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27章 朱棣被打脸(求月票)
    兄弟姐妹们,月票!月票!不要让人把咱们的菊花爆了!

    ……

    风声,还是不可避免的传出去了。

    “宝钞可以兑换银子?”

    几个在第一鲜吃饭的食客不敢相信此事,哪怕瀛洲等地完成了宝钞的发行,可他们还是觉得在大明内部行不通。

    “那得多少银子啊!”

    “不说别的,我家里的宝钞加起来就有几千贯,这算是少的!”

    “那些豪商的手中几万贯,十几万贯都有,加起来户部怕是要关门了吧!”

    “我看此事难办!”

    “不过若是放开,我也想把那些宝钞都换了。”

    “可不许用金银,你换了宝钞用啥?”

    “咱们彼此之间可以用嘛!对不对?”

    “也是,到时候大家就是一个圈子,只用金银,至于那些百姓,把宝钞换给他们好了。”

    ……

    有钱人吃饭当然要去酒楼,而穷人吃饭很简单,随便找个路边摊就解决了。

    面条馒头是最方便的食物,弄上一碗热腾腾的面条,和身边同阶层的人聊上几句,这就是百姓的放松办法。

    “听说宝钞能换银子了!”

    “听说了,可这对咱们没用啊!”

    “也是,我家里也就那点钱,若是拿去换了,家里哪来的花用?”

    “我看这是专门为那些有钱人弄的!你们想啊,朝中从瀛洲弄回了大批银子,这就是一块大肥肉啊!这肥肉咱们能吃?肯定是不能的,最后还是要进那些权贵的嘴里!”

    “这就叫做犹抱琵琶半遮面,权贵们吃肥肉也得讲究个吃相,先把咱们都带上,等开吃的时候,咱们就只能干瞪眼!”

    “就是这个理!咱们连汤都喝不上!”

    “对对对!那些权贵天天能吃饱,肯定有肉,咱们吃顿肉就和过年似的,想想真是不公平!”

    “……”

    朱棣就站在边上听着,王福生警惕的看着周围,大太监和杨士奇冷汗都快出来了,心想这些百姓真是大胆啊!

    “走了!赶紧去干活!”

    渐渐的,小摊上的人都散了,朱棣皱眉走过去坐下,沉声道:“来碗面。”

    黑漆漆的桌子,粗瓷大碗,大太监看到后也顾不得什么微服,急忙过来憋着嗓子道:“你……这个把碗筷洗干净些。”

    朱棣斜睨了大太监一眼,那男子就憨笑道:“客官您看看,那盆里的水洗一次碗小的就换了,这一洗一清,最后您看那个小炉子。”

    两个大盆,一盆水脏,一盆水清,可见摊主是尽心了。

    在两个盆的边上有个小炉子,烧的是煤炭,呛人。炉子上面架着口大锅,热气蒸腾的看不清里面的东西。

    “这就是消毒,知道吗?”

    摊主得意的说道:“这可是我家小子从书里学来的,说是可以杀灭那个啥看不见的害虫,所以您放心的吃,保证没事。”

    大太监也无话可说,宫里的碗筷都没这么讲究过。

    面条弄上,辣椒有些多,朱棣吃的很香。

    吃完后,朱棣问道:“家里的宝钞可多?”

    摊主蹲在地上洗碗,闻言说道:“不算多,也就几贯。”

    几贯,也就是几两银子的事。

    “那可想去换了银子?”

    “不想。”

    现在没生意,摊主碗也不洗了,回身道:“小的家中三个孩子,每日的开销不小,若是换了银子又不能用,那小的就得疯了。”

    “再说那些人都换了银子,那宝钞可就值钱了,这笔账小的还是会算的。”

    小市民也有小市民的智慧,这是生活煎熬出来的智慧。不高,不大,不上,可却能保护一家人虽然贫穷,但却又能平稳的生活下去。

    朱棣点点头,“如果那些权贵都换了银子,你觉着自己受委屈了吗?”

    摊主愕然,旋即脸上浮起了漠然:“咱们是平头百姓,我家小子说了,不读书就得受委屈,所以读书才是正理!”

    这个教化之功堪称是逆天了啊!

    跟着的杨士奇抚须微笑,觉得近些年各地的教化工作做的不错,改天是不是找个机会在朱棣的面前夸几句呢?

    近些年朱棣在教化方面下了不少功夫,更是亲自审核刊印了不少书籍发放下去。

    这就是成绩啊!

    朱棣起身,大太监把面钱给了,大家都很满意。

    在转身之际,朱棣想着问了问:“你家孩子在哪读书?”

    大明有官学和私学,看这摊主的模样,弄不好舍得花钱上私学。

    摊主呐呐的道:“平日里在社学。”

    这个不错。

    有人说社学已经颓废了,可今日听到这话,朱棣的心中陡然一振,觉得朝中每年补贴那么钱粮给社学也不是没有用处。

    “你家小子能在社学有这般见识,以后肯定差不了!”

    朱棣的许诺可不常见,大太监准备回去就让人调查这个摊主的儿子。让人时时盯着,有什么进步就给朱棣说说,算是一种消遣吧。

    摊主眨巴着眼睛道:“客官,我家小子也就是在社学学了识字,后来社学里的钱粮被克扣,我家小子脾气古怪,就回家让小的买了那个科学的书,自己在家学习呢!”

    呃!

    瞬间,摊主看到朱棣和大太监的脸色都变了,变得有些古怪。

    不要得罪自己的顾客,这个道理古今通用。

    摊主急忙解释道:“其实钱粮小的也不稀罕,只是我家小子说社学里勾心斗角,教书的先生每日敷衍了事,学了那些子说什么的没用,后来就央求小的买了本科学字典,然后就不愿意去社学了。后来就陆陆续续的买了科学的其它书,变聪明了,比我这个当爹的还聪明。只是小的想着这科学不能科举,学的再好也免不了赋税和劳役……”

    朱棣沉声道:“那你没把孩子送回社学去?”

    摊主擦着桌子道:“去了有啥用?社学出来的,多半都考不中秀才,免不得赋税和劳役,回家还手不能提,肩不能挑,这家里花钱就养了个老爷。所以小的也想通了,只要他能学那个科学,能学出个名堂出来,小的就出钱给他去做事。不是小的吹嘘,我家小子真的聪明,家中的事现在大多是他在做主,说出来的道理小的听都听不懂,多半都是那个科学的道理。”

    “咳咳!”

    杨士奇听不下去了,就干咳着打断了摊主的话,反驳道:“那些道理可有用?”

    “有用啊!真的有用!”

    摊主兴奋的道:“比如说小的这个大炉子吧,就是家里的小子改的,您看……”

    摊主把煮面的锅端下来,再把熬汤的锅也端下来。一个单眼炉子,通过边上的通道,就能把汤保持着微开的状态。

    “您看,这炉膛也是我家小子改的,还说什么下面大,上面小,这样才不废煤,还有什么氧气还是阳气,小的也不懂。只是他说的烟管小的舍不得,那可是铁管子,要花不少钱呢!”

    街边,几人站立,一人絮叨。

    不远处,十多个侍卫在面面相觑,不知道那位皇帝是在听什么。

    春风吹过,空气中多了些生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