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38章 青州府,齐王府
    青州历史悠久,原先是齐王朱榑的封地,只是这位齐王野心勃勃,最终父子都被朱棣弄到金陵关着,看样子这辈子都只能在高墙内度过余生了。

    护城河水质不错,只是很浅。当一千多骑兵到达城外时,守城的左卫将士都有些愣住了。

    瞻晨门外,气氛肃杀,哪怕是灰头土脸,可当方醒纵马出来时,刚急令把吊桥升起的守将还是被吓了一跳。

    “城下何人?可有兵部的勘合?”

    城下的军士都身着大明军服,不用担心是草原异族攻破了京城,杀到青州来。

    天气不错,太阳很好。方醒用手遮挡在眉上,看了看城头上的戒备,然后点点头。

    吴跃出来喊道:“兴和伯奉旨来青州办事,让廖大人出来迎接!”

    这个不是什么架子,方醒既然是奉旨前来,必须要把气势弄起来。

    城上的守将一听就懵了,急忙放人下去验证。

    山/东前几年劳役太狠了,时不时就会爆发些小股反叛,所以驻军的警惕性都很高。

    城头马上放了一个人下来,这人战战兢兢的过来,验证过后,急忙行礼,然后起身叫开门。

    城门打开,左卫指挥使廖东昌带人在门口相迎,然后带着方醒去了府衙。

    青州府的府治就在益都,而府衙和益都县衙面对面,就在钟楼的边上。

    青州府知府陈元带人已经备好了香案,方醒一到,就跪地接旨。

    王贺出来大声的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闻青州府左卫操练有素,朕心喜之,今令……”

    这种堆砌辞藻的圣旨方醒实在是不愿意听,以前的朱元璋多好,以前的朱棣也不错,下的圣旨大白话多,百姓都能听明白。

    可自从杨荣等人开始堆砌辞藻,而朱棣没有反对后,这个圣旨方醒就越来越觉得远离了百姓,变成了彰显无上皇权的东西。

    说了一大通,简而言之就是一句话:朕派兴和伯方醒来检验一番,你们要好好的配合!

    圣旨念完了,程序走完了,陈元马上就借口公务繁忙,要不就晚上宴请方醒。

    “不必了,本伯此来是公事,不接受宴请!”

    你摆出公事公办的嘴脸,哥也不稀罕!

    陈元尴尬的笑了笑,方醒拂袖而去。

    廖东昌紧跟着方醒,“伯爷,因为事先没有消息,下官没有准备好住所,您看……下官马上去安排整理。”

    在方醒的逼视下,廖东昌干笑着,赶紧安排人去打扫清理房舍。

    青州府城不算小,可却被齐王府占据了一半地盘,可见当时朱元璋对自己儿子的舐犊之情。

    “听说要拆了。”

    王贺艳羡的看着王城道。

    方醒瞥了一眼道:“这规制谁敢住?还不如早点拆了!”

    老朱家的子孙太霸道了呀!

    一个王城能占据青州城的一半地盘,朱元璋的心得有多大才下得去手啊!

    看那富丽堂皇,还有那些良田庄户,这分明就是民脂民膏,如今却都给了一个会投胎的小子。

    作死呢这是!

    一路到了军营,在外面还能看到洒扫的痕迹。

    廖东昌说道:“清军御史才从我部走了十多天。”

    “这清军御史好啊!没有发现问题吗?”

    方醒漫不经心的问道。

    廖东昌赔笑道:“下官愚钝,就知道一个死理,那就是操练不辍,盯住那些个将官,自然不沾惹尘埃。”

    方醒讶然道:“廖大人还信佛?”

    廖东昌嘿笑道:“信一点,信一点。”

    “那必然是有慈悲心肠的喽,难得!”

    方醒几句话就让廖东昌找不到北,然后拒绝了住在他的指挥使衙门。

    “我部一路兼程,今日歇息,明日吧,明日你把那些副千户以上的都叫来,本伯见个面,代表陛下问个好。”

    见鬼!朱棣什么时候会让人问好了?

    廖东昌觉得这位伯爷的套话张嘴就来,就说道:“那粮草下官马上就安排人送来。”

    方醒点点头,等他走了之后,叫来了王贺等人。

    “本来我想直接拿了谢一凡,可如今看来却有不妥。”

    王贺想了想,“这个廖东昌看着就是个滚刀肉,兴和伯可是不想打草惊蛇?”

    吴跃听出了意思,就大大咧咧的道:“伯爷,要不把廖东昌也拿下,难道那些军士们还敢造反不成?”

    王贺斜睨着他道:“吴千户,咱家时常劝你读书你不听,连这个都不明白,若是打草惊蛇,咱们就算是完成了陛下交代的事情。可青州府多半就乱了,回去就是罪责,明白吗?”

    方醒摆摆手道:“此其一,另外老夫子家就在这边,不小心给抓到了错处,这事情可就闹大了。”

    其实曲阜离青州府还是有点儿距离,可方醒知道有不少文人把自己恨透了,若是给了机会,青州府就将是他身败名裂的地方。

    吴跃讪讪的道:“伯爷,圣旨宣读过了,咱们的身份也亮出来了,廖东昌聪明的话就赶紧配合,如若不然,下官敢请拿人!”

    方醒点点头,霹雳手段只是最后选项。

    “那谢一凡能在这边弄到瀛洲和朝鲜女人,你们想想,必然是和水师有勾结,一旦打草惊蛇,就算是左卫的内贼抓住了,可水师的那些叛逆呢?他们只需把船往海里一走,茫茫大海之上,怎么去抓?”

    “那边去朝鲜的人已经出发了吧?”

    王贺说道:“早就出发了,快的话,估摸着这几日就能到。”

    方醒起身道:“那就歇息吧,注意哨探,晚上不许任何人接近我部住所,不听的拿下!”

    吴跃应诺出去安排,方醒说道:“我要出去逛逛,监军可愿去?”

    王贺捶打着自己的腰道:“这腰酸的,是得出去转转,不然晚上睡不着啊!”

    长途骑马对于王贺来说是个煎熬的差事,方醒点点头,叫了辛老七和小刀一起出去。

    在齐王一家子被带到金陵软禁之后,青州府比以前热闹了许多。

    走在街上,两边的商铺琳琅满目,人流量也不小。

    在文庙附近,看到周围不少摊子在卖吃的,方醒不禁意动,就过去找了家卖面条的坐下。

    “面条来四碗,辣椒有没有?”

    摊主是个中年妇人,闻言就笑道:“对不住客人了,那辣椒只是听说过,青州这边还没有呢。”

    “没事,面条赶紧煮来。”

    辛老七打开背包,从里面拿出一小罐油辣椒,交代道:“面里少放些盐。”

    等面条上来,辛老七打开小罐子,顿时一股子香味就传了出来。

    对面坐着一对年轻男女,男的看着体格健壮,女的英姿飒爽,一双浓眉让人一见难忘。

    “这位大哥,您这个是什么吃食啊?”

    女人先问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