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47章 饿殍遍地
    第二天,城东又发生了械斗,城外还为抢水发生了命案。

    李远道准备带人去处理城外的事,杨士奇却盯着他,立逼着放粮。

    李远道无奈,只是一脸唏嘘的令人去张贴放粮告示,然后起身道:“杨大人且坐,本官这就去调集人手看护百姓。”

    杨士奇点点头道:“本官随行有骑兵,尽可带去,看看谁敢!”

    “那就多谢杨大人了。”

    李远道闻言喜不自禁,连脚步都带着几分飘忽。

    杨士奇看着他的背影觉得有些奇怪:“这人怎么看着是真心的欢喜呢?”

    ……

    开仓放粮的告示一出,瞬间所有人都挤到了城门口。

    “在城门口放粮?”

    杨士奇正准备出发去监督,听到消息后一拍桌子,怒道:“他这是要跑!”

    是的,李远道就是想跑,而在城门口放粮就是一个幌子,目的只是让百姓堵住城门,掩护他和手下逃跑。

    ……

    “粮食呢?”

    围聚在城门口的百姓看到几个官吏的身后空荡荡的一片,被说是粮食,连水都没有,不禁都郁闷了。

    那些小吏也是摸不着头脑,其中一人道:“大家都等等吧,想必正在运送的途中呢!”

    于是百姓都安静了,想着官府总不会说假话吧。

    可等来等去,来的却是杨士奇派出的骑兵。

    “粮食呢?”

    一个妇人抢出来,目光呆滞的喊道:“大人,粮食呢?我儿还等着喝粥啊!”

    那几个小吏也懵逼了,就迎上去问了骑兵们的来意。

    “都把路让出来,咱们要出城!”

    为首的千户官怒喝道,杨士奇给他的命令是一定要把李远道追回来,必要时死活不论。

    “大人,粮食呢?”

    那个妇人绝望的问道,那瘦小的身材,干瘪的脸颊,让边上的人都心生不忍。

    可军令大过山,千户官的眼中闪过一丝利芒,拔刀喝道:“闪开!”

    妇人摇摇头,用那种从咽喉深处嘶吼出来的声音喊道:“大人,粮食呢?我儿正等着喝粥呢!”

    妇人的身后就是百姓,从千户官的视线看去全是人头。

    “拦路者,杀!”

    千户官的脖子上青筋冒起,追不上李远道的后果让他狠心举刀……

    “杀尼玛!”

    “谁?”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千户官恼怒的喝问道,那些百姓也觉得这人的胆子大的没边了,都回头看去。

    方醒在城头上站着,身后不断有人爬上来,几根绳子的联系,让他终于进入了济南城。

    “见过伯爷!”

    千户官毫不犹豫的收刀,在马上拱手。

    方醒的目光扫过,最后停留在了那个妇人的身上。

    就在妇人的身后,一个男子抱着个四五岁大的孩子,已经软在地上,看样子离饿死不远了。

    方五爬上来,走到方醒的身后说道:“老爷,七哥已经带人追下去了。”

    下方的百姓饥肠辘辘,方醒的眼中杀机升腾:“这等狼心狗肺之辈,杀之不足惜!”

    走到城下,在一双双麻木的目光下,方醒走到那个孩子的身边,看着那双近乎于痴呆的眼神,不由的想起了家中的两个孩子那灵动的目光。

    男子惊惶的看着方醒伸出手,然后摸着孩子的额头。

    “家中断粮多久了?”

    男子虚弱的道:“大人,从去年开始就没粮食了,都是在山上找的吃食,大人倒是还能活,可孩子不行了。”

    方醒看到那孩子的眼中依然没有一点动静,不禁直起身,回身看着那个跪地的妇人,心中一股悲怆让他冲着那几个小吏骂道:“狗东西,不去搬运粮食,还等着给你们嘉奖吗?去!晚了本伯杀你们全家!”

    几个小吏还不知道方醒的身份,可看到那些骑兵都下马垂首,就知道大麻烦来了。

    看方醒眼中的杀意,若是晚了,说不得今日自己等人就会变成三国志通俗演义里曹操的粮官,被借了人头。

    王贺是被人拉上来的,他气喘吁吁的道:“都让开路,太孙殿下来了。”

    瞬间,这些百姓马上闪开了一条路。

    刚才用长刀威吓,方醒亲自爬城墙赶到都无法撼动的绝望人群,终于闪开了。

    方醒看着这条由人组成的路,不知是该喜还是该悲。

    朱瞻基第一个现身,他身后的贾全浑身紧绷,目光左右梭巡,就怕人群中冲出来一个刺客。

    方醒就站在原地,目光有些茫然的看着朱瞻基。

    朱瞻基何曾看到过方醒出现这等软弱的模样,他心中一惊,急忙下马走过来问道:“德华兄,可有不妥?”

    “派人去开仓放粮吧。”

    方醒的声音中全是疲惫,他摇摇头,指着这些百姓道:“我一直在想着,那些官吏怎敢坐视自己治下的百姓陷入生死边缘,你看看,这些都是能走动的,我敢打赌,肯定有不少百姓已经无法移动,正躺在床上等死,而等待着他们的只是黄土,不会有棺材,因为买不起,买不起!!!”

    方醒的声音太大,以至于边的百姓都诧异的看过来。

    “我冲动了,先放粮吧。”

    朱瞻基点点头,随即令人去仓库搬运粮食。

    “殿下,臣……有罪。”

    杨士奇赶来了,满脸愧色的请罪。

    朱瞻基皱眉道:“山/东糜烂至此,李远道的责任不可推卸,其人若是无罪,必然会主动请罪,主动避嫌。他可请罪了吗?”

    杨士奇无言以对,只能默然。

    方醒摇摇头,制止了已经压抑不住脾气的朱瞻基发火,然后催促道:“叫人去搭灶生火熬粥,还有,药材,赶紧去调集药材!”

    大灾之后有大疫,若是爆发疫病,那……

    朱瞻基悚然而惊,随即下令杨士奇把济南府的官吏都召集起来。

    粮食运来了,灶搭造起来了,炊烟渺渺中,粘稠的米粥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发粮了,都排好,女人孩子优先,男人敢抢的,一律拿下!”

    人群躁动起来,在军士们的指挥下排起了长队,一一去领取米粮,还可以去喝一碗粘稠的米粥。

    方醒和朱瞻基站在侧面,看着那些百姓的眼中生出了希望之光,却都高兴不起来,心情沉重。

    “他们生产粮食,可自己却无法饱食,他们织布,可却衣不遮体。瞻基,这样的大明不会有希望,若是照此延续下去,你我的子孙都将成为别人的奴隶。”

    方醒的声音低沉,目光茫然:“当然,兴许我的子孙能活命,只要他们愿意低头。而你,你的子孙将无从避免死亡!”

    朱瞻基苦笑道:“山/东糜烂至此,御史和锦衣卫难逃罪责,这几年皇爷爷时常令御史下来巡查,可山/东这里却没有查出问题,这就是问题!”

    这时贾全急匆匆的跑过来,低声道:“殿下,济南城中的粮仓只剩下了两成!”

    朱瞻基的身体几乎要失去了平衡,他摇晃几下,咬牙切齿的道:“都拿出来,都发了,然后马上派人去京城报信,要粮食!要粮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