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43章 尔虞我诈
    “他派出人回京报信?”

    “是的大人,两批人,要截杀吗?”

    “杀个屁!那人深谙用兵之道,谁知道他有没有暗手!若是他想借此事来引出咱们,那岂不是自投罗网?罢了,此事已经有了谢一凡作为替罪羊,咱们只是小喽啰,那些大人物自然会操心。”

    ……

    午饭时间到了,王贺想想不对,亲自带着人去查验青州府送的粮食。

    “都看清楚,莫要被人下毒,一营地的人都给药翻了!”

    吴跃也比较关心这事,带着人一袋袋的粮食打开,然后检查。

    “弄几只鸡鸭来试试。”

    鸡鸭买来了,看着那面粉进了鸡鸭的肚子里没反应,吴跃饿得不行,喊道:“快去做饭,中午要吃面条,大蒜记得多来些!”

    王贺纠结着道:“老吴,再等等,再等等可好?咱家记得以前在宫中时,那些前辈说有的毒药能好几日才发作啊!”

    吴跃斜睨着他道:“我说监军,那种毒药不便宜吧?”

    王贺脑袋后仰,夸张的惊讶道:“当然不便宜,咱家估摸着应当是价比黄金。”

    吴跃做个吐血的动作喊道:“去做饭,赶紧去!”

    等人进来搬运粮食后,看到王贺的脸色不好看,吴跃拉他出去,低声道:“我的监军哎!那毒药那么贵,要想毒死咱们一千多人,那得多少钱?”

    吴跃一想也是,觉得自己什么都阴谋化也没趣,就嘟囔道:“咱家当年可是……”

    “当年你可是被陛下拍过肩膀的人,我知道了,走,咱们去看看海晏门。”

    ……

    海晏门的后面,一边是府衙和县衙,另一边就是粮仓,所以方醒决意控制这里的目的昭然若揭。

    站在城头上一眼看去,能看到王府里面的景色,也能看到其它地方。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那些粮仓里,我估摸着能有一半就不错了。”

    方醒负手看着,突然觉得有些疲惫。

    这个大明的贪官污吏总是杀之不绝,不知道朱棣是怎么想的,估计也是很无奈吧。

    如果不考虑现实问题,朱棣大抵是想把现存的文官杀一半,剩下的一半马上会变成世上最清廉的官员。

    “老爷,有人来了。”

    不用辛老七提醒,方醒也看到了正拾级而上的陈元。

    太阳晒得人暖洋洋的,可陈元爬上来后,脸上的汗水都打湿了胡须,可见身体之差。

    “见过兴和伯。”

    陈元用袖子擦着汗,和方醒一样回身看着城内,感慨道:“当年下官到青州府,齐王还在,后来齐王折腾,下官侥幸避过,直到前年才接任知府,难啊!”

    方醒靠在墙垛上,漫不经心的道:“那么陈大人算是个老青州喽!”

    “正是。”

    “那陈大人觉着青州的未来如何?”

    “哎!”

    陈元叹道:“今年看样子多半要旱了,若是能和台州府一般的开了海禁,也能生产那种罐头,那青州人也能过上好日啊!”

    “想法不错,不过这需要时间,今年这边肯定是要旱了,不过本伯并未看到官府组织百姓打井运水,为何?”

    “呃……”陈元为难的道:“没钱啊!前几年这边差使狠了,百姓一听是官府出面,都不敢去了。”

    “公信力啊!有趣!”

    方醒皱眉道:“京城正在兑换宝钞,本伯不能久留,所以陈大人最好动作快些,在走之前,本伯希望能看到百姓已经被组织起来自救!否则回京后本伯必然会弹劾你!”

    陈元唉声叹气的想解释,可方醒却断然道:“这里连洗澡的水都没有,本伯不想呆。青州府是好是坏与本伯无关,只是陛下问起来时,本伯却不会包庇。”

    陈元躬身道:“多谢伯爷提点,下官这就去准备。”

    王贺和吴跃上来的时候正好和陈元擦肩。

    上了城头,王贺摇摇头道:“这陈元一看就是个城府深的,不过咱们准备在这里呆多久?”

    后面几个军士提着食盒上来了,打开就是热腾腾的面条。

    几人坐在城头上唏哩呼噜的开吃,王贺也学的粗豪,先剥了七八瓣蒜,然后一口面条一口蒜,加上面条里的辣椒,被辣的嘴都合不拢。

    看到吴跃把大蒜放进面条里,方醒摇摇头:“吃大蒜就是要有那股子辣味,你这个还不如不吃。”

    吴跃笑了笑,他不大吃辣的,算是个异类。

    方醒把大碗放在地上,左手拿着蒜瓣,说道:“什么时候回去,明日自然会见分晓。”

    ……

    青州的夜晚很美丽,夜空中繁星点点,几个黑影悄然摸进了王府之中。

    方醒在喝酒,在屋顶上。

    “老爷,那几个人肯定是看到您了。”

    小刀趴在屋顶,用望远镜搜索着周围的探子。

    方醒喝了口酒,抓起一只袋装卤鸡腿咬了一口,觉得有点油腻。

    “剩下的归你了。”

    方醒把剩下的鸡腿都给了小刀,然后就端着酒杯,看着王府方向。

    不知道过了多久,方醒觉得屁股都发麻了,小刀却一动不动,只是身边多了几根鸡骨头。

    “老爷,监军来了。”

    王贺走路的姿势独具一格,只要看动作就知道是他。

    “兴和伯,京城来消息了。”

    “拿上来。”

    不是方醒摆架子,而是他必须要在屋顶上呆着,至少在方五等人回来之前,他不能离开。

    王贺顺着梯子爬上来,把信递给方醒,然后嗅嗅味道,伸手就把小罐子提过来。

    “好酒!”

    有些发酸的黄酒颇对王贺的胃口,可惜却没下酒菜。

    方醒抓了一把花生给他,然后点了蜡烛背身看信。

    信是朱瞻基派人送来的,一路畅通。

    在抄了几十户大额兑换银子的人家后,宝钞兑换渐渐的平息下来了,每日一千多两银子。夏元吉很亢奋,已经准备在金陵动手。

    “太早了!”

    此次北平好似被摆平了,可那是因为有朱棣亲自坐镇。

    而金陵却不同,南方富庶,民间保有的宝钞数量庞大,一旦有机会兑换,估摸着要炸锅。

    再看看后面,方醒的眸子蓦地一缩,然后就在蜡烛上把信给烧了。

    方醒吹灭蜡烛,起身道:“抓紧时间处理这边,我马上上奏陛下,这边完事,咱们就去金陵。”

    “去金陵?”

    王贺郁闷的道:“那肯定是坐船,咱家又得瘦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