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28章 给新人穿小鞋(最后两天,求月票!)

第1028章 给新人穿小鞋(最后两天,求月票!)

    感谢书友:‘aeon sea’、‘羽蛇神花辰’的万赏!

    大门打开,光线照在那些银锭上,让人眼花缭乱。

    夏元吉看惯了银锭,再多也无法让他动心。他侧身说道:“兴和伯进来看看,这就是我户部的银库之一。”

    方醒走进去,在边上守库军士的注视下摸了一块银锭,然后看看这个库房的规模,突然说道:“为什么不在地下储藏?”

    夏元吉说道:“地下潮湿,银锭容易发黑。”

    氧化!

    方醒点点头,笑道:“这里少说上百万两银子,夏大人,给了我吧!”

    边上的军士目光警惕。他们的任务就是看守银库,一旦有丢失,按照规矩,责任人斩首,全家跟着倒霉。

    夏元吉抚须道:“只要你敢拿,全拿去又有何妨。”

    两人的话看似随意,可都有含义在里面。

    方醒摇摇头:“我估计不够啊!”

    “是不够,本官准备了两百万两银子。”

    夏元吉咬牙道:“若是全面同时铺开如何?”

    “你不过了?”

    方醒讶然道:“你可知道这风险有多大?一旦某地出现问题,就会呈现出蔓延态势,到时候谁都拦不住!”

    夏元吉摇摇头道:“本官也知道风险太大,可……拖的越久,下面的气氛就像是火焰,某一天会把咱们给冲到天上去。”

    方醒知道夏元吉的压力大,叹道:“还是试点吧,咱们先拿下北平,其次金陵,如何?”

    夏元吉带头走出去,随后库房的门被关上,一个小旗官和户部的一名官员同时上锁,然后钥匙分开。

    也就是说,除非同时把这两人手中的钥匙拿到手,否则只能采取暴力的方式打开银库的大门。

    但银库边上的军士们却不是吃素的!

    两人走出去,方醒看着天空道:“相比于银光闪闪,我更喜欢的是天光,那代表着生命!”

    夏元吉的腰背突然有些佝偻,但语气坚定:“本官这就去求见陛下,咱们就从北平开始!”

    方醒目送着夏元吉远去,叹道:“这才是大臣!”

    政治家盘算的是整个国家,而政客盘算的却是自己!

    和夏元吉比起来,不管是面目可憎的朱高燧,还是显得有些忌惮的杨荣,以及明哲保身的蹇义,他们都应当惭愧!

    ……

    没有北征,没有大的战事,兵部的事情并不多。

    除去关注在路上的方政大军之外,兵部目前最大的事就是盯着还没结束的北方卫所整治。

    “马苏,这是最新的人数,你把它整理成那个什么表格,明早大人就要。”

    马苏所在的房间里连他有三个书吏。

    陈建捧着一摞文书进来放在马苏的桌子上,然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和另一个书吏孙俊相对一视,得意的笑了。

    马苏没有抬头,继续处理着自己的事。

    就如同前几天一样,马苏处理那些文书的速度飞快,这得益于他事先做好了空白表格。

    填写数据,确认一次,马苏放下左手的文书,然后揉揉眼睛,准备继续。

    孙俊看到马苏好欺负,就干咳一声道:“马苏,我这边还有其它的,这些表格录入你也做一做吧。”

    这个是把人欺负到家了!

    可从这几天的情况来看,马苏基本上是逆来顺受,不会反抗。

    自从马苏来了之后,这两人的事情就少了许多。可事情少不一定是好事,所以清闲的同时,如芒在背的感觉实在是不好受,于是手段就来了。

    职场老人教训新人的方法之一:利用他不谙规则的机会,利用他不敢一来就闹事的机会,把活交给他吧!

    陈建对着孙俊坏笑着,觉得有新人欺负也是一件乐事。

    别说是兴和伯的学生,就算是国公的孩子,要想给你穿小鞋,多的是办法。

    马苏果然没有反抗,笑了笑。

    孙俊就把那些文书送到马苏那里。

    ……

    下衙了,陈建和孙俊早就出去了。马苏起身伸个懒腰,桌子上堆满了文书,他笑了笑,然后把一部分表格锁进了自己的柜子里,施施然的回家了。

    骑马出城,大市场也开始收工了,成群结队的民夫扛着工具回家,伴随着夕阳,倒也有番意境。

    “春妹,我是认真的。”

    春妹正在收拾自己的摊子,小刀想去帮忙,却被春妹用菜刀逼了回去,只得沮丧的道:“春妹,我想娶你。我有钱,老爷说只要有媳妇,房子马上就粉刷,什么都有……”

    “滚!”

    春妹冷眼喝骂道,然后推着摊子准备进城。

    小刀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那身影吃力的推着推车行走在有些坑洼的地面上。

    “你为啥不愿意?”

    小刀奋力冲着春妹的背影喊道,可却没有得到回应。

    低头,小刀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只是一股孤寂让旁人都能感受到。

    马苏坐在马背上皱眉看着,也没去打扰劝慰,而是悄然走了。

    回到家,看到赵氏在做饭,马苏问了几句今日的家事,然后去母亲那里聊了几句,就出门找方醒。

    方醒正在写方案,很麻烦的方案。

    写好了之后,方醒看看,最后锁于箱子里。

    很多事情都是只能做,而不能说,说了就是错。

    看到马苏进来,方醒随意把桌子上的废纸收拢了一下,问道:“今日兵部如何?可有人为难吗?”

    “有的,只是弟子却觉着他们的手段有些拙劣。”

    “那我就不管你了。”

    方醒知道自己不能大包大揽,官场这个江湖最好是自己闯出来最好。

    而这也是方醒特地只安排学生担任小吏的原因所在。

    马苏笑了笑,显得成熟了许多,他坐下后说道:“老师,刚才弟子在城外看到小刀好像是被一个姑娘给嫌弃了。”

    方醒摇头笑道:“那姑娘家中有个读书的父亲,把家都读穷了,可依然是没能进学,所以很早就出来摆摊养家,是个好姑娘,只是对外界有些敏感,总觉得外人大多心怀叵测。”

    马苏一听就说道:“老师,今日看那姑娘好像一点儿都没那个意思啊!小刀看着有些萧索。”

    “初恋嘛!自然是刻骨铭心,一辈子都忘不掉!”

    方醒振眉道:“小刀从小就是孤儿,难得对一个姑娘有好感,被拒绝之后难免有些难过,这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