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55章 期待已久的机会
    “我不信!”

    徐三圆连滚带爬的躲到了角落里,目露凶光的道:“此事是国公爷暗示在下做的,他不能过河拆桥!”

    一个男子逼近道:“国公爷每日在家读书,何曾关心外面的事?你自作主张兑换银子,国公爷得知大怒,所以,你该死了!”

    另一个男子阴测测的道:“徐三圆,国公爷待你不薄,可你却陷国公爷于不义,国公爷有交代,让你自尽谢罪!”

    徐三圆的嗓子里就像是有个枣核,他哽咽着看着那个女子道:“秋燕,我本以为咱们应当是情深义重,所以才想着带你一起远走高飞去享福,可没想到你居然……你这是背叛!可耻的背叛!”

    那女子嗤笑道:“徐三圆,你整日附庸作雅,真以为老娘看得上你吗?若不是府中的安排,就你这样的,连老娘的身子都摸不着!”

    “原来如此啊!”

    徐三圆颓然坐在地上,任由两个男子用绳子套住自己的脖子,旋即……

    ……

    北平,皇城。

    朱棣正在发脾气,冲着那些学士狂喷口水。

    “整个山/东一地彻底糜烂,百姓嗷嗷待哺,官吏们却在上下其手贪腐收取好处。朕早就令人停了山/东大半的劳役,可从去年始,劳役不减分毫,反而愈演愈烈,都去哪了?嗯?!都去哪了!!!”

    目光扫过,无人能答。

    朱棣冷笑道:“你们都是朕的股肱,来,说说吧,此事是谁的错?”

    “不知道?”

    朱棣看到没人应声,就嘿然道:“山/东的粮仓空了大半,而就在半年前,下去的御史还信誓旦旦的告诉朕,山/东一地百姓生活稳定,上下均安,安在哪?稳定在哪?”

    “若不是青州走私女子一案发了,今年的山/东要饿死多少人?”

    “口口声声说什么天下太平,盛世来临,这就是你们口中的盛世?”

    朱棣须发贲张的喝道:“这样的盛世朕不要!也不稀罕!”

    “来人!”

    既然臣子们无言以对,那么就是君王出手的时候到了。

    “陛下!”

    进来的是王福生,这没什么,朱棣需要用他自己的力量去惩罚那些贪官污吏。

    可随后进来的那人却让几位学士眼神一暗。

    孙祥等着今天这种大场面已经很久了,以至于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

    朱棣的右手扶在腰间,左手按住御案,目光冷冽。

    “去查!查到的全数抄家下狱,朕要还山/东一个朗朗乾坤!”

    孙祥的身体激动的就像是在打摆子,急忙俯首道:“是,陛下!”

    而王福生知道自己要负责的将是京城中的那几位,只是起身应诺。

    朱棣满意的看到了转身离去的孙祥在打摆子,这种人才可供利用。

    你喜欢名利,你喜欢上进,没问题!朕都给你!

    但分寸你知道吗?

    知道的人会得以善终,而不知道的,或是忘形的……

    比如说纪纲!

    “即刻起运粮食去山/东!”

    朱棣冷眼看着下方的群臣,讥讽道:“朕等着,等着有人伸手,最好胆大些,那样让朕也能看看人心有多贪婪!多无耻!”

    没人敢接这个话头!

    “还有金陵,朕深知那边的人多有怨言,不少人也在蠢蠢欲动,那就动起来吧!朕的皇太孙会去那,即便是掀翻整个金陵城,朕也想看看有谁敢悖逆朕!”

    ……

    回到东厂,孙祥的身体已经不抖了,可那脸上的红晕却瞒不过手下,于是各种恭喜声不绝于耳。

    孙祥召集了手下,数着佛珠,一脸平和的道:“山/东大旱,地方官吏上下其手搬空了粮仓,而且还涉及瞒报,此事陛下非常震怒,着我们去山/东清查。”

    好差事啊!

    所谓的清查,那不是执法人说了算吗?

    想想那些钱财堆积如山,美人如云……

    孙祥满意的看到手下都如同发/情的牲畜般的面色潮红,呼吸咻咻。

    有欲/望是好事,没有欲/望的人太假,太危险!

    “都准备吧,马上出发。”

    ……

    值房中,杨荣看着灰头土脸的金幼孜,安慰道:“陛下这是气不过才发怒,无碍的。”

    杨士奇还在山/东坐镇,金幼孜苦笑道:“陛下这是对咱们起戒心了,觉着咱们都是私心大过公心,长此以往,咱们还有何面目立于朝堂之上?”

    杨荣无奈的道:“负责山/东的御史是怎么监察的?下去一趟什么都没发现,这下刘观可得要受罪了。”

    金幼孜摇摇头,不在意转移话题:“刘观没能统合那些御史,这样下去,我觉着他做不长。”

    “这个倒是不一定。”杨荣笃定的道:“他若是完全掌控了都查院,那才是做不长!你看看兵部的金忠,平日里睁只眼闭只眼,可关键时刻却从不含糊,这才是为官之道啊!”

    金幼孜端起茶杯道:“我担心的却不是山/东,而是金陵!金陵可是……南方的重地啊!”

    杨荣了然的点点头,不再说话。

    南方文化鼎盛,是大明文人的根基所在,这也是为何迁都到了北平之后,对知行书院的攻击少了许多的原因所在。

    金陵,就像是一个圣地,南方千万文人眼中的圣地!

    ……

    “你觉得这样的日子还过得去吗?”

    神仙居里,莫愁喜滋滋的吩咐伙计关门,还在外面挂了一个木牌,上面写着今日歇息。

    关上门后,哪怕是擦洗的很干净,可大堂里还是有一股子菜味。

    莫愁对这种味道已经习以为常了,她垂眸道:“还行,生意也还行。”

    方醒看了看四周,摇摇头道:“一个小姑娘在这里不安全,若是方便,你还是去北平吧,至少在那里没人敢欺负你!”

    虽然现在大家都知道神仙居是兴和伯罩着的地方,可总会有些人敢于冒险。

    莫愁咬着下唇,摇摇头道:“多谢伯爷,还是不要了,小女害怕北方的寒冷。”

    “是吗?”

    方醒笑了笑:“看你身体不错,不过算了,如今我这个宽宏大量的名声越发的响亮了,想来不是生死之仇,不想破釜沉舟的话,也没人敢于冒险。”

    莫愁微微低头,赧然道:“伯爷今日在这里用饭吗?”

    要弟在柜台后面站着,听到这话不禁摇头。

    傻姑娘哟!哪有这么问的,时间到了直接叫人做饭就是了呀!

    方醒点点头道:“罢了,今日事情不多,就在这里吃饭吧。”

    莫愁闻言眼睫毛微颤,脸蛋绯红:“伯爷,那些坏人难道不跑吗?”

    方醒悠悠的道:“他们都家大业大,跑哪里去?大明之大,除非是出海,否则他们无路可逃。可码头边上却是大明水师,那是自投罗网!”

    “那他们会被处置吗?小女听说都是权贵呢!”

    “会啊!陛下和殿下可不会在意什么权贵,天下最大的权贵就是他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