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57章 对付魏国公的炮弹
    感谢书友:‘法克球’的两个飘红打赏,感谢书友:‘54唐人’的飘红打赏!

    “锦衣卫在此事中表现的不错,恪尽职守,虽然没有抓到那些人,可已经尽力了。 ”

    对于下属要学会夸赞,特别是在他表现出色的时候,适当的夸赞能让他振奋,而且还会期待着下一次。

    费石面色涨红,想搓手却又觉得失礼,“殿下,臣只恨不能去直接抓捕那些人。”

    这个人可以用,朱瞻基微微点头:“那些人跑不了,且安心吧。”

    费石感激的出了房间,对在外面等着的马一元和周应泰说道:“二位大人,殿下有请。”

    到了里间,两人忐忑不安的等待着训斥,可朱瞻基却缓和了语气。

    “马大人不错,至少有担当!”

    马一元在关键时刻敢于拍板暂停兑换,不管他的本意如何,这就是担当!

    “多谢殿下夸赞,臣愧不敢当,若是能未雨绸缪的话,应当能更好些。”

    马一元的话里有话,这是在为赵源真缓颊,也是在变相的恭维着朱瞻基的神兵天降,力挽狂澜。

    朱瞻基点点头,这等恭维他只是左耳进右耳出。

    目光转向周应泰,朱瞻基并未点评他在此次事件中的表现,只是问道:“兵部可安排了人手去周边检查?”

    那么多宝钞流入金陵,必然是内外勾结。

    周应泰面露愧色道:“殿下,当时臣已经蒙了,只想着控制住金陵城中的百姓不能乱,没想到派人出去拦截那些人。”

    朱瞻基垂眸,觉得由文人来担任兵部尚书果然是有些不合适。

    可要是兵部和都督府都被武人掌控了,那就失去了制衡。

    文武皆不可偏废,失去制衡的武力会走向何方?

    这是一个难题!

    这时外面贾全禀告道:“殿下,魏国公求见!”

    瞬间,马一元和周应泰就看到了一个不同的皇太孙。

    朱瞻基眯眼看着外面,面无表情的道:“他来干什么?皇爷爷令他在家读书,那便好好的呆着,且等读书有成之后,皇爷爷那里肯定会有重任交给他,毕竟魏国公一脉是我大明的栋梁!让他回去!”

    马一元和周应泰面面相觑,都想起了南方对朱瞻基有些负面的看法。

    在南方文人的眼中,这位皇太孙就是离经叛道的典型,对那位兴和伯偏听偏信,迟早要完!

    可这几年慢慢走过来,朱瞻基不但没玩完,反而愈加得到了朱棣的喜欢,甚至于都掩盖了那位赵王的风光。

    而那位兴和伯也不停的在折腾着,不但把交趾彻底折腾安稳了,而且还顺带把‘不征之国’也折腾成了大明的疆土。

    而最让南方文人纠结的就是瀛洲,原先的倭国。

    南方人最恨的就是倭寇,这一点哪怕是苏州府的百姓都没有异议,他们惧怕倭寇某一天登陆上岸,然后烧杀抢掠。

    可等大明远征倭国,要去为藩属国朝鲜报仇的消息传来后,南方的文人罕见的噤声了,他们认为此战将会延续几年,成为大明身上的一道伤口,不断流血的伤口。

    结果让他们不知道是欢喜还是失望,倭国居然一鼓而下,方醒一力主张建设的全火器军队居然横扫倭国。

    尴尬了呀!

    自己仇视的人居然为南方人除此大害,怎么办?

    感谢?

    别扯淡了,这厮就是咱们儒家的大敌!

    所以现在方醒在南方人眼中的形象比较复杂,有人认为他是有大功,而有人则认为他是杀人狂魔。

    方醒征战之处留下的京观可以作证!这位就是个杀人狂魔,毫无人性的屠夫!

    想到这里,马一元就躬身告退。

    周应泰觉得自己失分了,所以自告奋勇的请求带人去封锁城门。

    “不必了,盯住那些人,盯住他们的家,那些人如何能逃?至于漏网之鱼,若是他们能在山里做野人,那放过他们又有何妨!”

    等两人走了之后,贾全回来了。

    “殿下,有人来报,魏国公先去了神仙居,和兴和伯说了些话,出来时看着面色僵硬。”

    朱瞻基不禁大笑,这几日的焦急和郁气都了笑出来,然后说道:“兴和伯最不喜欢的就是坐吃等死的勋戚,魏国公在此次兑换事件中也不干净,没当场打起来就算是给我的面子了。”

    贾全想想也是,就眨巴着眼睛道:“殿下,兴和伯和神仙居的那个莫愁,会不会有什么……”

    朱瞻基摇摇头道:“兴和伯行事磊落,若是喜欢,他自然会给个说法。”

    “你不要以为兴和伯会怕什么河东狮,告诉你,那叫做尊重,若是兴和伯带着莫愁回去,兴和伯夫人必然会安置妥当。”

    朱瞻基想到外界盛传方醒家有悍妻,不禁笑了。

    “殿下,兴和伯说魏国公府抢夺百姓良田。”

    这时外面有人禀告道。

    “哦!我知道了。”

    朱瞻基明白,徐钦一定要被处置,否则皇室威严将荡然无存!

    而方醒这是在给他送炮弹,一举震慑勋戚的炮弹!

    “大明的勋戚啊……”

    朱瞻基喃喃的道,边上的贾全垂首,神色惊惶。

    难道在陛下之后,还要出一位和勋戚不对付的帝王吗?

    朱瞻基意味难明的问道:“消息出来了吗?”

    ……

    米酒不醉人,但莫愁的脸上还是多了些红晕。

    少女挽起袖子,露出了泛着粉红的手臂,巧笑倩兮,“伯爷,您能在金陵呆几日?”

    方醒喝这种米酒就像是喝啤酒,没有一点儿感觉,“说不定,不过总得要敲打一下南边才行。”

    莫愁有些雀跃的道:“那您会过来吃饭吗?”

    方醒微微垂眸道:“会的吧。”

    吃完饭,一直等着的辛老七进来,递了一张纸给方醒。

    方醒看了一眼,面色如常的起身道:“最近几日城中会有些不太平,不要去关注,也不要去管闲事。”

    莫愁起身,眉间的欢喜渐渐消散,多了些轻愁:“伯爷放心,小女知道分寸。”

    方醒点点头,出门之后左右看了一眼。

    左边一个挑着担子的货郎被方醒这一眼瞥的面色大变,哐当一下把担子扔了,返身就往巷子里跑。

    小刀悄然摸了过去,方醒回身对送出来的莫愁说道:“人称我为宽宏大量,若是发现异常,即可去告诉我,告诉应天府也是一样。”

    “应天府?”

    莫愁觉得应天府不会管,因为若是有人要对她下手,多半背后的势力不小。

    方醒点点头:“相信我,应天府会管的,他们不敢不管。”

    此番朱瞻基和方醒及时带着大批银子出现,应天府上下即将丢官的都得回家给祖坟上香,感谢祖宗保佑自己逃过一劫。

    朱棣一旦震怒,最低就是流放。

    欠下人情债的应天府怎敢不尽心!。

    a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