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44章 先斩后奏
    清晨,青州城的街道上全是军士,吓的那些百姓赶紧躲在边上,而那些店老板更是马上关门,就怕遭殃。

    “老天爷,这些军士看着有杀气啊!”

    有人低声惊呼道。

    “是杀气,不过就是刚才那一队罢了,估摸着是主将的亲兵。”

    “他们这是奔着小校场去的,难道今日要演武?”

    一个男子嘴里咬着灰黑的馒头,羡慕的道:“每次演武都有肉吃,啥时候咱们也能去当兵呢!

    “别的地方都不乐意当兵,就是怕世代军籍,可今年的天气邪乎的很啊!弄不好还得饿死人,能当兵的就算是逃过一劫。”

    ……

    方醒正在吃早餐,吃的是大饼。

    吴跃打着嗝进来道:“伯爷,呃!他们…呃!他们进城了,呃!”

    不知道是不是好水不多的缘故,今天的大饼做的又干又硬,方醒摇摇头,两口吃进去,然后喝口水一起嚼了。

    “老七!”

    方醒把嘴一擦,神色变得肃杀起来。

    辛老七提着板甲过来了,今日是操演,作为勋戚中特立独行的一员,方醒可文可武,但他今天决定穿板甲。

    板甲套上,方醒活动了一下,不满意的道:“不大灵活了,看来回头要好好的操练一番!”

    “哔哔哔!”

    凄厉的哨声中,方醒步出房间,一群群的将士们迅速的在他的身前集结、列阵。

    方醒满意的看到阵型渐渐丰满,等队列成型,他只说了一句话:“今日谁敢不服!杀!”

    “出发!”

    ……

    小校场里人声鼎沸,那些军官们在竭力嘶吼着,驱赶着自己的麾下列阵。

    廖东昌的身边站着几个千户官,唯一的副千户官就是林春。

    “那事幸亏你当机立断,否则咱们今日肯定已经不在青州了,好好的干,你这个千户官本官保了。”

    林春面对几个千户官赞赏的眼神笑道:“大人谬赞了,和几位大人比起来,下官还差得远呢!此后当以大人马首是瞻,大家一起发财。”

    廖东昌满意的道:“对,发财!咱们都有妻儿,此后都是军户,不给儿孙们留些钱钞土地,等以后两脚一蹬,那可是死不瞑目啊!”

    “哈哈哈!”

    大家一阵哄笑,林春知道自己的升职还得要靠廖东昌,所以诚恳的道:“大人对我等恩重如山,只要不是狼心狗肺之辈,都会紧跟着大人,我等的子孙也将跟随着大人的子孙,咱们一代代的发下去!”

    “好!”

    这等团结和表忠心的话是廖东昌最喜欢的,他抚掌道:“大家准备一下,等操演结束,就紧盯着那些人,若事有不谐,那就马上动手,记住了,先下手为强!”

    几个千户官都点点头,然后就听到了整齐的脚步声。

    “是聚宝山卫,都随本官去迎接。”

    ……

    “噗噗噗!噗噗噗!”

    小校场里,那些还在喧哗的军士们都被这脚步声给镇住了,瞬间鸦雀无声,都在看着左边入口。

    廖东昌带人在入口边上等着,随着脚步声临近,前方转角处冒出了一排排的军士,全是半身甲。那些军士们的面甲掀开,火枪扛在肩上。

    这些军士目不斜视的从廖东昌的身边走过,一队队,一排排。从刚开始的新奇,到现在……

    “嘶……果然是强军啊!”

    一千多人不算少,一窝蜂的挤进来肯定是乱糟糟的。可当纪律在其中起作用后,不过是半炷香的时间,方醒就已经出现在廖东昌的眼中。

    “见过伯爷。”

    “见过伯爷。”

    呐喊声震天响,吴跃部依然脚步不停,一直走到了高台下列阵。

    方醒满意的道:“听这喊声就知道是虎贲,廖大人不错。”

    廖东昌堆笑道:“伯爷过誉了,请。”

    方醒点点头,在家丁们的护卫下当先向台子走去。

    站在台子上,方醒瞄了一眼下面的阵列,就点点头道:“京城正在兑换银子,此事本伯有参与,所以时间紧。赶紧开始吧,完事本伯就回京。”

    廖东昌看看跟上来的心腹们,再对比一下方醒身后的十多人,觉得自己占据了优势,就点点头。

    令旗摇动,阵型开始变化,呼喝声整个青州城都听得见。

    不要以为阵型变化是花架子,在战场上很多时候,就是由于阵型来不及变化,然后就完蛋了。

    方醒看了一会儿后,打个哈欠道:“很娴熟,看来还不错。”

    “多谢伯爷夸赞。”

    廖东昌满面堆笑。

    “只是那个谢一凡之事,你们查的怎么样了?”

    下方的操演进入了最高潮冲击!

    飞尘漫天中,廖东昌说道:“伯爷,据夏一凡的家人交代,他有一个远方的族叔在北平,两家互相勾结,倒卖瀛洲等地的女人。”

    谢家被抄没瞒不过大家的眼睛,所以方醒没有感到意外。

    “杀!”

    下方的演练刚好结束,看着那些气喘吁吁的将士,方醒笑了笑。

    回过头,方醒看着廖东昌问道:“都到齐了吗?”

    廖东昌一怔,笑道:“伯爷,军律无情,谁敢不来啊!”

    “那就好,我也说几句吧。”

    方醒接过辛老七递来的土喇叭走到最前方,开始了讲话。

    这是要显摆你的名将风采吗?

    廖东昌微微摇头,觉得方醒终究还是太年轻了,不懂得藏拙的重要性。

    军中的倾轧同样不比文官少,而且手段更加的直接。

    “弟兄们,我是方醒!”

    方醒的开场白没有什么客套,很直接,这让那些操演累了的军士们心中的怨言少了些。

    “今日的操演在我看来只是平平,但过关是够了。”

    下面顿时一阵轻松后的出气声,连被吓了一跳的廖东昌都面露笑容。

    只要能过关,管特么的是平平还是优异!优异的弄不好就得去边墙,去吹冷风,和异族打交道。

    “谢一凡,这个名字你们应当听说过,他走私瀛洲等地女子,倒卖军中粮草,罪在不赦!”

    谢一凡的事在昨天就传遍了青州左卫全军,所以方醒的话没有得到任何反响。

    方醒突然提高了声音道:“本伯奉了陛下的旨意来到青州,接旨吧!”

    哗啦!

    下方的大部分将士都条件反射的跪下了,少部分在面面相觑之后,也跟着下跪。

    在方醒的身后,林春的眼中凶光一闪,然后才勉强跟着廖东昌跪下。

    那天不是接过圣旨了吗?

    廖东昌的身体紧绷着,若不是方醒当众说有旨意,他敢豁出去……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听说青州的左卫有情弊,就派了方醒去,一应事务方醒均可先行……”

    这个圣旨很直白,也很清楚:朕知道青州左卫有问题,就让方醒去了,啥事情他都可以先干,然后再禀告。

    先斩后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