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52章 大人令,杀!(祝:淼淼孩子,生日快乐!)

第1052章 大人令,杀!(祝:淼淼孩子,生日快乐!)

    赵源真真的不想醒来,当他睁开眼睛,看到两张焦急的脸移开。顺着手指方向,就看到了群情激昂的挤兑人群。

    为何不让我去死!?

    他知道自己刚才这一晕,就成了催命的毒药。

    狰狞的面孔,狂乱的气氛,那些男子在推攘着,拼命的想把自己的宝钞给兑换了。

    人群从头到尾就没有安静过,那些军士和衙役已经快被弄疯了,一个个用刀鞘和枪杆抽打着,可人群依然不退,堪比勇士!

    目光转动,赵源真看到马一元和周应泰站在一起,两人的面色严峻,不时有人过去禀告,显然整个金陵城都被震动了。

    “我该死!”

    赵源真喃喃的道。

    而就在不远处的一家酒楼,十多个男子正坐在一起,笑容满面。

    徐三圆拿着折扇扇动着,矜持的道:“那赵源真已经顶不住了,说明什么?说明银子不够了!”

    目光扫过人群,作为魏国公家的幕僚,徐三圆在这里的地位尊崇,无人堪比。

    “宝钞眼瞅着就要不行了,你们难道就想让自家的宝钞变成废纸吗?”

    徐三圆说着给了吴征一个眼色,吴征犹豫再三,最后颓然摇头。

    废物!

    徐三圆讥讽的瞥了外面一眼,想起了自家那位国公爷的心思。

    这次……总算是要出头了吧!

    终于,第一个人起身,拱手道:“在下马上回去禀告。”

    有了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

    很快这个屋子里就只剩下了徐三圆和吴征。

    “你还心存侥幸?”

    徐三圆不悦的道:“优柔寡断,怪不得成国公……罢了,你且自己斟酌吧。”

    这时外面有人进来,一脸喜色的禀告道:“徐先生,那马一元叫停了兑换!”

    “果真?”

    吴征面色大变,而徐三圆则是狂喜的问道:“闹起来了吗?”

    “闹起来了!”

    徐三圆起身,目光俾睨的看着吴征:“今日的金陵城可热闹了,走,咱们看看去!”

    吴征犹豫再三,最后还是跟了出去。

    ……

    金陵户部,此时外面已经成了战场,那些挤兑的人疯狂的咒骂着,拼命的冲击着由军士和衙役组成的防线。

    看着那些疯狂的百姓,站在门口的周应泰沉声道:“马大人,你不该叫停,最少应该支应完今日,一夜之间咱们总能想个办法,而不是现在宛如惊涛中的小船。”

    马一元看了在边上面如死灰的赵源真一眼,摇头道:“本官如何不知,可方才费石叫人来传话,说是明日的人会更多。若是明日终止兑换,本官敢担保,那些人会把户部给砸成齑粉,闹出天大的事情来。”

    周应泰叹息一声,心中知道马一元在看到事有不谐后,终于还是选择了保住自己的官位。

    若是坚持完今天,那明天发现再也不能兑换的人将会爆发出比现在更大的愤怒,更大的破坏力。

    “多少人?”

    既然马一元下了决断,剩下的事就是周应泰的了,他问道。

    “大人,上万,可能还不止。”

    队伍太长,根本就无法统计。

    “大人,其中还有人蛊惑。”

    周应泰冷哼道:“本官就知道此事没那么简单,既然敢冒头,不管是谁,都得先踩着本官的尸体过去!”

    “好!”

    哪怕不满意周应泰的温吞水态度,可在听到这话后,马一元依然抚掌叫好。

    眼前的军士们显得体力有些不支,周应泰的脸上浮起一丝冷厉,沉声道:“一炷香的时间,若是不退后的,一律斩杀!”

    军令一下,后面的院子里涌出大批的军士。

    “拔刀!”

    整齐的拔刀声中,挤兑的人群中有人喊道:“不要怕,他们不敢的!宝钞废掉了,咱们没活路了,冲上去,院子里就有银子,抢啊!”

    法不责众,从众……

    “要银子!”

    一声高呼后,一个男子疯狂的冲了过来。

    这是一个信号,也是一个悲剧的开端。

    马一元看到赵源真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心中不屑之极。

    为官者就该是铁石心肠,否则你别想上位!

    你看看周应泰,眼皮子都不眨一下,手渐渐举起,这是要大开杀戒啊!

    在此混乱之时,没有果断处置的魄力,周应泰也该下台了。

    等血流漂杵后,宝钞会以金陵为中心点,一南一北的飞速崩溃。

    然后……然后……

    周应泰闭上眼睛,手挥下。

    “大人令!杀!”

    长刀举起,前方的阻拦阵型随即准备撤出。

    “不!”

    赵源真向前伸手,拼命的嘶吼道。

    可军令如山,而那些疯狂的人群已经失去了理智。

    “我是罪人,我是大明的罪人!”

    赵源真抢过一把刀,生疏的搁在脖子上,然后一拉……

    “太孙殿下到!闲杂人等回避!”

    巨大的声音让人群停滞了一下。

    太孙殿下?

    可有人却喊道:“骗人的,这是骗人的!”

    是啊!太孙殿下远在北平,就算是他得知金陵出事想赶来,就算是全程快船,那也得要不少时间吧。

    “抢啊!”

    有人振臂高呼道,顿时人人响应,仿佛又回到了元末时的乱世。

    没有律法,没有约束,有的只是武力和畅快!

    “嘭嘭嘭嘭!”

    眼看着双方就要接触,远处传来了一阵爆鸣。

    “是火枪!”

    赵源真终究是拉了长刀,随即听到枪声后就愣住了,鲜血从脖颈上流淌下来。

    噗通一声,户部左侍郎倒下去,人群也停住了。

    那熟悉的枪声让他们想起了聚宝山卫和郑亨在校场演武时,聚宝山卫那不动如山的军阵。

    一个男子突然喊道:“是聚宝山卫,大明只有他们有这种火铳!”

    朱雀卫就这么被华丽丽的遗忘了,只因在百姓的心目中,聚宝山卫就代表着战斗力,代表着杀戮和胜利。

    “噗噗噗!”

    整齐的脚步声,大明独此一家的脚步声轰然而来,刚才还在疯狂的人群纷纷向左右闪开,无人敢阻拦。

    马一元呆滞的看着倒地的赵源真,突然福至心灵的喊道:“快去找郎中来!”

    周应泰面色铁青的看着人群闪开后,露出的那条路。

    我调集了三千多人都无法震慑你们,可聚宝山卫只有两千多人,却让你们噤若寒蝉。

    真特么的憋屈啊!

    手下凑近说道:“大人,聚宝山卫在瀛洲可是大开杀戒,据说死在他们手中的叛逆少说得有好几万人。”

    这人在叛逆这个词上面加重了语气,周应泰了然的点点头。

    那特么的大多数是平民啊!

    脚步声渐渐逼近,周应泰看到人群如波浪般的往边上挤。当前方的人群纷纷而动时,他率先跪下,高喊道:“恭迎殿下!”

    “恭迎殿下!”

    瞬间,大明皇储的面前再无站立之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