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56章 魏国公徐钦
    “感觉金陵的变化大吗?”

    莫愁突然调皮的问道,还起身给方醒倒茶。

    “嗯……这个我得想想。”

    方醒笑了笑:“我觉得金陵已经失去了魂魄,就像是一个巨人,他的目光在注视着自己的脚下,却没有看前路,这很危险,也很无趣,更会导致金陵,以至于南方会变得更加的守旧,更加的抱团。”

    “这不是好事。”

    方醒在给这个少女打预防针:“南方是大明的赋税重地,远离京城,会导致什么?久而久之,南方的文人会想着重新掌控大明,他们会觉着这世上只有他们才是正确的,其它的都是邪门歪道,这一你会慢慢的感受到……呃!罢了,我不该和你说这些。”

    莫愁双手托腮,展颜一笑:“可是我觉得你很厉害呢!”

    方醒愕然,觉得自己居然不知不觉中就在一个少女的面前完成了装深沉的举动。

    “这世上没有绝对的厉害,任何人都会有他的力所不及处,所以只是做好自己的事,其它的尽力而为罢了。”

    方醒莞尔道,莫愁起身,“伯爷,小女去看看厨房。”

    方醒头,等莫愁去了后面,才问道:“谁在外面。”

    辛老七站在门边道:“老爷,是魏国公,被方五拦在了门外。”

    方醒微微皱眉道:“开门,请他进来。”

    要弟听到了魏国公三字,顿时就惶恐起来,而且眼中闪过仇恨之色,虽然一闪而逝,但还是被方醒发现了。

    “要弟,你和魏国公有仇?”

    要弟惶恐的摇头道:“没,伯爷,民女哪会和国公爷有仇,没有的。”

    方醒听着身后卸门板的声音,说道:“说出来吧,今日有人要倒霉了,你此时不说,以后就不好痛打落水狗了。”

    要弟犹豫了一下,从话里听出了肃杀之意,就低头过来。

    “伯爷,民女一家人的田地都被魏国公府给夺了。”

    说完后,方醒听到了咬牙的声音。

    “你家人呢?”

    门板被卸了两扇,要弟看到了门外站着的徐钦,身体抖了一下,然后急促的说道:“伯爷,民女的家人都逃了。”

    逃户!

    方醒头:“能联系上吗?”

    要弟迟疑了一下,门外的徐钦对着辛老七微微头,让人感觉如沐春风。

    “伯爷,能。”

    方醒问道:“多少亩地?多长时间?”

    说完方醒起身,转身,原地看着徐钦。

    徐钦进门站定,扫了大堂一圈,然后颔首道:“兴和伯果然一表人才。”

    方醒微微一笑,侧身让客:“魏国公家学渊博,方某不如也!请进。”

    徐钦头,迈着那种八字步走进来,他身后的侍卫也想跟着,却被辛老七挡住了。

    “大胆!”那些侍卫怒不可遏。

    徐钦回头说道:“你们在外面等着。”

    魏国公一脉乃是国朝第一勋戚,若不是徐辉祖这位名将要和朱棣死磕,现在也不会蛰伏至此。

    不过想起了徐辉祖,方醒觉得这位会不会是……

    三国时,各个家族按照势力的分布,把自家的儿郎们分到各处,这样不管是谁胜利,最终家族都能保证传承和荣光。

    “伯爷,一百三十七亩好地,九年了。”

    身后短促的声音让方醒笑了笑,然后和徐钦相对坐下。

    徐钦的脸有些浮肿,这让他看起来多了些憨厚的味道。

    他爹徐辉祖号称美男子,到了他这里,也算是能吸引女人的目光。

    “兴和伯远来辛苦,殿下那边不知如何?”

    “殿下年轻,身体健壮,方某都比不过。”

    徐钦笑了笑:“哦!那这倒是个好消息。自从迁都之后,本国公在金陵久念不忘,只是不得进京,这次倒想请殿下好生的歇息歇息。”

    方醒淡淡的道:“就在金陵吗?”

    徐钦头,方醒唏嘘道:“金陵不安全呐!昨日若不是方某带着聚宝山卫来弹压,殿下的安危谁能保证?想着那些疯狂的百姓,我真是不理解。”

    徐钦的脸色微变,然后眯眼看着方醒:“此事不过是愚民无知罢了,若是本国公在场,必然是要用雷霆手段来震慑一番,让他们知道规矩。”

    方醒打个哈哈,目光转冷:“魏国公爵高位尊,自然不会把百姓放在眼里,不过殿下却不肯伤及无辜,如若不然,昨日那些居心叵测者如何能逃出去?”

    “打倭国时,聚宝山卫清洗京都,那些权贵手中都有侍卫依然全军覆没,今日的金陵城中,不过是些许地老鼠罢了,也敢螳臂挡车吗!”

    徐钦的身体微微后仰,目光扫到了从后面进来的莫愁。

    “呯!”

    莫愁被这愤怒的眼神给惊住了,手一滑,一小碗汤就掉在了地上。

    要弟回头一看,就急匆匆的跑过去,蹲在地上看了看,埋怨道:“我的小姐哦!幸亏是裙子挡住了,不然那脚就……”

    方醒的目光一紧,眯眼看着徐钦道:“方某见过几位国公,如今看来,魏国公府不愧是大明第一勋戚,果然威风。”

    徐钦的目光一转,笑吟吟的道:“这不是没伤到吗,兴和伯留了这位佳人在此,本国公自会照拂。”

    “方某的人,无需别人出手!”

    方醒硬邦邦的顶了回去。

    徐钦不以为然的道:“既然如此,那便罢了。本国公准备去拜见殿下,不知可方便吗?”

    方醒想了想:“殿下此刻大概正在忙着收拾残局吧,方某建议魏国公明日再去为好。”

    什么是残局?

    在大批的金银运到了金陵之后,宝钞兑换银子之事大局已定。

    潜规则已经放出去了:百姓兑换百两银子以下的无碍,若是有人想浑水摸鱼,那就是在破坏大明的稳定局面,罪在不赦!

    徐钦的面色一变,竟有些冷酷之意:“兴和伯,知行书院在金陵可是不安分啊!科学的书籍也是遍布南方,有人曾经跟本国公说过,这科学未来必然会对大明造成威胁,本国公以为不是笑谈。”

    气氛陡然一紧,方醒对着正担心的看着这边的莫愁说道:“中午不宜饮酒,不过我这里有些清淡的米酒,喝了不醉人。”

    莫愁懂了,在独立经营着神仙居这段时间后,她已经成熟了,于是就去了厨房。

    等莫愁和要弟一走,方醒撕下了和蔼的面具,冷淡的看着徐钦说道:“魏国公此刻不准备请罪,还想着让殿下低头吗?”

    徐钦同样是冷冰冰的道:“方醒,那是我的家务事!”

    方醒讥笑道:“陛下这等帝王,在他的心中就根本没家!你若是以为陛下能几番容忍你,就可以借机要挟,那我告诉你,你弄错了自己的位置!”

    “帝王无私情,这世上能让陛下挂念的也就是先皇后了,定国公也曾仗着这份挂念而肆无忌惮,可被陛下敲打之后,如今谨慎本分,可为勋戚标杆!而你呢?魏国公,陛下登基之后你就顽劣,陛下看在先皇后的份上只是让你读书,可如今呢?”

    方醒起身,有些厌倦的道:“魏国公且保重吧,希望后面的追索不要看到魏国公府阻拦的影子,否则后果你是知道的。”

    徐钦起身,闭眼,再睁眼,面无表情的道:“本国公本分行事,自然无所畏惧,也没有那些蝇营狗苟!”

    “我们走!”

    徐钦看了方醒一眼,转身离去,在侍卫们的簇拥下,看着威风凛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