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46章 气质儒雅,内里如何?
    “为什么?”

    陈元穿着便服被堵在了府衙内,平静的问道

    秦大学看了一眼被丢在角落的包袱,喝道:“奉伯爷令,青州府衙官吏不得出入,违者斩杀!”

    陈元的身体一个哆嗦,板着脸道:“军政不相干,此乃乱命,请恕本官难以听从。”

    秦大学指指那个包袱,就有手下过去。

    陈元的身体不着痕迹的往后退,边退边说道:“本官要上奏陛下,要弹劾……”

    秦大学大步过去,单手抓住陈元的脖颈,冷冷的道:“伯爷带着圣旨,可以先斩后奏,明白吗蠢货!”

    陈元哪有不明白的,方醒敢动手封锁府衙,那就说明他在怀疑整个青州府的清廉,甚至可能还拿到了证据。

    秦大学闻到了一股腥臊味,他低头一看地上的湿痕,就松开手,嫌恶的道:“色厉内荏之辈,也敢弹劾伯爷?滚进去,不许出入。”

    ……

    而县衙那边更是不堪,不过是才清点人数,就有人屁滚尿流的说要交代贪腐的经过,还要举报上官。

    “丑态百出!不堪入目!”

    方醒坐在海晏门的城头上,天气不冷不热的很舒爽,下面进出的百姓都得验证身份,为此不少人怨声载道。

    “让那些人在城门处认人,发现一个就减轻些罪责,这个主本伯还是能做的。”

    随即有人去了,王贺看到方醒不时看看日头,就问道:“兴和伯,咱们难道还有事?”

    “无事,等人罢了。”

    “等谁?”

    “伯爷,有人马来了!”

    方醒霍然起身,然后拿出望远镜看向远处。

    “让下面的百姓暂且让让,加派人手护卫。”

    方醒放下望远镜,终于露出了笑容。

    “是太孙来了!”

    王贺一听就惊住了,随即赶紧冲着城下喊道:“都特娘的让开,赶紧让开,殿下来了!”

    哪个殿下?

    下面的人都有些心惊。

    马蹄声阵阵,由远及近。

    “两千骑兵!”

    王贺也算是老军伍了,眯眼看了一下,然后低声道:“兴和伯,太孙殿下来青州干啥?不会是……”

    说着他伸手在自己的脖子上拉了一下。

    “杀人肯定是要杀的,济南有人要坐不住了。”

    ……

    朱瞻基的到来彻底击破了陈元的心防,随即一桩桩、一条条贪腐的‘事迹’让朱瞻基都震惊了。

    “山/东的粮仓大多空了?为何?”

    朱瞻基不敢相信的问道。

    土豆这几年的种植规模不断扩大,加上交趾粮食不断输送进来,大明的粮食不缺,各地的粮仓更是满满当当的。夏元吉早就上奏朱棣,说是要在北方再多建造些仓库,这样就节省了南粮北运的不少损耗。

    山/东毗邻北平,这边的仓库不少,也是朱棣比较放心的地方。

    陈元跪在地上,垂首道:“殿下,大多只有两三成,有的甚至已经……没有了。”

    朱瞻基远行疲惫,他揉着眉心问道:“你为何知道的那么清楚?”

    这是个无需问的问题,陈元的脑袋埋的更低了。

    “殿下,罪臣当年也是怀着一腔抱负,想……只是下面的小吏奸猾,罪臣不小心就中了圈套,由此一步步……”

    陈元的忏悔声泪俱下,可方醒却没有心情看他的表演,沉声道:“李远道可是涉案了?还是说他就是你们的头领?!”

    朱瞻基冷笑道:“一个青州知府居然都能知道整个山/东的仓库情况,除非李远道是瞎子,否则就是同流合污!”

    陈元抬头,满脸的涕泪,哀声道:“殿下,罪臣愿意把所知的都说出来,只求不连累家人。”

    “晚了!”

    方醒不想让朱瞻基接这个茬,免得事后难以兑现,就拒绝了陈元的奢望。

    “交代清楚对你和家人有好处,不愿意,或是说些假消息,那也随便你。”

    方醒和朱瞻基起身出去,贾全狞笑着走向陈元。

    “陈大人,下官可还没对知府这个级别的大官动过刑啊!今日可算是得偿所愿了。”

    ……

    出了房间,朱瞻基的表情显得有些沉重。

    “德华兄,这一路行来,我看到的都是干旱,却见不到官府组织百姓救灾,今年山/东怕是要……”

    “易子相食!”

    方醒仰天长叹道:“我只是想不通,他们怎么就敢置百姓于不顾,难道他们以为山/东的情况能瞒过陛下吗?”

    记得唐赛儿的起义宛如星火燎原,整个山/东遍地烽烟,连柳升都吃了败仗。

    等失态平息后,整个山东布政司的官吏被从头到尾的清洗了一遍,朱棣的屠刀再次染血,可却遏制不住愈演愈烈的贪腐之势。

    “杨士奇已经在济南坐镇了,我给他留了一千骑兵,当可保无虞。”

    ……

    杨士奇坐镇济南,布政使李远道当然得尽尽地主之谊。

    “整个山/东都在干旱,本官恨不能马上变出水来,酒宴就不去了,本官没心思吃!”

    李远道身材高瘦,穿上官服后显得颇有威仪,但又带着些许读书人的儒雅,任谁初次接触也得赞一句‘好个官架子’。

    可杨士奇久经宦海,早已练就了一双慧眼,所以只是淡淡的应付了几句,然后就说乏了。

    “杨大人远来辛苦,本官也就不打扰了。”

    杨士奇点点头,等李远道走后,就对随从说道:“盯紧门户,不许财物和女人进来。”

    ……

    吃了晚饭,李远道出乎杨士奇预料的并没有来。

    “这人要么是城府极深,要么就是觉着自己在此事中是无辜的。”

    杨士奇分析了一下李远道的心理,然后令骑兵枕戈待旦,随时准备处置突发事件。

    ……

    第二天,杨士奇就命人去索要仓库数据资,并派人去查验仓库。

    随行的有账房,可整个山/东布政司的仓库数据何其多也,看样子起码得三天才能有结果。

    杨士奇在屋子里呆了一会儿,听着算盘声有些烦躁,就出门去找李远道。

    “为何没有组织百姓修整沟渠水利?”

    布政司衙门里,李远道和杨士奇分着左右坐下,杨士奇首先就质问道。

    李远道抚须道:“杨大人有所不知,前几年这边的劳役多了些,直到北平的皇城修建好了才结束,那些百姓都怕了,一听到是官府组织去干活,说什么都不听,胆大的甚至举家流窜,您进城的时候应当看到了吧,那些被抓到的百姓都是想流窜到北平去,本官也为难啊!”

    杨士奇点点头,继续问道:“那为何没有开仓放粮?嗯?!”

    杨士奇老于政务,一眼就看穿了山/东百姓已经在饥饿线上挣扎。

    李远道苦笑道:“杨大人有所不知,本官前几日就已经令人开仓放粮,可当场就因为排队的缘故争斗,死了六十余人。那些人都已经结了仇,每日械斗,让本官疲于奔命啊!”

    杨士奇的眸色深沉,想起朱棣的交代,就说道:“本官看那些百姓大多面黄肌瘦,马上开仓,本官也想看看谁敢械斗!”

    于是算盘声音越发的响亮了,在这个声音中,传来了城西有百姓械斗的消息,等平息下来后,天都黑了。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