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30章 方德华的弟子,马苏的反击

第1030章 方德华的弟子,马苏的反击

    带着叮嘱,大清早小刀和马苏一起进城,一个去兵部,一个去……见女方家长。

    “切忌不可发脾气,她家人再怎么为难都不许发脾气,好好说。”

    进了城,马苏用过来人的身份叮嘱道:“女方家的家长肯定会用挑剔的眼光看人,实在不行你就装傻子,傻乎乎的,她的父母肯定喜欢。”

    小刀有些紧张,他摩挲着身上的新衣服,觉得胸腔里的心脏蹦蹦跳的厉害。

    “马苏,可……可我还是害怕。”

    马苏哈哈笑道:“我当时也怕,那还是武将岳父,可后来才觉得,人家又不是要打你,坦荡就是了。”

    两人分手,马苏一路到了兵部,笑眯眯的进了自己的房间,还没人来。

    打水,擦桌子,然后整理桌面,这是马苏每天的习惯。

    “哟!马苏来的那么早?方便就把我们的桌子也擦了吧。”

    孙俊和陈建一起进来,看到马苏已经坐下了,就嬉笑的说道。

    马苏闭目在养神,闻言睁开眼睛道:“抱歉,擦桌子那是自己的事,兵部好像只有金大人那里有人帮忙吧。”

    孙俊的面色一僵,冷着脸自己去打水。

    陈建的眼珠子一转,笑呵呵的道:“马苏啊!孙俊的脾气是不大好,你是新来的,多忍耐一二就是了,以后有难处可以来找我。”

    马苏笑道:“那我就先多谢陈大哥了。”

    “哪里哪里,应该的。”

    陈建不擦桌子,只是用嘴吹了吹完事。

    各地的奏报,如果不是紧急事务,一般不会在夜间递进城中,所以早上是最清闲的时候。

    三人各自泡茶慢慢的休息,直到有人在外面喊道:“陈建,孙俊,你们昨日的表呢?”

    陈建一愣,看向了马苏。

    孙俊同样如此,还喝问道:“马苏,你没交上去?”

    马苏愕然道:“我不知道今天要交啊!”

    陈建怒道:“你!你这是坑人呢!”

    说着陈建上前就想扇耳光,马苏脸上的惊讶消散,冷冷的看着他,等巴掌来时,立掌如刀,斜砍下去。

    “哎哟!”

    马苏的武艺师承辛老七,加上方醒的人体结构分析图,这一砍就砍在了陈建手腕边上的筋上,陈建的右手顿时就用不上力了。

    马苏回身看着孙俊,笑了笑:“孙大哥也是这般想的吗?”

    此刻在孙俊的眼中,原先老实巴交、任劳任怨的那个马苏不见了,替而代之的是一个头上长角的恶魔。

    我咋忘了呢!

    那位兴和伯人称‘宽宏大量’,他的弟子怎么会是一头绵羊啊!

    给新人穿小鞋没问题,连方醒都无法说三道四,否则以后书院的弟子就不用出仕了。

    知行书院的人都是疯狗,吃亏了兴和伯还会亲自报复回来!

    在官场上,谁听说过弟子吃亏了老师赤膊上阵的?

    那样的话,大家以后都不用做事了,直接拼身后的背景就好了,谁厉害谁就牛逼!

    无数的例子证明,那些名门子弟在仕途起步时就吃过无数的亏,甚至中道落马的也有,可也没见谁出来护犊子。

    大家做一场就是,但护犊子就是破坏规则!

    想想以往护犊子的都是什么人?

    都特么的是奸臣!

    陈建的右手垂下,惊疑不定的看着马苏,然后哀声道:“完了!交不出东西,你我二人就等着被处置吧!”

    孙俊也哭丧着脸,别看金忠每日好像是睁只眼闭只眼,可兵部的纪律却如军队般的严苛。

    军情如火!片刻都不能耽误!

    这些表格每天早上都要送到金忠的案上,若是延误,不消说,准备责罚吧!

    若是没做,呵呵!恭喜你,你可以滚蛋了!

    丢了兵部的差事,这两人以后都不用在公家混了,自寻生路去吧。

    如同是以后下/岗时的心情一样,陈建和孙俊的脸色变得比鸡蛋白还白。

    惨白!

    “哎!你们赶紧啊!大人那边还等着呢!”

    陈建抬起头,身体里的骨头仿佛都被抽走了,软趴趴的往外走。

    主动交代,兴许还有一线生机,狡辩绝无幸免。

    和陈建比起来,孙俊更是不堪,几乎是一路扶着墙壁走出去。

    外间的小吏不耐烦的道:“东西呢?就因为你们这边耽误了,要是送晚了,大人非得要剥了我的皮!”

    金中发脾气,那嗓门能震动整个兵部。

    “拿来吧!”

    小吏伸出手,却看到陈建和孙俊那比哭还难看的笑脸,顿时心中一个咯噔。

    “你们……不会是没做吧?”

    “大人近期最关注的就是北方卫所的情况,你们!你们……”

    陈建和孙俊缓缓点头,全身都在哆嗦。

    小吏气得指着他们,然后摇摇头准备去禀告。

    “大人,他们的表格方才掉在墙角没看到。”

    小吏愕然看着微笑走出来的马苏,他的手中拿着一摞纸,笑着对陈建道:“陈大哥,你们刚才找了半天,却是灯下黑,就在墙角那里呢!”

    陈建的嘴角抽搐,呆呆的道:“是吗?是啊!”

    孙俊的脸突然变得红彤彤的,热情的道:“是啊!马苏,还是年轻人的眼力好,我们老喽,以后就要看你的了。”

    马苏笑眯眯的道:“孙大哥说笑了,小弟在兵部只是过客,还得要多多向两位大哥请教。”

    小吏不耐烦的接过表格,看了一眼,急匆匆的就往金忠那里送。

    人走了,陈建目光复杂的看着马苏,而孙俊却是笑道:“果然我们是灯下黑,马苏,以后前途不可限量,苟富贵,勿相忘哦!”

    陈建这才强笑道:“是啊,马苏,中午我请客,咱们出去吃。”

    马苏笑道:“好啊,那就多谢陈大哥了。”

    三人进去,气氛沉默了一阵后,慢慢的,开始有了说笑,气氛变得格外的和谐。

    金忠接到了表格,时间比昨天晚了些,就问了一下。

    等小吏把经过说了,甚至还取笑了陈建两人的眼力时,金忠摆摆手,等小吏出去后,他喃喃自语道:“果然是你的弟子啊!”

    看看表格,分明就是马苏的笔迹,金忠哪还有不明白的。

    “示敌以弱,然后伺机反击,倒是一脉相承啊!”

    ……

    而就在此时,小刀也来到了那个小院的外面,在左右徘徊,几次想敲门都缩了回来。

    几次之后,就在小刀想再次上前时,门打开了,冯氏出来,看到小刀在门外徘徊,就喝问道:“你找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