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41章 他会妖法!
    一座小山,按理应当是植被茂密,可当方醒气喘吁吁的冲进树林时,才发现连嫩草都被掐走了。

    抬头,树上的嫩叶也看不到,方醒用力的拍打了一下树干,随即冲进了树林深处。

    两个小旗部,二十多人,在分出五人去追杀他们认为是弱鸡的林三夫妇后,剩下的人都来了。

    本应是保护百姓的长刀被拔出来,小旗官阴冷的眼神盯着前方,喝道:“此事一旦泄露,咱们谁都活不了,那人养尊处优,冲进去,杀了他,首功者一百两银子,这是大人的承诺!”

    身后无退路,眼前有好处。

    历代兴兵靠的就是钱粮,没有钱粮,那只能化身为匪兵。

    匪过如梳,兵过如篦!

    树林中,军士们大胆的排成一长排展开搜索,逐渐推进。

    两个小旗官并肩而行,其中一人道:“那人据说武艺稀松,但家产丰厚。拿住他之后,要不要弄些好处?”

    “他难道随身还带着钱钞?咱们也不能到北平去要吧,那是在找死,所以……杀了他!”

    “杀他容易,如杀一鸡!”

    “他在前面!”

    这时左边有军士惊喜的喊道,让两个小旗官都松了一口气。

    “若是被他逃掉了,整个青州都将会变成战场!”

    “嗯,看看去。”

    左前方有一片空地,地上树桩看着还新,多半是才砍没多久。

    被包围的方醒手中提着自动步枪,坐在树桩上喃喃的道:“说多少次了,要爱护环境,不要乱砍乱伐,怎么就没人听呢?!”

    抬头,方醒看着那两小旗官,笑了笑:“你们不怕京城震怒,大军进剿吗?”

    “不怕,上面说了,伯爷您是去曲阜找老夫子的麻烦,被那些文人自发打死,然后不知道扔哪去了。”

    方醒点点头道:“果然是好计谋,只是本伯此次前来,为的是谢一凡走私瀛洲朝鲜女人一案,你们为何那么沉不住气呢?”

    “那是我们大人,兴和伯,你以为这里是草原吗?此刻你孤身一人,这是自寻死路!”

    方醒点点头,起身问道:“那我能否问一下,你们是谁的手下?让我做个明白鬼行吗?”

    一个小旗官狞笑道:“我们大人林春,谢一凡算个屁,被我们大人玩弄于鼓掌之间!”

    “春哥啊!我知道了。”

    方醒单手举枪,淡淡的道:“北方卫所整顿之后,当兵的至少不会饿肚子。山/东即将大旱,你们在隐藏着什么?是贪腐?是了,多半是贪腐,山/东各地的粮仓应当多半都空了吧,若是禀告上去,陛下必然会要求当地放粮,哪来的粮?”

    一番话说的两个小旗官都佩服不已:“兴和伯果然是心思敏锐,一语中的。不过没啥用了,等到了地下之后,咱们大人说了,会给你点几炷香,让你往生极乐。”

    “围上去,杀了他!”

    一声厉喝后,那些军士都从四方围过来,信心满满的想抢头功。

    一百两啊!

    这钱能让穷人变成小康!

    方醒回身转了一圈,然后举枪。

    “你们死了没人烧香,知道为啥吗?”

    方醒的手指缓缓压下扳机:“因为你等全家都将远赴不毛之地,作为罪人,为大明在新领土上开拓……”

    “这人疯了。”

    有人忍不住笑了,然后持刀猛冲过来,当头砍去。

    “哒哒哒!”

    “哒哒哒!”

    “快跑!他是妖人!”

    “哒哒哒!”

    “哒哒哒!”

    “……”

    ……

    枪声停住了,方醒在换弹匣,慢慢的向外走。

    幸存的三人,其中包括一名小旗官。

    三人都跑出了人生中最快的速度。风在耳畔掠过,想起方醒手中的那个杀器,没人敢减慢速度。

    哦不,三人都希望别人能减缓脚步,然后为自己争取逃跑的时间。

    那件杀器的范围有多大?

    想起枪声之后倒下的军士,三人都脊背发凉。

    眼瞅着马上就出了树林,小旗官喘息着喊道:“分开跑,不然都是死!”

    方醒手中的杀器能一下干掉好几人,所以小旗官的命令立刻生效,三人还没跑出去就开始了各奔东西。

    “傻的吗?”

    方醒把自动步枪装在一个枪套里背上,施施然的往外走。

    小旗官从中路狂奔出去,埋头就往前冲,直到听见了一声惊呼。

    “小的降了!”

    小旗官的脚步一缓,抬头,就看到了一人一刀。

    “跪下!”

    辛老七手持长刀大步而来,眼中杀机升腾。

    小旗官绝望的拔出刀来,看着从左右逼过来的军士,嘶吼道:“你们的兴和伯是个怪物!他有邪器,有妖法!”

    辛老七随手格挡开他的刀,然后把他一脚踢翻,狞笑道:“老子的老爷,他就算是恶魔老子也跟着!”

    “老七,留活口!”

    方醒一出来就看到辛老七举刀,急忙就喝止道。

    另两个被抓住的军士正被拎过来,辛老七的目光在方醒的身上一转,看到没伤才说道:“老爷,林三的媳妇是个高手,那五人都死了。”

    方醒点点头:“你们怎么来的那么快?”

    辛老七单膝压在小旗官的背上,给他上绑,说道:“有锦衣卫的人报信,说是有人跟着老爷您出来了,小的就带人追了出来。”

    “锦衣卫?城中如何?”

    方醒眯眼看着远处的青州城,心中转动着无数念头。

    ……

    “失败了?”

    还是在那个房间里,当消息传来时,谢一凡猛地站起来,面色惨白的看着林春。

    两人一直在这里等待着消息,林春脸上的笑容也消散了,上去低声问道:“可有谬误?”

    来人是林春的亲信,他看了谢一凡一眼,低声道:“那辛老七亲自率领斥候百户出击,两个小旗部一扫而空。”

    瞬间林春的身体有一个软弱,随即他就稳住了,回身道:“大人,有机密事。”

    说着林春就走近,谢一凡目光呆滞的看着屋顶,喃喃的道:“我就不该,不该啊!如今方醒逃出生天,我能怎么办?我该……呃!”

    腰肋处一阵剧痛传来,谢一凡呆滞的低头,先看看插入自己腰间的长刀,再看看还是一脸诚恳笑意的林春,不禁苦笑道:“我…从头到尾,我都是……被你利用,可对?”

    林春点点头,叹息道:“大人眼看着罪证即将暴露,于是就令人去截杀兴和伯,可惜功败垂成,于是在营中暴动……”

    谢一凡只觉得身体中有什么东西在流逝,他艰难的道:“可那……那不是你…你的人吗?”

    林春的眼中全是悲悯:“大人,没有啊,临出去时,我叫人给了你手下银钱,把此事让给了他们。”

    “于是…你就是清白的,对吗?”

    谢一凡的气息开始微弱,林春点点头,微微一叹,“大人,下官会为你烧香……”

    “杀了你!”

    谢一凡突然暴起,合身扑向林春。

    临死一击,惨烈而决绝。

    可林春却嘿然一笑。拔刀,疾退,瞬间就躲开了谢一凡的临死反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