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48章 登州码头
    “抓到李远道了!”

    就在施粥放粮的现场,当李远道被人押解进城时,无数的土块飞了过去。

    此时的李远道再也没有一点儿威仪,幸亏有两边的盾牌在保护着他。可就算是如此,百姓的嘶吼也让他面白如纸,双股战战。

    说来他也算是倒霉,刚出城没多远就遇到了斥候,而且是聚宝山卫的斥候,然后信号一发,骑兵随即就兜住了他们。

    朱瞻基厌恶了看了他一眼,说道:“抓紧讯问,随后把他的罪行通告各府。”

    这是一种管用的手段,在某地发生了灾荒,造成了民愤之后,多半都会用本地官员来祭旗。

    而李远道这个布政使的分量足够平息百姓的的怒火!

    炊烟渺渺,那些熬粥发粮食的人从未间断过,可人流越来越多,甚至看到了那些瘦骨嶙峋,被背着来喝粥的男女。

    朱瞻基看着这一幕,咬牙道:“与此事有关的人,一个都跑不了!”

    ……

    登州府的外海上,此时战舰云集。

    陆远振和手下站在码头上,看着正缓缓靠过来的船队,低声道:“这边一直都是咱们在负责,傅显摸过来干什么?”

    手下眯眼看着船队,猜测道:“上次去瀛洲的时候,听说有东西要起运,却不让咱们插手,大人,下官觉着傅显只是在这里歇息,可能会补些饮水和食物,然后就得起航去瀛洲。”

    傅显黝黑的脸在船上一露面,陆远振赶紧上前迎接。

    “傅大人一路辛苦,下官已经在……”

    “辛苦什么?”

    傅显爽朗的大笑着,然后回头指着正在上岸的军士说道:“瀛洲最近有些乱,那些该死的叛逆不肯服输,这不天气转暖,又从山里钻出来了,很讨厌啊!这次我还得跑一趟,弄不好今年就别想离开这条航线。”

    那些军士看着有些疲惫,可手中全是火枪,陆远振问道:“傅大人,这难道就是聚宝山卫吗?下官可是闻名已久啊!可惜未曾一见。”

    傅显笑道:“正是他们,瀛洲的叛逆最怕的就是聚宝山卫,所以陛下让他们去一趟,争取在年内把那些叛逆绞杀殆尽。”

    那些军士们在沈浩的带领下在码头集结,傅显满意的道:“有这等虎贲去瀛洲,咱们又能多拉些女人回来,到时候也不知道便宜了哪里的男人。”

    “不过大明现在的土地多了,许多地方都没人耕种,没人居住,陛下急啊!恨不能让一家生他七八个孩子出来,十多年后又是一群嗷嗷叫的年轻人。”

    陆远振不知道傅显一直在闲扯的意思,也只能是赔笑道:“那是,瀛洲和朝鲜移民了许多到各地去,现在两地都空的很。”

    傅显就这么拉着陆远振聊了半晌,直到沈浩点点头,他才问道:“本官倒是忘记了,船上还有不少粮食,说是要放在登州,好像是要赈灾还是什么?陆大人,你的人呢?叫来搬运一下吧,回头本官请你喝酒,不醉不归!”

    陆远振狐疑的看着那些已经恢复了些精神的军士,突然退后一步,笑道:“傅大人,下官的麾下今日出去打渔了,您来的时候没看到吗?哦!我倒是忘记了,您是从天津卫那边来,这两个地方,确实是碰不到啊!”

    “是吗?本官最近想吃那个牡蛎,可有?”

    傅显的笑容满满,却同样是退后了一步,脱离了陆远振手下的攻击范围。

    陆远振的目光乱转,看到那些军士们在原地踏步跺脚,心中突然一个激灵。

    上岸后不适应,这是很正常的,可聚宝山卫的军士们恢复的也太快了吧?

    尼玛!你们是步卒,不是水师!

    瞬间从北平到登州的路线就在他的脑海中闪现。

    “大人,前日有人禀告,说是在莱州府那边发现了船……”

    这句话就像是晨钟暮鼓,一下让陆远振大汗淋漓。然后他对傅显笑道:“傅大人,那要不下官出海一趟吧,那些小崽子们没我也招不回来……”

    傅显一直在笑着,听到这话,他微微摇头,然后说道:“此事却由不得你了。”

    “动手!”

    陆远振才喊出来,沈浩懒洋洋的一招手。

    哗啦!

    被一千多支火枪对准是什么感觉?

    陆远振的脑海里想起了在瀛洲和朝鲜靠岸时,那些码头民夫们吹嘘的事。

    “那个聚宝山卫真是厉害,一放火铳,哎哟哟!对面马上就倒下几百人,那真是和天兵天将一个样。”

    “听说他们能在百步开外就能打死人,啧啧!”

    陆远振看看距离,绝望的发现最多三十步。

    沈浩摇摇有些晕的脑袋,不耐烦的道:“那个啥……陆远振,跪下吧,你和谢一凡走私女人的事发了,不想死就跪下,顺便说清楚你的麾下到哪去了,说不清楚也行,这些家伙坐船坐的一肚子的火气,正想收拾人。”

    傅显想着陆远振刚才的警醒,觉得这厮会搏一把,就喊道:“小心他跳海……”

    这时码头上的民夫们看到这边的情况,顿时就慌张的四处乱跑。

    陆远振苦笑道:“傅大人,下官知罪……”

    就在跪下的一瞬间,陆远振突然一个侧滚,就滚到了一辆牛车的后面,随即爬起来就朝着右边狂奔。

    他的手下们一愣,马上就作鸟兽散,现场一片混乱。

    傅显急了,喊道:“赶紧追上去!”

    沈浩却摇摇头,指指身边的十多名军士道:“这么近的距离,他跑不了!”

    “嘭嘭嘭!”

    枪响人倒,傅显看到陆远振扑倒在地上,可居然还在坚持着往前爬,不禁赞道:“好准!”

    沈浩摇摇头道:“他们没伯爷身边的人准,不然刚才也用不着三枪,一枪就够了,幸好没把陆远振打死!”

    傅显惊讶道:“这般厉害?若是船上有这等好手如何?”

    “嘭嘭嘭嘭!

    枪声再次响起,陆远振的手下们在铅弹网中纷纷倒下,唯一一个没有中弹的也被吓傻了,站在原地瑟瑟发抖。

    “船上不行,先前下官让他们试过,打不准,除非是上次那种排枪才行。”

    码头上硝烟弥漫,陆远振的手下很快就供出了其他人的去处。

    “……他们刚去了朝鲜。”

    傅显送了一口气,随即准备带着船队去追杀,可沈浩却劝道:“傅大人,这里有他的手下,哎!愿意立功不?”

    那人傻乎乎的道:“小的愿意,小的愿意。”

    傅显也明白了,“好吧,兴和伯说过了,大明水师的人才还是太少了,不利于以后的扩张。那就尽量抓活的吧!”

    走私女人这种事情,一个船队的人根本就无法隐瞒,所以陆远振的手下都将会被牵连,至于以后的命运,那还得要看朱棣的意思。

    船队随即再次出发,不过沈浩和麾下并未跟随,他们将在登州待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