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50章 引爆,挤爆,危机
    允许宝钞兑换银子!

    就这么一个告示,瞬间就引爆了金陵城。

    哪怕告示上说兑换银子的人家,两年之内不许用银子兑换宝钞,可依然挡不住那些热情。

    金陵从明初被定为京城,究竟沉淀了多少财富,大概谁也不知道。

    老朱家有个让人头痛的爱好:每次定都之后,都会迁移百姓和富户到京城。

    朱棣迁都北平,就迁移了不少流民和南方的富人过去,填充人口和财富。

    赵源真对此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当看到那一眼看不到边的人流时,他依然是慌了。

    身边经办过北平兑换银子的小吏面色严肃,低声道:“大人,这势头比北平还猛,要控制!不然咱们恐怕难以全身而退。”

    赵源真看了在边上的马一元和周应泰一眼,咬牙道:“费石在哪?”

    小吏指指街对面:“费大人正在那呢!”

    赵源真低声道:“让他的手下盯着那些豪客,百两银子以上的都得查清楚来历,毕竟户籍这东西不把准啊!”

    黄册还在金陵,还在玄武湖的湖中岛上面,可若是有心人要借机生事,凭着户籍很难查到源头。

    小吏说道:“费大人很尽心,已经把锦衣卫的人都拉出来了,城门那边都有,唯恐有人捣乱。”

    赵源真点点头,锦衣卫在纪纲之后就有些萎靡不振,在兑换宝钞这等国之大事上面,费石不敢怠慢。

    “赵大人,人越来越多了,开始吧?”

    这时马一元走过来问道。

    赵源真的面色未变,笑道:“那就开始吧。”

    虽然北平户部高金陵户部一筹,可这等大事,按理应当是马一元出头的。

    赵源真想起了临行前夏元吉的话。

    马一元必然会明哲保身,你可大胆的去干,出了事本官兜着!

    夏元吉说话算话,这个口碑是有的。

    “开始!”

    二十多个点一起放开,顿时人潮汹涌,那些军士和衙役几乎挡不住这股势头。

    就在边上一个大院子里,里面堆放着一百多万两银子,由一个百户所看守。

    这边查验无误,兑换的人就可以持着凭据到那个院子里去领银子。

    而这也是锦衣卫查验身份的最佳时机。

    “三百两!”

    经办的书吏突然有人高声喊道,这是一个信号,一个不好的信号。

    “五百两!”

    “一百三十两!”

    “……”

    这个信号开始蔓延,马一元闭上眼睛,握紧双拳,紧绷身体……

    幸好我没有主动包揽此事啊!

    周应泰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只要没有出现秩序大乱,那么他就有功无过,谁都无法置喙。

    赵源真咬牙恨道:“查!让费石的人去查!本官要这些人的底细,然后再收拾他们!”

    不用他提醒,那边表情严肃的费石已经撒出了全部人手。

    领取银子的院子里,第一个进去的人领到了三百两银子,然后闪身出去,却没注意到身后跟着一个便衣男子。

    这人就是锦衣卫,他紧紧跟着前方的人,可那人却在人群中左转右转,哪怕以他的经验,依然失去了目标。

    “特么的!这不像是百姓!”

    这人赶紧去向费石禀告道:“大人,那人滑溜,小的一不留神就让他溜了,好似有准备。”

    费石的面色严峻:“那人的户贴可有记下?”

    大明的黄册分为几份,百姓手中的那一份就相当于是户口本,作用颇大。

    “记了,是城中三斗巷人氏。”

    费石恼火的道:“这般鬼祟,多半是有情弊在身,去抓了来!”

    北平的经验同样适用于金陵,杀鸡儆猴是免不了的。

    “一千五百两!”

    “三千两!”

    “……”

    喊声中,赵源真的眼中布满了血丝,嘶吼道:“拿下这些人!等兑换了银子,马上拿下他们!”

    ……

    时至中午,兑换终于停止了,一个时辰的休息时间。

    吃饭吗?

    面对着摆满桌子上的菜肴,赵源真没有一点儿胃口,他放下筷子,对马一元说道:“马大人,一上午就去了十多万两银子,这还是试探,应天府可能出人,现场甄别人口!”

    锦衣卫抓人很厉害,可今天却吃瘪了。

    “那些人胆大包天,居然敢伪造户贴,此事应天府也该有一个交代吧。”

    赵源真的声音在饭堂回荡着,可马一元却苦笑道:“应天府今日也有人来了,可都说不认识那些人。”

    有趣了!

    赵源真感到一个阴谋正笼罩在自己的身上,兴许下午就会引爆。

    马一元为难的道:“要不就暂时停止吧,等待应天府出面,那些要兑换的人,必须先到应天府验证身份,拿着凭证才行。”

    “朝令夕改,为政者的大忌!不过此时也只能是如此了。”

    赵源真起身就去找应天府府尹。

    于是一个时辰之后,所有要来兑换的人都得先去应天府衙核对身份。

    牢骚是必然有的,可胳膊拧不过大腿,于是排队的地方又变成了应天府府衙。

    赵源真松了一口气,十多万两银子,他亏得起!

    夏元吉早就给他下了指标,只要能办成金陵的事,二十万两以内的耗费都不是事。

    北平拿下,金陵拿下,那剩下的地方将会势如破竹!

    可等验证了身份的百姓回来后,那势头却越发的凶猛了。

    仿佛是去掉了束缚的猛兽,冲破圩堤的洪水!

    “十两!”

    “二十三两!”

    “十九两!”

    “八十五两!”

    “……”

    银子不断被领走,那雪花银就和赵源真的脸色一样,煞白!

    ……

    “赵源真要完蛋了!夏元吉也要完蛋了!哈哈哈哈!”

    “此处天高皇帝远,咱们请些百姓去兑换,神不知,鬼不觉,谁能把我们怎么样?”

    “和百姓接触的人都要生面孔,而且事后就让他们远遁,等过个几年,北平山陵崩之后再回来。”

    “是啊!陛下的年岁可不小了,听说每日还操练不辍,文武之事操劳,食少事烦,咱们可得做好准备了,到时候好歹也看看势头嘛!”

    “太子如何?”

    “太子越发的沉稳了,赵王每每想撼动他,最后总是灰头土脸。”

    “那方醒在其中作用不小吧?”

    “嗯,那方醒和赵王早就对上了,让赵王无法倾力去对付太子,不然……”

    “那就去挤兑!只要宝钞垮了,夏元吉也会完蛋,而作为始作俑者的方醒,他难道能置身事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