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40章 白莲,发现,追杀
    大清早,廖东昌就接到了消息,兴和伯身体不适,今天就不见人了。

    “懒了?也是,一路从北平过来,风尘仆仆的不容易啊!那就通知下去,让他们明日再来。”

    廖东昌在小妾的身上捏了一把,然后懒洋洋的起身。

    “吩咐人去盯着,另外去通知陈元,就说这位兴和伯来者不善!说是检验左卫,可本官怎么看着像是要来查案子的呢?也不知道是谁惹了祸,让下面的卫所都盯紧些,发现不对劲,及时上报。”

    ……

    方醒一大早在唐赛儿夫妇的陪同下悄然出城,然后一路朝着乡下去了。

    没有家丁们在身边,方醒有些不大适应,还自嘲着自己已经多了老爷的毛病。

    家丁们得在城里盯着,否则会被廖东昌发现少人。

    一路所向,田地干结,虽然没有裂缝,可方醒抬头看看天,觉得地里的苗难逃一劫。

    不远处有山,山下有村子。

    唐赛儿兴奋的道:“伯爷,那边我家有亲戚呢!”

    方醒点点头,等到了山下时,已经过了半个时辰。

    小村子依山而建,土屋居多,大多破破烂烂。

    村口有十多个衣衫褴褛的孩子在玩耍,说是玩耍,不过是坐在地上乱画。

    方醒走近一看,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这些孩子都是瘦骨嶙峋,有几个的脑袋特别大,眼神呆滞。

    看到唐赛儿带了生人来,这些孩子也不动弹,原因方醒知道:大人嘱咐过,少动弹,不然饿得快。

    唐赛儿认得其中一个男孩子,问了亲戚,说是上山去找吃的,没在家。

    进了村子,没看到几个大人,方醒正迷惑,就听到了类似于吟唱的声音。

    “伯爷,是……”

    唐赛儿有些为难的止步了,想带着方醒回去。

    可方醒已经看到了,一群男女老少,正在一个青衣男子的带领下,跪在一尊佛像之前,跟着吟唱。

    方醒退后几步,转身就走。

    “这是什么教?

    看到方醒面色严肃,唐赛儿低声道:“白莲。”

    方醒的身体一震,咬牙道:“幸好发现的早,不然这个村子没人能幸免,全得流放!”

    林三本是目露凶光,听到这话,这才缓和道:“伯爷,难道可以脱罪吗?”

    大明起家就有宗教的力量,所以朱元璋上位后,白莲教就成了禁忌。打压,造反,再打压……一直延续到了现在。

    方醒已经在后悔没带着家丁出来了,哪怕是暴露也行,总比现在身处危险之中好。

    看林三的模样,分明就是有灭口的想法。至于杀了一位伯爷怎么办,大不了逃跑呗!

    而原本相对彪悍的唐赛儿却有些软弱了。

    “别听那些人的,回头朝中来人之后,把村子里的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都扔了,叫他们别跟着发疯,否则天下之大,他们也只能被流放到交趾缅甸那些地方去。”

    看到唐赛儿一脸的仓皇,方醒这才醒悟,这女人现在还没死老公,老爹也没死,自然没有绝望到要去造反的程度。

    “那些什么教都是在骗人,上面的人就利用老百姓的蒙昧来传教,最后倒霉的还是百姓。我知道百姓信这个也是穷的,饿怕了,不过你们放心,朝中现在不缺粮食,青州城中就有两个粮仓,回头朝中来人就放粮!”

    林三这才松了一口气,三人也走出了村子。

    如果百姓能吃饱穿暖,只要朝中引导得力,科学能传播下来,什么教都没用!

    “有官兵!”

    唐赛儿突然低呼了一声,方醒抬眼看去,正好和那一队军士对上了。

    “两个小旗部,艹!”

    一股强烈的危机感马上让方醒做出了反应,他低声道:“你们马上往右边跑,要快,回头若是城中大乱,你们就去找我的家丁,快走!”

    唐赛儿问道:“伯爷,那您呢?”

    方醒看到那两个小旗官面露喜色,就急声道:“我是兴和伯,杀的人比你们见到的都多,赶紧走,别拖累我!”

    唐赛儿还在犹豫,林三却毫不犹豫的拖着她就往右边跑,而且很有策略,没进村,让方醒心中的杀机消散了不少。

    那两个小旗官正带人缓步逼近,看到林三夫妇往右边跑了,就犹豫了一瞬。

    而方醒就利用了这一瞬喊道:“本人是兴和伯方醒,你们特么的想死吗?”

    杀一位大明的伯爵,而且还是太孙的老师,除非是铁了心的觉得自己犯下了满门抄斩的大罪,否则没人会冒险。

    可话一说完,方醒就看到那些人目露凶光,心中就是一凉,毫不犹豫的转身就往左边跑去。

    “追上去!他不死,咱们就得死!”

    奔跑!不停的奔跑!

    方醒庆幸自己昨晚睡的比较好,否则他跑不出多远就得被追上,乱刀砍死。

    ……

    就在离此三里多地的一处军营内,谢一凡面色苍白的坐在主位上,放在桌子上的手居然在微微发抖。

    而他的下首坐着个副千户,这人面白无须,下巴有些尖,颧骨下的笑肌很深,神色诚恳。

    “大人,青州自古民风彪悍,兴和伯独自出城,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这一点守城的人知道,聚宝山卫的人也知道。兴许……是进山被猛兽给吃了。”

    谢一凡目光呆滞的看着这人:“林春,去年本官被你拖下水,至此就走上了这条不归路,本官问你,你的背后是谁?”

    “哈哈哈哈!”

    这人笑道:“大人想什么呢?下官的背后哪有什么人,从海边走私瀛洲和朝鲜女人的事,不就是咱们自己干的吗?”

    “林春!”

    谢一凡的眼睛灵动了些,他压着怒火道:“咱们哪来的船?”

    林春诚恳的躬身道:“大人,咱们不是有两艘船吗。”

    “那是运送……罢了,先前克扣粮食也是你的建议,贩卖粮食也是你找的买家,林春,你究竟是什么人?”

    林春叹道:“大人,此时那方醒大概已经去了吧,咱们何不如点几炷香祝他往生极乐,也算是一番功德。”

    谢一凡的身体一软,看着整个人都没有了精气神,就像是一条被抽走了脊梁骨的狗。

    “朝中不会罢休!太孙殿下不会罢休,陛下不会罢休!咱们能扛得住谁?啊!你特么的说,咱们能扛得住谁?”

    谢一凡猛然爆发起来,杀气外露。

    “大人多虑了。”

    林春叹息道:“听说兴和伯对儒家成见颇深,他趁着到青州的机会,准备去曲阜一趟,谁知道半路……哎!国朝失此栋梁,想必天下文人都会为之惋惜。”

    “你!果然无耻!”

    谢一凡脖子上的青筋暴起,指着林春准备呵斥,可最后却化为一个问题。

    “此事稳不稳靠?”

    林春还是笑眯眯的道:“稳靠,大人,孔家不是寺庙里的木像,好歹也会发声的嘛!到时候天下文人……呵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