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35章 深夜求见,朱棣出手
    感谢书友:“kenny”的万赏!

    ……

    吃完晚饭,方醒在书房里继续呆着,今晚他准备在书房睡。

    那份分析表格被方醒翻来覆去的看了十多次,他闭上眼睛,喃喃的道:“本想揭露一把文人的无耻,可在陛下那里却过不了关,真是难啊!”

    文人再怎么样,可他们依然是大明统治的基础,朱棣也不敢轻易撼动。

    这就是大明的中产阶级和特权阶级,只是人数有些少了,不具备代表性!

    “老爷,白天那个方启元求见。”

    方醒一怔,失笑道:“这倒是个聪明人,让他在前厅等着。”

    小刀去了,方醒继续想着那些文人的思维方式,想来想去,最终还是没有结果。

    既得利益者不去维护大明,这个……不懂啊!

    为了那点银子,值吗?

    ……

    前厅,方启元根本就不敢坐,就像是个学生般的站在门口,脑袋低垂。

    夜色不错,只是晚上有些冷,站久了脚麻。

    所以当看到方醒出现时,想行礼的方启元一下就栽倒下去,幸亏方五眼疾手快的拉了一把。

    “伯爷恕罪。”

    面对跪在台阶上的方启元,方醒从他的身边走过,笑道:“方先生多礼了,再说你有何罪?莫不是喝多了……癔症了?”

    方启元跪在地上原地回身,俯首道:“伯爷,小的有罪,今日那些人已经有了腹案,然后由三家出面揽下玻璃之事,事后大家分润。”

    “那也没事吧!”

    方醒坐下,云淡风轻的道。

    一个跪在地上想认罪,一个坐着说没罪,这个怪异的现象被方启元的大喊打破了。

    “伯爷,小的罪不可赦,今日出价低了呀!”

    “哦!”

    方醒讶然道:“有多低?本伯还以为高了呢!”

    会吗?

    方启元想起数学,想起第一鲜和四海集市,哪敢隐瞒。

    “伯爷,少说低了一倍。”

    方启元说完就把脑袋埋在地上,不敢抬头。

    一倍是个什么概念?

    一百多万两银子,这些银子能干啥?

    这是要掉脑袋的啊!

    方启元的身上瞬间汗湿。

    富可敌国不是好事,那些钱财会变成高悬在头顶上的砍刀,随时可能掉下来。

    方醒笑吟吟的道:“方先生和本伯同姓,缘分呐!方先生在夜禁的时候也能出城吗?这个本伯倒是有些好奇。”

    方启元冷汗长流:“伯爷,小的认识一个守门的人,往日他最多允许把东西从城头放下去,可今晚却不知为何,居然敢用吊篮把小的放了出来。”

    方醒还是笑吟吟的道:“此事本伯倒是知道,不过先问问,今夜城中可是有了变动?”

    方启元点头道:“是,伯爷,今晚锦衣卫和那个东厂在四处问话,然后拿了不少人,都是读书人和商人。”

    “于是你就被吓坏了?”

    “是,小的被吓坏了,今日本就觉着问题不小,再被这一吓,小的拼着被五城兵马司的人抓住,也得冒险试试出城,否则……”

    方醒笑了笑:“你以为你出城是意外?确实是,因为是有人吩咐给了你方便,否则现在你的脑袋已经挂在了城头上!”

    方启元一脸的愕然,他不知道是谁给自己开了后门。

    方醒起身道:“你今日排名第三,却面露忧色,本伯看在眼里,就与太孙殿下说了你的事,你,属于可以挽救的那一批人,明白吗?”

    方启元哪还会不明白,他叩首道:“伯爷之恩,小的永世不忘,子子孙孙当以方家马首是瞻。”

    门外出现了大太监,方醒心中一震,吩咐道:“你今夜就在方家住下,明日不动声色,明白吗?”

    方启元没看到自己身后的大太监,只是感谢。

    方醒和大太监走出去,低声道:“陛下……要出手了吗?”

    大太监说道:“聚宝山卫已经被咱家拉出来了一个千户所,兴和伯可介意?”

    忠心吗?

    方醒说道:“方某一直主张大明军队不能成为将领的私军,此志不渝,永不改变。”

    大太监必然是奉旨办事,林群安只有服从的份,下面的军士也不会有异议。

    大太监边走边说道:“城内已经开始动手了,城外的陛下令咱家出来盯着,兴和伯,此事你知道的,声势不能太大,所以只能找到了聚宝山卫。”

    “城外的哪家?”

    一个千户所都拉出来了,这家人应当是很有实力吧。

    “不是哪家,而是十一家,都是家中田地不少的读书人,耕读嘛,总是要多种地,陛下的意思是,既然他们喜欢耕读,那就送到缅甸去,在那边继续耕读。”

    “陛下英明!”

    虽然没有明确表态,可朱棣居然愿意出手,而且还派出了大太监,就是要给那些人一个信号。

    朕,很不高兴!

    不高兴的朱棣需要鲜血和人头来消磨火气,需要流放人犯来取悦心情。

    “回去跟夫人她们说说,就说我今夜有事外出,无碍!不必等我了!”

    方醒交代一句,看到辛老七已经带着三名家丁整装待发,就点点头道:“今夜谁做主?”

    说着几人走出大门,门外黑压压的站着一千多将士,鸦雀无声!

    林群安上前一步,低声道:“伯爷,下官率吴跃部前来,请您示下。”

    “辛苦了!”

    方醒回身,大太监说道:“咱家今夜只是个看客罢了,名单在此,兴和伯动手就是。”

    方醒接过名单,看了姓名和地址之后,摇头道:“必然是东厂做的。”

    大太监讶然道:“兴和伯如何知道的?”

    方醒说道:“这名单上只有人犯家中的人口,却没有统计壮丁,若是不在意,弄不好会碰个头破血流。也只有东厂这等没经验,却又想抢功的地方才会这么干!”

    大太监微微点头,把此事记在心中。

    方醒拿着名单和地址找来了百户及以上的军官,然后就在门外,打着灯笼,在地上画出分布图。

    “十一家,斥候百户也来了,这样,分成两批动手,每处两个百户所,这样稳妥些!”

    方醒开始分配地方,随后伸脚把地上的划痕抹去,看着黑漆漆的远方,想起了那些自作聪明的文人。

    “出发吧!”

    随着命令,以两个百户所为单位,一千多人很快就只剩下了斥候百户,他们将由方醒带队,直扑距离最近的一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