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29章 亲自出马(求月票!)
    大家伙!敌军凶猛,才一天的时间,一千多张月票的领先优势转眼去了一半,菊花岌岌可危。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不管是起点的书友,还是qq创世的书友,大家伙,这个月能不能稳住历史类月票榜第二名的位置,就看大家的了!

    春妹艰难的推着推车到了自己的家一个破败的小院!

    门没锁,春妹的眼中闪过无奈之色,然后把车拖进去。

    院子里很简单,除去在墙角抛出几个坑,在卧着的几只大鸡之外,就只剩下些晾晒的谷子。

    “娘,我回来了。”

    春妹看到了一袭青衫从正堂闪过,然后露出了她爹杜海林那张愧疚的脸。

    “喜妹回来了?娘刚准备去接你呢,快歇着,这些东西娘来收拾。”

    冯氏从厨房里走来,看到丈夫露个面就回了书房,不禁微微摇头,然后喊道:“小尚,出来帮忙。”

    随着喊声,一个十五六岁的年轻人从书房出来,脸色有些白,手上还有些墨迹。

    看到喜妹后,年轻人埋怨道:“姐,你今日收早了,我还算好时间去接你的。”

    喜妹笑道:“你读书重要,再说有推车,姐轻松的很。”

    三人把推车上的东西全搬下来清理好,然后就要准备明天的面饼和菜,于是厨房开始冒起了炊烟。

    杜海林在书房里看着儿子杜尚刚才的那篇文章,不时的摇头,觉得在对圣人之言的理解上还是有些偏差,总是喜欢走偏锋。

    “不能偏啊!”

    考官大多不喜欢剑走偏锋的文章,不是认为考生是在取巧,想出惊人之语;就是认为这考生学歪了,不可取。

    “这孩子,还得……咦!”

    杜海林从窗户看到院子里多了三个男子,急忙把文章放下,急匆匆的出去。

    三个男子很好分辨,中间的年轻人一看就是有身份的,微笑间带着……什么气息?

    煞气?

    不对,好像是……反正不是贵气!

    杜海林谨慎的拱手问道:“敢问贵客何来?”

    方醒笑着拱手道:“在下方醒,敢问可是杜先生?”

    杜海林懵懂的拱手道:“方先生到寒舍来……敢问何事?”

    杜尚和冯氏并肩站着,皱眉看着方醒。

    喜妹在后面看着方醒,咬着嘴唇,神色恼火,还有些害怕。

    那个小刀回去告状了!

    肯定是!

    然后这人肯定是来威胁的!

    喜妹恨不能马上有衙役冲进来,然后把方醒三人抓走。

    而且都快夜禁了,他还敢呆在城里,这是要准备干什么?

    “方某此来,是想和杜先生谈一桩事,好事,还请见谅。”

    杜海林下意识的回身看了喜妹一眼,再看看方醒同样一袭青衫,可身后的辛老七和小刀却气势不凡。

    不会是看上了咱家的喜妹吧?

    “天也快黑了,方先生请说。”

    杜海林委婉的下了逐客令,也不请方醒进去坐。

    方醒不以为忤,笑道:“家中有一个小子,无意间见到令嫒一面,在下已经呵斥了他,只是他却有些痴心妄想,不知杜先生可否考虑一二?”

    “不考虑!”

    喜妹听到这里,果断的怒了,然后转身冲进了厢房。

    杜海林尴尬的道:“方先生,你看这……”

    果然是奔着喜妹来的啊!

    杜尚皱眉拱手道:“方公子请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敢问方先生家的那个小子可有?再说家姊不喜,大家就此作罢可好?”

    方醒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家眼前的杜海林只能做半个主,一对儿女都很有主见。

    小院里弥漫着警惕和戒备的气息。

    这是担心遇到骗子吗?方醒笑了笑,再次重新介绍。

    “在下方醒,侥幸在朝中混了个兴和伯。”

    兴和伯?

    杜海林有些迷茫,他多年科举无果,那些同窗早就疏远了他,完全是个彻底的宅男。

    可杜尚却失神道:“兴和伯?您是兴和伯?”

    方醒微笑道:“天子脚下,天还没黑,随时都可以召唤五城兵马司的人来,方某还不敢以身试法。”

    辛老七沉声道:“我家老爷听闻了小刀之事,觉着这里面有些误会,就趁着城门没关的机会进来了。”

    方五拿出一个牌子,杜家父子仔细一看,再无疑虑。

    在大明仿照太孙府的牌子,那就不是骗子那么轻松,而是要掉脑袋。

    “伯爷,敢问一百六十九加上九十七,再加上八十三等于多少?”

    方醒一愣,看到杜海林想呵斥杜尚,就笑着阻拦了,随口道:“三百四十九。杜先生,你这个儿子果然不得了,很是机敏。”

    还没等杜海林尴尬,杜尚就躬身道:“见过伯爷,学生读过伯爷的数学和字典,获益良多。”

    方醒乐了,“你姐的账目也是你帮着算的吧?若不是,那不是你偷懒,就是不能学以致用。”

    杜尚羞赧的道:“正是学生算的,不过开始有些找不到条理。”

    方醒点头道:“条理就是归纳,你首先得有归纳能力,然后分出各种数据,横竖比较,看看每日卖了多少,成本上下浮动多少,最好能制个图,一目了然。”

    杜尚点头道:“学生正琢磨着这事呢,若是能制成图,家姊也能一眼看个通透。”

    两人在热火朝天的谈论着旁人不懂的话题,冯氏堆笑道:“伯爷若是不嫌弃,就在寒舍吃顿便饭吧。”

    千万别以为这是趋炎附势!

    这是自古以来镶刻在百姓骨子里的自然反应莫惹祸!尊重上位者!

    甚至是要感到荣幸!

    方醒笑道:“那方某就做个恶客了,不过倒是带了些下酒菜和劣酒过来,算是搭伙吧。”

    方五拎着个包袱,打开后,里面用油纸包着些花生米之类的下酒菜,还有一小坛子好酒。

    吃饭时,春妹和冯氏在厨房,把正堂让给了男人。

    方醒在席间几句话就收拢了杜家父子的心,特别是那个许诺,直接就让杜海林意动了。

    “小刀边塞孤儿出身,脾气好,我早就想找个厉害的,能持家的姑娘给他,最近京城的媒婆们没少被我骚扰,知道此事的人不少。”

    方醒举杯和杜海林喝了一口,眯眼道:“有人说方某为一个家丁操持也太假了,在这里我放一句话,小刀虽然是家丁,可在方某的眼中,就和子侄一般,马上就去脱籍!”

    良贱不通婚,这是大明的规矩,不然被人告上去,方醒都得灰土头脸。

    杜海林点点头道:“伯爷恕罪,虽然您看重小女,可在下还是想看看那个小刀,若是不满意,还请伯爷恕罪。”

    方醒毫不犹豫的就把小刀给卖了,“没问题,明日春妹继续出摊,我让小刀稍后来。不满意方某没二话,从此约束他,不许接近春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