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37章 刀枪之下的竞价
    深夜被人叫起来,还得冷飕飕的出门,一般人都会叫骂一番。

    可今日却没人敢于叫骂,都乖乖的跟着去了户部。

    户部外面站着一百多军士,都在给马喂草料。

    这是要动武吗?

    苏立坤对钱东来低声道:“半夜三更的,这是要逼着咱们出钱吗?”

    商人的嗅觉比猎犬还敏锐,钱东来看看那些军士,说道:“多半是吧,白天咱们出价太低了,只是为何要在此时重新竞价呢?”

    “哎呀!老夫来晚了,来晚了!”

    方启元精神抖擞的来了,看着很是意气风发。

    “这人得意什么?就算是公平竞价,他的财力也不是咱们的对手!”

    进了户部,二十名商人被带去了一个大房间里,随即方醒和夏元吉都来了。

    “昨日的不算,有人有意见吗?”

    时间紧,方醒没有和这些商人周旋的心思。

    没人敢有意见,苏立坤垂眸,嘴唇微动,“让大家都小心些,先弄出来,事后咱们再慢慢的分润,别……”

    方醒盯着苏立坤,冷冷的道:“在夏大人和本伯的眼皮子底下,居然还敢串联,苏立坤,你的胆子不小啊!”

    苏立坤心中一惊,一种不祥的念头浮起这是专门在盯着我吗?

    “拿下!”

    方醒握着刀柄,轻喝一声后,外面进来两个军士。

    苏立坤聪明的跪地喊道:“伯爷,小的有罪,愿意高价,愿意出高价啊!”

    用金钱来换取生机,这一点大多数人都不会犹豫。

    可方醒却根本就没动心:“苏立坤,你的手头上有三条人命,虽然不是你动的手,可你却是指使者,拿下他,马上传递消息给锦衣卫的人,抄没苏家!”

    “伯爷饶命……”

    苏立坤只来得及喊了一声,随即就被堵住嘴拖了出去。

    一室噤若寒蝉!

    夏元吉暗自咂舌,这方醒居然把军中的那一套用在了这些商人的身上,今日若是不能出结果,有朱棣放权的方醒想必不会介意多抄几家。

    方醒目光森森的看着这些商人,“本伯历来都认为豪商无国,眼中只有利益。”

    二十多名商人没谁敢坐,都束手而立,就像是学生在听训。

    这位做生意也是一把好手,可对豪商的鄙夷从来都不加以掩饰。

    “但本伯认为,财货无国界,商人却该有国籍,这句话你们都该牢牢记住,记不住的,抄家灭族就在眼前!那些盐商,那些走私草原的豪商的人头就是尔等的前车!”

    深夜,灯火,人!

    方醒挥舞着右手的身影被映照在墙壁上,他的眼神凌厉,杀机升腾。

    “大明并不是说不允许你等赚钱,但盗亦有道,为商者当三省吾身,时时自审,莫要如那苏立坤一般的不识趣!”

    方醒说完对着夏元吉点点头,然后出去。

    夏元吉干咳道:“诸位大晚上来到户部,想必都有些不满意,本官也不满意,那就快些吧。”

    “本次竞价取十家,同样是为期三年,供货数量不变,竞价开始!”

    有两名小吏立起黑板,然后准备记录报价。

    “都准备好,这边完事马上就出发,去一个人,让营中多准备弹药,这次弄不好可得要杀人了!”

    方醒的声音在外面传来,顿时报价纷纷而出,夏元吉抚须,心中暗自得意。

    看来你们是只服刀枪啊!

    “大人,小的出……”

    “大人,小的出二十一万两银子……”

    听到这里,方醒出现在门口,对着夏元吉拱拱手:“夏大人,方某这便去了,若是事有不谐,方某愿共进退!”

    青州左卫之事朱棣派谁去都行,偏偏却点了方醒的将,这里面的意思有些暧昧。

    这是怕方醒到时候发疯,干出些让人震惊的事来。

    比如说……把自家的金银全拿出来兑换了宝钞!

    有人会问,这难道不是爱国之举吗?为啥不能做呢?

    方醒是兴和伯,在文事上也有造诣。

    这等人要是带头兑换宝钞,那些勋戚和官员怎么办?

    不跟进吧,就不是忠臣,这对于那些平日里满口忠心耿耿、仁义道德的臣子们来说真是两难了。

    做皇帝,你可以因势利导,但千万别大面积、无差别的去逼迫臣子,否则君臣离心只在朝夕之间。

    夏元吉点点头,拱拱手道:“兴和伯保重。”

    青州左卫的事很麻烦,谁也不知道在那谢一凡的身后还会不会拔出一串萝卜出来。

    强龙过江,地头蛇可不会轻易认输。

    方醒点点头,目光扫了那些商人一眼,对着方启元微微颔首,然后在家丁的护卫下转身离去。

    城门打开,方醒带着斥候百户飞速出城,他必须要回家一趟。

    方家,当方醒闯进卧室时,警醒的张淑慧猛地坐起来。

    “淑慧,是我。”

    方醒走过去,低声道:“为夫要出去一趟,公事,时间不会太长,你看好家。”

    张淑慧点点头,老夫老妻了,马上就给方醒整理出一个包袱。

    趁着这个时间,方醒去了小白那里。

    小白睡的很死,嘴角还挂着笑意。

    方醒摇摇头,示意身后举着灯盏的木花不要吵醒小白,然后去亲了亲平安。

    平安睡着后的表情很沉稳,甚至是有些严肃,方醒笑了笑,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另一边的土豆吧嗒着嘴,小腿一抬,整个人就用类似于投降的姿势呼呼大睡。

    方醒心中柔软,回身对张淑慧说道:“宝钞兑换之事你盯一下,方家庄的人不许去换,谁换了就直接出籍,给他自由!”

    张淑慧点点头,把包袱递给了方醒,柔声道:“夫君放心,咱们家的人不会那么短视。”

    ……

    天亮了,消息被进城的带了进来。

    “昨晚十一家!那十一家都是去兑换银子的商人和读书人,全都被抄了!”

    “城里也不少啊!昨晚就听见马蹄声,那些被抓的人哭的让人头皮发麻。”

    “都是为了兑换银子的事吧?这朝中是个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意思就是百姓可以换,有钱人最好老实点!”

    “为何不许换?总得有个原因才能服众嘛!”

    “那些有钱人,几乎没有一个是干净的,一抓一个准,还要什么原因!”

    “再说咱们老百姓都能换,说明陛下他老人家是向着咱们的,难道你还想去为那些有钱人打抱不平?我看你是吃饱撑的!”

    新的一天开始了,户部的外面又排起了长龙。

    一夜未睡的夏元吉看着人流,恶狠狠的道:“记住了,换了银子的人家全部备案,两年内不许换宝钞,谁都不行!还有,回头本官就上奏陛下,要严查各地私用金银,发现的一律流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