗?”

    方醒看了几张笑脸,他继续说道:“是的,我们是大明的人,甚至现在大明的武功之盛,让那些异族丧胆,不差于汉唐,可你们准备好做明人了吗?”

    茫然,方醒看到的是茫然。

    “兴和伯,我们现在不就是明人吗?”

    有人迷惑的问道,马上引来了赞同和附和。

    方醒振眉道:“你们是明人,可明人是什么?难道只是居住在这块土地之上的人吗?”

    “不!我心中的明人,应当是行走间昂首阔步,言谈间自信而不失礼节,在面对无礼和威胁时能有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的能力。”

    方醒目光扫过,那些年轻人都纷纷挺直了腰,昂首。

    “我们都有着同样的黄色皮肤,这很重要,咱们的血脉相通。”

    方醒指着自己的脸庞道:“可更重要的是,我们都是明人!”

    “千年以降,中原的相互通婚,早已使大家的血脉相通,不管是南人还是北人,我认为,都可以称呼为同胞!!!”

    “我们是同胞!同在一片天空下,同在一块土地上生活,从刀耕火种一直至今,从未离去!”

    这个观念有些新颖,肤色,血脉……同胞!

    方醒最后说道:“是什么让我们如此热衷于内斗?从有记录以来,我们就在不停的内斗。”

    “外面的世界很大,可从前唐之后,中原再无寸进,只能苦苦守成。当今陛下锐意革新,东征西讨,可为何会有人说是穷兵黩武?”

    “大明的人口将会飞速增长,百年后,这块土地上又将会再次出现无数百姓沦为佃户和奴隶的景象,怎么办?”

    “外面有土地!兴和伯,就像是交趾和瀛洲等地一样,咱们去夺过来!”

    这时一个年轻人挥拳喊道,顿时引起了争论。

    “无故而兴兵,此暴戾也!”

    这人不敢说暴君,就说了个暴戾,可也是差不多了。

    马上有人就驳斥道:“难道要看着自己的同胞饿死才是仁慈吗?”

    “仁君当修生养息,就算是土地不够,难道……”

    尼玛!看着那个被人带沟里去的年轻人,方醒压压手,说道:“为自己的子民去夺取资源和土地,这才是仁君!”

    呃……

    兴和伯,你确定自己不是在拍陛下的马屁吗?

    方醒笑了笑:“所以这又回到了开始,同胞,我们是同胞,同族。当咱们力气都往一处使的时候,从古至今都没输过,更没有缺乏过土地。可惜我们大多时间都在封锁自己,关着门在孜孜不倦的探讨着远古之治,关着门专注于内斗,这很有趣!”

    汉朝亡于内乱,唐朝亡于内乱,宋朝亡于内斗……

    这些人慢慢散了,田秀才凑过来,笑的有些猥琐:“山长,您是故意说的东一下,西一下的吧?让这些人回去慢慢的想,等想明白了,那就有趣了。”

    方醒点点头,他再牛笔,也不能当众说出那些激进的话来,否则就是在打主流社会的脸,作死,作大死!

    “东一下,西一下,可核心就是一个,汉人散乱就是一条虫,合力就是一条龙!无坚不摧的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