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58章 拿下,出击
    方醒出了巷子,仔细看着这份名单,打头的就是魏国公府的那位徐三圆。

    “幕僚?”

    “有趣!”

    ……

    朱瞻基独自吃饭,身边无人伺候。

    这是户部的后堂,方醒直接穿堂而过,进来看到这景象不禁笑道:“马一元就没有给你准备几个侍女什么的?”

    朱瞻基几口刨完米饭,就着汤碗一口干了那碗蔬菜汤这是方醒给他的菜谱,蔬菜必须要占据一半。

    方醒把名单交给他,然后坐着眯眼道:“昨晚没睡好,你先看看,有啥问题慢慢的想。”

    方醒打盹,朱瞻基就拿着名单去了外面。

    贾全看来中午吃的不错,嘴边都还有油渍。

    “这个徐三圆在哪?”

    贾全想了想:“殿下,这个徐三圆应当是魏国公的人,下官去问问。”

    “不必了,魏国公上午来求见,必然已经处理好了此人。”

    朱瞻基觉得自己还是嫩了些,在看到这个名字时,就该立即想到他的结局。

    “你去魏国公府,就说魏国公府的田地是否够用,不够我奏请皇爷爷再给一些。”

    贾全急匆匆的去了,到了魏国公府,得到了管家的热情欢迎。

    “国公爷正在用饭,贾大人稍待片刻。”

    贾全肃然道:“本官只是带话过来,殿下问了,魏国公府的田地是否不够用,不够的话,殿下会去奏请陛下再给些。”

    皇太孙啥时候这般体贴入微了?

    “本官告辞了!”

    若是以往,贾全在魏国公府也只能自称‘下官’,所以管家的面色不变,笑眯眯的把他送了出去,至于行贿什么的,只有蠢货才会在这种时候干。

    等贾全一走,府中的人就看到了一个奇景,往日沉稳的管家居然在一路狂奔,面色焦急,仿佛是出了什么大事。

    出大事了!

    徐钦看到管家狂奔而来,心中一个咯噔,就放下筷子,优雅的擦擦嘴,皱眉道:“慌什么!”

    这里是大明第一勋戚魏国公府,除去皇帝,谁能让他变色?

    管家气喘吁吁的道:“国公爷,殿下令人传话,问咱们府上是不是田地不够用,若是不够,殿下会奏请陛下……增添些。”

    手绢飘落,上面的鸳鸯刺绣染上了油脂,看着有些可笑。

    徐钦闭上眼睛,面色泛红,额头上冒起了两根青筋。

    “去神仙居问问那个女人,她家的地在哪。”

    管家有些懵逼,楞了一瞬。

    徐钦猛地睁开眼睛,嘶吼道:“快去!”

    ……

    要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有和国公府管家见面的一天,所以有些紧张。

    “我家的地,我家的地……就在莫愁湖边,菜地。”

    管家想了想:“是了,前些年国公府为了修整莫愁湖,就买下了边上的地,难道你家不是卖的吗?”

    莫愁就在边上看着,看到要弟一脸的惊讶:“老天爷!那时候可没人给钱,都说是要换地,把民女家的地换到北边去,和那些蒙元人做邻居。后来几家人都跑了,民女一家老小,现在都不知道去了哪,民女恨不能立刻死了。”

    管家笑眯眯的道:“那必然是当时办事的人中饱私囊,回头国公爷必定要拿他们开刀。那你说说自家的地在哪一块,多大,到时候清理完毕,自然会还给你家。”

    要弟茫然的道:“民女的家人都不在了呢,要那地回来,民女也种不了,多谢国公府的好意了,民女不敢要。”

    管家笑道:“要的要的,那地你租出去也有些好处,再说国公府必然会帮你找回家人,以后一家团聚了可别忘了国公爷啊!哈哈哈哈!”

    要弟显得更惶恐了,急忙摆手道:“大人误会了,民女不敢要的,不敢要的。”

    莫愁插话道:“要弟,若是没有地,咱们去北平吧。”

    这话直接命中了管家的要害,他强笑道:“这是哪里话,在金陵不好吗?”

    “你在威胁她。”

    莫愁瞪着眼睛道:“你在威胁要弟,你还想把她的家人找到控制住,国公府就是这样做事的吗?正好殿下在金陵,小女这就去求见殿下,恳请殿下做主,把神仙居送给魏国公府,好让我们主仆二人能留条命。”

    管家的眸色阴沉,“莫愁姑娘,不要留恋过客,金陵城中,还得要看国公府,莫要寻思错了,到时候……”

    “到时候什么?”

    管家一惊,回身看到居然是才见面没多久的贾全,就笑道:“贾大人是来此用饭吗?小的正和莫愁姑娘商议归还土地的事呢。”

    贾全点点头:“国公府果然是厉害,抢了别人的东西还敢威胁,本官算是见识了,来人,拿下他!”

    “贾大人!”

    管家心中大悔,看这样子,贾全分明是在守株待兔,就想找个借口好把国公府的人拿下。

    两名侍卫进来,管家未敢反抗,任由他们用绳子反绑着自己的双手,然后带出去。

    贾全对莫愁笑了笑:“莫愁姑娘放心,那块地很快就回来了。”

    ……

    金陵城中突然多出了许多军士,而且应天府的衙役也跟随着这些军士在四处出击。

    “嘭!”

    一处院子外,一队军士在隔壁惊讶的眼神中,悍然踢开了院门,随即蜂拥进去。

    “谁?”

    大中午的,这声巨响足以让所有人睡意全无。

    看着愤怒冲出来的一群男女,秦大学大声道:“张利民,你勾结叛逆,阴谋挤兑宝钞的事发了,拿下!”

    中间的那个老头猛地转身就跑,看那姿势,他这辈子应该就没奔跑过。

    秦大学冷笑着,几个军士追上去,直接扑倒了老头,剩下的人都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老头被压在地上嚎叫道:“老夫不服,老夫要去见殿下,老夫……呜呜呜!”

    一把土就堵住了那张嘴,秦大学说道:“斯文败类说的就是你这等人,还有脸去见殿下?去北边或是缅甸吧,那边听说有一口能吞掉一个活人的大蛇,你家人有福气了。”

    军士们控制了人,应天府的衙役们就开始贴封条,稍后会有人来清点财物。

    大街上,一队队的军士押解着嫌犯朝着刑部而去,但这只是一个幌子,费石的人正在等着他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