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49章 金陵的众生相
    感谢书友:“刘爸爸有个小金库”的万赏!

    ……

    今天出差装机器,这一章是在车上码的,晕车了,正在装机器中。

    ……

    自从朱棣迁都之后,金陵就像是一个怨妇,酸味冲天。

    虽然金陵还保留着六部,可称呼却变了,叫做金陵某部。

    金陵户部尚书马一元就觉得自己属于怀才不遇的典型,为此整日唏嘘不已。

    金陵户部,负责征收南直隶和南方几个布政司的税粮,这个数量可不得了,所以马一元的牢骚在外人看来就是矫情。

    户部衙门还是那个德性,可早就没了君王随时垂询。

    现在离收税的时间还早着呢,马一元在衙门也没啥事,只得抱着一本诗集在慢慢的看。

    “无趣!”

    或是幽怨,或是堆砌辞藻,或是言之无物的诗词让马一元郁闷至极。

    “这等破烂也能出诗集?真真是瞎了眼!世风日下啊!我辈……哎!”

    “大人,北平户部的左侍郎赵源真来了。”

    马一元把手中的诗集一扔,起身道:“那事情来了,听说在北平废了不少劲才稳住,金陵……金陵可不是北平,这边的有钱人多如牛毛,夏元吉这是疯了吗?走,看看去。”

    赵源真风尘仆仆的进了金陵户部,见到马一元就拱手道:“马大人,下官随行带了大批的银子,目下就在码头,还请马大人协调一二。”

    马一元虽然只是金陵户部尚书,可级别却和夏元吉一个样,在他的面前,赵源真妥妥的要矮一截。

    “真的要兑?”

    马一元唏嘘道:“你们夏大人在想什么?难道他不知此事的危险吗?”

    赵源真指指边上,两人走到那里,他才低声道:“马大人,北平一旦启动兑换,剩下的事情就停不住了。我们大人说了,此事一旦启动,就如同失控的马车,停不住,一停整个马车非得散架不可。”

    马一元叹道:“本官知道了,北平兑换了,若是其它地方不能兑换,物议沸腾,甚至有可能会闹事。哎!何苦呢?当初是谁的主意?缺德啊!”

    赵源真哭笑不得的道:“此事乃是兴和伯的主意,不过我们大人倒是一力支持,说是错过了这个时机,宝钞以后就会越来越不值钱。”

    “去兵部找人,就说是有银子在码头上岸,要人手。”

    马一元先吩咐手下去兵部要人,然后才摇摇头道:“这话倒是实在,如今盐政收归朝中,这宝钞就尴尬了,想来想去,要想长治久安不贬值,也只能和银子挂钩了。”

    “谁说不是呢!”

    赵源真顾不得洗漱,急匆匆的又去了码头,监控搬运银子的过程。

    而马一元马上就去了兵部,和兵部尚书周应泰商量宝钞兑换银子之事。

    自从交趾平复,倭国归于大明之后,金陵兵部也成了一个尴尬的位置,几乎是无事可做。

    一进兵部,就感觉死气沉沉的,让人想起了养济院。

    山高皇帝远,大家也不用弄什么勤勉,也不用装样,所以马一元直接就进了值房。

    周应泰正在浇花,小心翼翼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此人是个花农。

    “周大人,那事情来了。”

    “是银子?”

    周应泰没有回头,用手中小巧的水壶,细细的绕着浇水。花盆里的花骨朵上沾染了水珠,看着多了些水灵,含苞欲放。

    “就是银子,你我的麻烦来了。”

    马一元自己坐下,愁容满面的说道。

    “慌什么?”

    周应泰把水壶放下,回身,慢条斯理的坐在马一元的对面。

    “此事是夏元吉弄出来的,咱们只不过是奉命行事罢了,至于他们带来的银子够不够换,那和咱们有关系吗?”

    马一元犹豫道:“周大人,此事关系到国朝大政,影响深远,本官觉着咱们还是尽力吧。”

    周应泰的身体往后仰倒,靠在椅背上,目光冷淡:“本官只尽力罢了,至于其它,远在北平的金大人自然会处理。”

    老金忠大把年纪还不致仕,熬死了一帮子觊觎兵部尚书位置的下属。时至今日,连周应泰都没把握能等到这个老家伙下台。

    ……

    金陵少了朱棣,秦淮河也变得暖风宜人,客来客往的,生意大火。

    几个男子在一艘画舫上喝酒听曲,有人吟诗,有人以手探寻,一时间吟哦声和女子的娇声混为一体,让人分不清这是青楼还是书院。

    “卫弼兄,今日有大事,勿要放浪形骸。”

    那个吟诗的男子吟了几句就被卡住了,抓耳挠腮也不得其法,看到同伴的手在女子的胸腹处摸索,就不屑的说道。

    那叫做卫弼的男子的手变本加厉的揉捏着,女子的脸上露出了痛楚之色,却不敢反抗,更不敢拒绝。

    “三圆,来到这里就该取乐,你看你看,美人都幽怨了,哈哈哈哈!”

    那个三圆身边的女子媚笑道:“吴先生说笑了,小女正听着徐先生的诗,陶然忘机呢。”

    吴先生叫做吴征,乃是成国公朱勇留在金陵的大管事。

    而那位喜欢吟诗的叫做徐三圆,乃是魏国公徐钦的幕僚。

    徐三圆用折扇敲打着手心,叹道:“这秦淮河,这金陵,大好河山啊!”

    这话,这语气,像极了指点江山的王者。

    “噗!”

    吴征忍不住笑喷了,然后把手从女子的怀里收回来,还猥琐的送到鼻下嗅嗅,才笑道:“魏国公在家中读书,你倒也不怕被他听到,然后治你的罪。”

    徐三圆刚才的话若是被锦衣卫听到,禀告到朱棣那里去,徐钦能抽死他。

    徐三圆的气势一滞,讪讪的坐下,搂着身边的女人道:“北边来的船靠岸了,全是银子,估摸着最少百万两,你家成国公是个什么意思?”

    吴征端起酒杯,慢慢的细饮着,缓缓的道:“国公爷来信了,让不要乱动,不许去兑换银子。”

    徐三圆松开女人的腰肢,身体微微后仰,举杯一饮而尽,然后讥笑道:“成国公可是怕了那小子吗?”

    吴征皱眉道:“我家国公爷怎会怕了他,不过是顾全大局罢了。”

    徐三圆微微俯身,一脸的神秘:“我告诉你,金陵已经有人准备让这笔银子全留下来,所以啊,不管咱们参不参与,这些银子都走不了。”

    “嘶!”

    吴征倒吸一口凉气,不敢相信的道:“那起码得是百万两的银子啊!他们难道不怕陛下震怒?”

    徐三圆不屑的道:“这里是金陵,不是北平,就算是锦衣卫也查不到!”

    自从迁都后,金陵的各方势力都有些残缺,这就给有心人提供了机会。

    “你……可要参与?要知道,若是宝钞兑换失败,那价值将会一泻千里,咱们赚的可不止一点半点,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

    吴征垂眸不语,徐三圆也只是笑着喝酒,和身边面色苍白的女子一起亲热。

    良久,吴征看看自己身边的女人,说道:“可愿跟我回去?”

    那女人的身体陡然放松,展颜笑道:“求之不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