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31章 开始了
    感谢书友:‘20170730215101801’的万赏!

    小院前,一身新衣的小刀拎着几个纸包,面红耳赤的道:“大娘好,我是小刀。”

    冯氏本是要出去买菜,闻言她挎着篮子,瞬间就把小刀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

    小刀浑身紧绷着站在那里,感觉自己随时都有可能失去平衡摔倒。

    “进来吧!”

    小刀浑身一松,跟着进去,随即身后传来了关门声,顿时这个单骑在草原哨探,曾经被三头狼围杀都没害怕的家伙胆怯了!

    两袭青衫出现,一大一小。

    “你就是小刀?”

    “是……是!”

    “你喜欢我姐?”

    “没!不不!喜欢,喜欢!”

    “……”

    ……

    方醒也在城中,还是在夏元吉的值房里,还是那几个人。

    夏元吉开门见山的道:“宝钞治理不能耽误了,本官准备上书陛下,从北平开始!然后金陵,最后再从北方开始铺开!”

    目光扫过众人,夏元吉坚定的道:“诸位可有建议?”

    居然是建议,而不是对此有何看法。

    老夏这是要搏命了啊!

    宝钞改革若是失败,刚才的话就是夏元吉的罪证,其他人都可以脱身了。

    蹇义还是眯眼,仿佛没听到这番话。

    杨荣面色复杂的看着夏元吉,良久还是没有开口。

    朱高燧还是坐在窗户的边上,明暗之间,他微微点头道:“夏大人果然是豪气干云!”

    “此事是方某建议的!”

    方醒的话顿时搅动了气氛,朱高燧讶然道:“兴和伯果然是一心为国啊!本王佩服!当会去为兴和伯此举渲染一番,希望兴和伯能青史留名!”

    方醒拱手笑道:“多谢殿下的好意,方某愧领了!”

    蹇义睁大眼睛,好奇的看着方醒,觉得这人是不是傻了,在有夏元吉出头的情况下,他居然还敢出来背锅,真是……

    夏元吉很愧疚,也很无奈。

    方醒对他点点头道:“是我提出的方案,不会让别人当替罪羊,这点担当方某还是有的,有所不为罢了!”

    夏元吉用力的点点头,目光一转,拱手道:“诸位,可还有要说的?”

    蹇义又重新恢复了眯眼状态,他没有什么可说的。

    朱高燧把玩着茶杯,而杨荣却欲言又止,最终化为一声叹息。

    “那便这样吧,本官马上进宫!”

    夏元吉的目光全是坚定,他毅然转身,带着一股……惨烈的气息出去了。

    是的,就是惨烈!

    宝钞改革,和战阵厮杀并无区别,兴许还更险恶些!

    方醒看了三人一眼,拱拱手,然后跟了出去。

    朱高燧一脸悲壮的吟唱道:“风萧萧兮……”

    缺德带冒烟的玩意儿!

    随着朱棣年迈,朱高炽的位子越发的稳当了。

    而这就代表着朱高燧的机会渺茫,所以他也会不时原形毕露。

    杨荣起身道:“本官也要回去了。”

    蹇义这才起身,对着朱高燧拱手行礼,然后才出门。

    门外站着个小吏,夏元吉走了,可屋子里全是户部的重要资料,不可示于外人。

    朱高燧的面色突然变得倨傲起来,他慢腾腾的起身,目光在室内扫了一圈,然后才施施然的出去。

    ……

    “兴和伯主动揽过去了?”

    朱棣摇摇头,觉得这就是方醒的脾气,可以痞,可以无赖,但却不用担心他没有担当!

    有担当好啊!

    “那就……开始吧!”

    ……

    “这段时日为夫白天会在城中办事,家中有事就派人去户部寻我。”

    方醒回到家中,交代了些事情,正好小刀回来,就问了情况。

    小刀羞赧的道:“她父亲说是……再想想。”

    “**不离十了,你和老七跟我进城,每日早上去帮着劈劈柴什么的,保证没问题。”

    ……

    户部,方醒到时,夏元吉已经在开始布置了。

    “兴和伯来的正好,帮本官看看,怎样才能震慑那些勋戚。只要勋戚罢手,此事就成了一半。”

    朱棣不会出手,方醒对此很清楚,所以他坐下后想了想:“陛下虽然不出手,可咱们还是可以……披着虎皮嘛!”

    夏元吉有些犹豫,方醒就说道:“夏大人可知道天子之怒?”

    你跟我说这个?

    夏元吉没闲工夫。

    “天子之怒,不但是伏尸百万,而且……天子报仇,只争朝夕!”

    老朱记仇啊!

    老朱家最记仇的两位,一位已经成了太祖高皇帝,而另一位此刻就在宫中,高坐九重天,俯瞰着一众臣民。

    夏元吉咬牙道:“好!反正本官已经做好了进诏狱的准备,还怕借个名头吗?!”

    方醒提醒道:“最好去向陛下请调些锦衣卫……罢了,东厂也行,有这些人在边上盯着,谁想浑水摸鱼?嘿嘿!上午摸鱼,下午估摸着就得要倒霉了。”

    夏元吉摇头道:“陛下不会马上动手,那太明显了。”

    方醒阴测测的道:“那咱们就营造出陛下一定会很快动手的气氛不行吗?”

    “好!”

    夏元吉此刻是舍得一身剐,敢把勋戚拉下马。

    告示马上张贴出去,顿时引发轰动。

    与此同时,宫中冲出几匹快马,分赴城中各处。

    朱棣在宫中和往日没什么不同,处理政事依然敏锐,甚至还皱眉敲打了有些心不在焉的几位学士。

    金幼孜终究忍不住问了宝钞的事:“陛下,臣担心会形成挤兑啊!到时候可……”

    朱棣飞快的在奏章上写下了意见,然后抬头,鹰隼般的目光盯着金幼孜:“谁敢去挤兑?百姓?还是勋戚?”

    金幼孜唯有躬身退后,而杨荣却心中冰凉。

    朱棣终于还是没有抛弃方醒和夏元吉,他终于表态了!

    “陛下,户部外面开始了!人很多!多的一眼看不到边。”

    东厂的人带来了最新消息。

    朱棣霍然起身,目光炯炯的吩咐道:“盯着,东厂和锦衣卫都去盯着,超过一百两的兑换都要弄清楚背后是谁,记录清楚,谁若是包庇,奴儿干都司最近正缺人,三族都一起去吧!”

    “是,陛下!”

    朱棣目光一转,沉声道:“让英国公去帮忙,朕倒要看看这个头谁来开!”

    马上有人疾步走出,而且此人是从后面出来的,杨荣心中悚然而惊,不禁看了朱棣一眼。

    朱棣的面色微红,他仿佛找到了当年靖难时陷入绝境的状态,俾睨的道:“让瞻基去,朕的皇太孙就该让百姓看看,让他们看看!看看大明正如日中天,谁都打不垮!”js3v3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