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54章 你自己了断吧(为盟主:‘法克球’贺,加更!)

第1054章 你自己了断吧(为盟主:‘法克球’贺,加更!)

    感谢书友:‘法克球’的盟主打赏!

    莫愁就站在不远处,身边的要弟拎着个小包袱,紧张的看着往回走的人群。

    “要弟,伯爷赢了吗?”

    莫愁心慌慌的问道。

    要弟透过人群看了一会儿,笑道:“赢了,那些银子好多,肯定赢了。”

    “那我们还去兑换宝钞吗?”

    莫愁的眼中闪过犹豫,随即被人群挤着往后退去,前方隐隐约约能看到的方醒,就这么慢慢的消失在视线中。

    十多人,现场只有十多人在兑换银子,大多是看着傻乎乎的,其中一人居然只兑换一钱,说是拿回家给孙女压箱底做嫁妆。

    朱瞻基转身进去,马一元等人面面相觑,心中七上八下的,最后磨磨蹭蹭的也跟了进去。

    方醒看着那个兑换一钱银子的老妪,就伸手问人要银子。

    家丁们都没带,只有零散铜钱和宝钞。

    王贺摸摸索索的在怀里摸了半天,舍不得的拿出一小块银子道:“兴和伯,这可是咱家的养老钱啊!”

    方醒接过掂量一下,大约三两多,就说道:“回头还你四两!”

    “那感情好,不过咱家这可是雪花银啊!千万别用杂色的银子……”

    王贺在嘀咕着,方醒走到那个老妪身前,高大的身影罩住了那几乎萎缩成一团的老妪。

    老妪抬头,浑浊的眼睛看着方醒,张开嘴,缺了大半牙齿的嘴里有些发白。

    “大人,民妇兑换了可成?不会被抓吧?”

    “不会。”

    边上几个还在兑换的男子都紧张的看着这边,方醒笑道:“真正有这个需求的百姓,朝中是支持你们兑换成银子的,所以大家无需过虑,更无需担忧。至于银子,大明目前不缺,瀛洲的银山每年都能出几百万两白银,足够目前的大明用了。”

    目前大明的经济趋势向好,但规模还远远比不上以后,所以一年增产几百万两银子,足够支撑,并有结余。

    “以后大明还会开拓海外,到时候就不止几百万两了,那银子多的能让陛下发愁,发愁怎么存放!”

    方醒和蔼的态度让老妪有些激动,她颤颤巍巍的站起来道:“大人,那到时候是不是就能吃饱了?”

    方醒的心中一酸,这就是大明的百姓,他们的要求不过是能吃饱,不饿死人罢了。

    “能,不但能吃饱,还得要让大家都吃上肉,让孩子们都能读书!”

    方醒轻声说道,可内心却不平静。

    这将是值得我为之奋斗终生的目标!哪怕是躺在棺材里,我也将要看着这个目标实现!

    “老人家,正好您是今日最后的一个,太孙殿下先前说了,今日最后一个兑换银子的人有奖励。”

    说着方醒就把那锭银子塞进了老妪的手中,笑道:“这可是太孙殿下的意思,您千万别拒绝。”

    “这是怎么说的,这是怎么说的……民妇可不敢,不敢啊!”

    千年来对于皇权的畏惧让老妪颤颤巍巍的就想跪下,方醒一把扶住她,说道:“殿下不在这里,老人家无需多礼,赶紧回家吧。”

    ……

    “为何要终止兑换?”

    前厅中,朱瞻基冷冰冰的问道。

    马一元呐呐的道:“殿下,当时存银不多了,臣担心明日再终止,会激怒百姓,到时候一发不可收拾。”

    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反作用力也就越大。

    “谁的手笔?是谁在中间弄鬼?”

    朱瞻基的目光转向了费石和周应泰。

    周应泰无言以对,费石说道:“殿下,臣派出了全部下属追查,发现不少兑换的百姓都是受人所托,臣正准备设伏捉人,可时间却已经来不及了。”

    费石不做痕迹的瞥了马一元一眼,若是今天不终止,他有信心能查到背后的人。

    “不必了!”

    方醒走进来说道:“聚宝山卫的斥候从昨夜开始就已经潜入了金陵城,目前正在归拢各方消息,稍后就会有结论出来。”

    马一元和周应泰的眸子一缩,两人都想到了同一个问题。

    既然昨晚就进了城,那为何没有和我们联系?否则今天必然不会是这个局面!

    想想,如果提前得知后续有几百万两银子上岸,那些挤兑的人群算什么?

    看到他们的疑惑和不满,方醒淡淡的道:“不如此,怎能看出那些隐藏在暗处的叛逆!”

    “叛逆?”

    马一元和周应泰相对一视,再看看朱瞻基,只看到了一张阴沉的脸。

    “兵部和锦衣卫携手配合,务必要盯住各家勋戚豪商,进出者都要备案,追索,不许这些人离开金陵城。”

    朱瞻基起身,右手放在腰间,左手撑着桌子,目光转动,威严自生。

    ……

    徐三圆觉得自己该死了,所以他就想跑,临走还想哄着吴征一起。

    吴征此刻的心情大抵就和穷人捡到了一千两银子一样的狂喜,他摇摇头,怜悯的道:“太孙殿下来了,此事已经无法善了,我还得回去查一下家中谁去兑换了银子,恕不奉陪了。”

    “那你可别去通风报信,否则我就把你贪了成国公三百多亩地的事告发出去。”

    徐三圆的眼神狡诈,吴征嘿然道:“必然不会。”

    看着徐三圆仓皇而逃,吴征的眼中闪过杀机,随即想到朱瞻基和方醒就在城里,若是徐三圆意外死亡,他们肯定不会罢休。

    ……

    徐三圆对金陵城自然是熟的不能再熟,一出去他就乔装去了自己在外面养的一个女人处。

    小巧的院子很精致,进去后,院子里有鱼池,有亭子花草。

    这个两进的院子颇有些景致,花费不菲。

    “快!把银钱宝钞都收拢一下,还有你的首饰,都带走。”

    女人娇媚的想亲热,却被徐三圆给推开了,她讶然道:“这是为何?”

    徐三圆没看到女人眼中的异样,一边翻箱子,一边不耐烦的道:“快些,再晚咱们都得死。”

    “你还在等什么?”

    徐三圆折腾了半晌,没听到身后的动静,就回身喝道,然后……

    “哟!这是……这是要干啥?”

    就在门口,两个男子正木然的看着徐三圆,而在他们的身后,那女人正嫌恶的说道:“他肯定是得罪了人,若是让他跑了,国公爷也会被牵累。”

    瞬间,这个女人以往的曲意奉承就在徐三圆的脑海中闪过,他嘶吼道:“你是谁的耳目?”

    这个绝望的嘶吼让人听了动容,可那两个男子却进来说道:“徐三圆,你辜负了国公爷的看重,自己了断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