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42章 反贼,报信
    感谢书友:“山水任我行”的飘红打赏!

    ……

    倒在地上的谢一凡微微喘息着,嘴角开始涌出血沫,显然是内腑破了。

    鲜血顺着他的身下蔓延出来,林春嫌弃的避开血流,吩咐道:“把谢一凡的那些人都干掉,对外说他们聚众造反。”

    手下领命去了,地上的谢一凡瞪着眼睛,胸膛渐渐已经不再起伏,嘴角浮起了讥笑……

    林春从边上绕过去,看到这讥笑就说道:“你放心,你的妻儿马上就会被抓捕,最少流放,不过这得看陛下的心情,心情若是不好,你的妻子将会在教坊司度过余生,而我,作为你的下属,肯定会去教坊司照顾一二,你可以瞑目了。”

    谢一凡的讥笑慢慢的化为苦笑,最后凝固,眼中不再有神彩。

    走私女子,走私粮食,任何一项拿出来都是抄家灭族的罪名。

    屋顶上一只蜘蛛在慢慢的结网。

    春之后就是夏,生命将在夏日升腾……

    唐赛儿从未有过这等慌乱,她看看身边走路同手同脚的林三,心乱如麻。

    林三看着不远处的青州城,努力的稳住心绪道:“赛儿,如果伯爷被人杀了,咱们进城岂不是自投罗网吗?”

    唐赛儿虽然慌乱,可却皱眉道:“三哥,伯爷为了咱们带走了那些军士,咱们也得要遵守承诺,去城中通知他的家丁,不然我良心不安。”

    林三犹豫着,跟在唐赛儿的身后向城门走去。

    先前被五名军士追杀,林三虽然反抗了,可却差点被砍死,最后还是唐赛儿出手。

    想起自己的媳妇先前干掉那五人的场景,林三就觉得自己太软弱了。

    快到城门时,林三发现进城的人都被驱赶到两边,然后一队军士快步出来,在门口排出阵列。

    杀气腾腾啊!

    林三仔细看着唐赛儿的双手,早些时候找了个快干涸的小水潭洗了一下血痕,现在看着没有异样,可他总是觉得那双小巧而粗糙的双手上沾满了鲜血,怎么都洗不去。

    唐赛儿没有注意自己丈夫的眼神,她看着远处行来的那群人马,突然惊喜的道:“三哥,我怎么看着像是伯爷呢,咱们近前去看看。”

    两口子几步赶过去,然后挤在人群中。

    “恭迎伯爷!”

    那队人马刚靠近,城门外的阵列齐齐单膝跪地,喊声震动,让百姓和城头上的军士都为之色变。

    喊声中,方醒打头而来。近前后,他说道:“进城,接管海晏门城防,谁敢阻拦,杀无赦!”

    “接管海晏门城防!阻拦者杀无赦!”

    吴跃大声重复着方醒的命令,起身带着人冲了进去。

    方醒的目光在城头一转,然后进了城。

    林三只觉得双腿发软,他知道自己夫妇算是逃过了一劫。

    唐赛儿拉了他一把:“三哥,咱们进城。”

    ……

    海晏门掌控着府衙和县衙,原先齐王在时,不许官兵接管海晏门,都是王府中的护卫在看守。

    方醒站在王府的护城河外面,看着围墙道:“拆墙,我部入住王府。”

    “兴和伯,不可啊!”

    王贺一听就懵逼了,急忙出来劝阻道。

    敢住在王府里,你方醒这是在想什么?

    方醒回身,目光炯炯的道:“有人袭杀本伯,王监军,你想让我住哪?你想把城防交给谁?到时候被人被封锁在营地里,那就是绝路!”

    王贺苦着脸道:“兴和伯,怎么都行,只是住在王府里万万不可,否则咱家现在就可以撞墙死了。”

    吴跃怒道:“监军,现在青州府内敌我不明,晚上要是被人突袭了,没有王府的城墙,咱们往哪逃?”

    王贺苦着脸不说话,廖东昌带着人从左边过来了,一脸的急色。

    近前后,廖东昌跪下道:“伯爷,您遇袭一事下官已然查清,乃是那谢一凡令手下干的,如今谢一凡一家已经被擒。”

    方醒偏头看去,看到一队军士押解着三个男女,他摇头道:“此事你等自去与陈知府商议,本伯无权干涉。”

    这三人就是烫手的山芋,而且和方醒的目的不搭边。

    “谢一凡呢?”

    王贺问道,他想看看这人的胆子为何这般大,居然敢袭杀一位伯爷。

    廖东昌义愤填膺的道:“此人大胆,在得知袭杀失败后,当即暴起,幸而副千户率人拦截,经过苦战,已经斩杀了谢一凡及其党羽。”

    方醒微微点头:“那谢一凡倒是大胆,正好,明日左卫全军操演,本伯看了之后就回京。”

    这话好像是害怕了,廖东昌起身道:“是,明日请伯爷检阅。”

    方醒已经看到了远处的林三夫妇,就说道:“廖大人请回吧,希望明日左卫上下能展示自己的能力,不然整个北方卫所都将面临着重新整治,廖大人,到时候恨你的人将会多如牛毛,明白了吗?”

    廖东昌躬身道:“是,下官马上就回去准备。”

    “分出人手,看守海晏门!”

    当着廖东昌,方醒就不给面子的直接下令。

    ……

    营地中,林三颤抖着把自己两口子杀了五名官兵的事说了,方醒淡淡的道:“那些不是官兵,我这里有件事,不知你可愿去做?”

    林三已经是身心俱疲,闻言犹豫了一下,唐赛儿却毫不犹豫的应下了。

    “我这里有封信,只要送到济南府城中的兴义客栈,找一个叫做毛伟的人,把信交给他,此事就算是完了。回头我这边肯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唐赛儿马上就应了,“伯爷放心,只是路引却有些麻烦。”

    方醒笑了笑:“我这边有人会做出来,你们稍等即可。”

    伪造路引对有备而来的方醒所部不是事,甚至王贺还亲自去监督,不时提些意见。

    路引好了,方醒拿出几张宝钞给了林三:“早去早回,路上遇到危险别怕,杀了人算是我的。”

    唐赛儿的面色潮红,第一次参与这种事情的她感到了一种神圣。

    送走两口子,方醒不禁摇头失笑:未来的反贼居然在为自己办事,命运真是奇妙啊!

    “老七,派出斥候,马上把我的奏章送到京城。”

    辛老七应了,接过一个信封,然后出去安排。

    王贺不禁赞道:“兴和伯做事滴水不漏,就算是那对夫妇反悔或是遇险,也耽误不了大事。”

    方醒淡淡的道:“我从不敢把大家的安危放在别人的手中,明日!明日将会是决定性的一天,各方都会动起来。”

    王贺懊恼道:“早知道这般凶险,当时就该把整个聚宝山卫都拉过来,那咱家还怕什么?”

    “现在咱们就得等着陛下的回复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