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53章 银光闪闪照人心
    感谢:“淼淼孩子”的万赏!

    ……

    朱瞻基拒绝了护卫,单骑走在前方,目光缓缓扫过那些百姓,面沉如水。

    现场只有呼吸声,那么多沉重的呼吸聚在一起,仿佛是一个大风箱在喘息。

    “咳咳!”

    一声咳嗽打破了这个气氛,方醒从后面跟上来,低声道:“先稳住再说。”

    朱瞻基点点头,策马到了户部的门口,瞥了正在被抢救的赵源真一眼,至于马一元和周应泰,他根本就不搭理。

    策马转过去,朱瞻基看着那些面色惶恐的百姓,目光复杂,想起了方醒说过的话。

    百姓好骗也不好骗!好骗是因为他们的要求很低,吃饱穿暖就是盛世了。

    而不好骗,多半会发生在对官府不信任的时候。当百姓被哄骗多次之后,任你舌绽莲花也无用!

    公信力!大明需要公信力!

    “不要抢!不要乱!”

    朱瞻基的目光深邃,下巴有些稀疏的短须,看着竟有些威严。

    “大明南征交趾,打下瀛洲和朝鲜,横扫朵颜三卫。无数的金银矿山,无数的铁矿铜矿正在开发,而此次没有让大明百姓参与,全是战俘,为何?”

    朱瞻基目光炯炯:“从去年开始,你们应当能感知到劳役的减少,为何?”

    “有人说大明是在穷兵黩武,国库必然已经空的全是老鼠,可我在这里要告诉大家,这些都是谎言!别有用心的谎言!”

    聚宝山卫的人上来了,在朱瞻基的身前组成了一道防线。按照方醒的吩咐,若是有人冲击这道防线,别犹豫,人少就拿下,人多就鸣枪警告。

    “上刺刀!”

    辛老七毫不犹豫的下令了。

    瞬间,密集的咔嚓声后,那林立的刺刀在细雨中闪着寒光。

    方醒低声道:“肯定有人在蛊惑,去找费石,让他马上戴罪立功。”

    此事一出,虽然没有酿成血案,可影响却已经造成了,没人能逃脱责任。

    方五悄然退了出去,而朱瞻基的讲话在继续。

    “知道吗?有人在你们的中间蛊惑生事,他们想干什么?”

    朱瞻基的目光在人群中转过,挥舞着拳头道:“他们想颠覆大明,用大明的崩溃来换取他们的一己之私!这些人,此刻就在你们的中间!”

    这话的味道非常的不对,王贺在方醒的身边说道:“兴和伯,殿下怒了!”

    方醒点点头道:“是该怒了,再仁慈的人也无法容忍那些疯子,为了一己之私不惜毁掉大明的疯子,所以我部要准备好,一旦殿下下令,那就马上动手。整个南方都在看着这里,所以行动要果断,不惜霹雳手段,也要让金陵城知道做错事要付出代价!”

    虽然有蛊惑之嫌,可这些百姓在明知挤兑宝钞会导致大明经济崩溃的情况下,居然悍然冲击户部,这必须要有一个警告。

    而警告的对象……

    “金陵官吏无能,致使百姓恐慌!那么你们在害怕什么?”

    朱瞻基越来越有风范了,他从容的道:“你们在害怕自己手里的宝钞变成废纸,可我要告诉你们,那不可能!”

    你说不可能就不可能吗?

    陛下来说咱们还信三分,你一个太孙来说,那纯属扯淡!

    朱瞻基指着码头方向道:“此刻就在码头,瀛洲的银船已经靠岸了,那些银子对于朝中只是用于储备,用于抵偿宝钞的价值,你们想要吗?那就兑换吧!”

    回过头,朱瞻基威严自显:“准备吧,开始兑换!”

    聚宝山卫的军医已经接过了抢救赵源真的活,此刻已经完事了。

    “殿下,赵大人没割到动脉,死不了。”

    军医久在军中,说话自然是有一番味道气死人的味道。

    朱瞻基点点头,目光扫过马一元。

    马一元的身体一个哆嗦,赶紧吆喝道:“都出来了,赶紧的,开始兑换!”

    那些小吏赶紧去把被掀翻的桌子弄起来,然后笔墨纸砚准备好。

    “散开!”

    方醒点点头,前方的聚宝山卫就撤到了两边。

    前方的百姓都在犹豫,此刻他们都怕了,害怕被秋后算账。

    方醒摇摇头,叫人去拉了个百姓过来。

    “给他兑换!”

    先前这人叫嚣的最凶,此刻坐下后战战兢兢的,突然起身道:“殿下,小的错了,要是换了银子,家中就没钱买粮了。”

    朱瞻基不置可否,王贺上前道:“那你为何要跟着来?”

    “闪开,银子来了!”

    牛车的车轮碾压在地上,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一辆辆的缓缓而来。

    “打开箱子!”

    既然要震慑,那就别客气!

    边上押送的军士粗暴的撬开了木箱子。

    银光闪耀人眼,也映鉴了人心。

    许多贪婪,许多惶恐,许多绝望……

    朱瞻基冷冷的看着这些众生相,心中如镜子般的明亮。

    一辆辆牛车马车缓缓驶来,百姓呆滞了,别有用心者们也呆滞了,金陵城的官吏也呆滞了。

    一箱箱的银子被搬运下来,然后送到院子里去,整个过程鸦雀无声,仿佛是在举行一个严肃的仪式。

    朱瞻基高坐马背上,目光深沉:“正常兑换的百姓无需担忧,只管归家好生过日子,不过别后悔就是。”

    手中拿着银子,不能花不能用,比泥土都不如,至少泥土能生长食物。

    沉默的人群渐渐散去,可那车辆依然川流不息,堆积在车上的箱子让人心惊。

    “这次瀛洲送来了多少银子?”

    周应泰问道。

    马一元茫然的道:“不知道,不过听说瀛洲开了好多银山,那些瀛洲人日夜不停的在开采,有的地方还用上了那个火药,几百万两肯定是有的。”

    “有着火药的帮助,开采的效率很高,瀛洲人很顺从,此次还有黄金一同送来。”

    此次随同大批金银一起来的是瀛洲布政司的左参政虞诚,在瀛洲为官这段时日下来,看着整个人都多了不少杀伐果断的气息。

    方醒点头道:“辛苦了,黄金更重要,所以瀛洲那头也要想办法收集起来,矿上的黄金更是要重视,全都运到北平去。”

    用白银作为货币的后盾,方醒觉得有些不大妥当,容易受到冲击。

    “世界广袤,白银的产量必然不小,以后最终还是用黄金更稳妥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