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26章 人单力薄
    一百多个春饼,主宅人手几个,小刀非常豪爽的说自己请客,于是顷刻被分了个精光

    “这小子有钱,几次大战得的东西都换成了钱钞放在夫人那里,别担心,就请吃春饼,吃一年都行。”

    方五深知小刀的身家,所以一点都不担心,甚至还问小刀要不要借钱,利息不要,只是换班的时候提前半个时辰。

    小刀摇摇头,然后去求见张淑慧。

    方醒和后面赶来的朱瞻基去了书房,方醒说了一些今日的事,最后总结道:“今日只是大家碰个头,交流一下看法,可蹇义不说话,杨荣忌惮那些权贵,你那位三叔恨不能马上就把家中的宝钞全都换成银子,顺便还能打击夏元吉,一箭双雕啊!”

    方醒没提到自己,可宝钞可以兑换银子的事是他先提的建议,若是失败,他的麻烦也不会少。

    “若是失败,流放是少不了。”

    方醒淡定的说着失败后自己的遭遇。

    朱瞻基有些怒火:“蹇义明哲保身,只是管住吏部,杨荣在怕什么?怕自己的位子坐不稳吗?他以为是谁让他上来的?难道是那些个文官?是那些权贵?果然是忠心耿耿的杨大人啊!”

    杨荣对朱棣是比较服帖的,很少像胡广般的进谏,所以外间说他有些佞臣的苗头。

    可这位忠心耿耿的大臣却在宝钞的问题上和稀泥,想把自己摘出去。

    至于朱高燧,这位本就是去当御史的,所以他的看法可以无视。

    “此事有赵王在里面盯着,谁都不敢乱说话,就怕被传出去,到时候天下有钱人群起而攻之,瞻基,那可不是无疾而终!”

    朱瞻基沉重的点点头道:“是,我知,此事得罪的是天下的有钱人,其中有权贵,有豪商,若是不小心倾覆,能活命就是万幸。”

    “可此事却不能不行!”

    方醒说道:“目前大明正在缓缓的复苏期间,商业在慢慢恢复,民间的财富积累才刚开始,此时正是全面清理宝钞的最佳时机,若是错过了,瞻基,此后我不敢再提此事!”

    朱瞻基知道这里面的凶险,他低头道:“民间若是握有大量的宝钞,一旦开禁,那得要多少银子才能兑换?”

    “户部的那点银子看似不少,可却远远跟不上大明的财富积累,所以……只有两个办法,一就是现在动手,定下宝钞的局面。二就是寻找金银矿,这个……”

    方醒犹豫了一下:“这个需要出海,在海外,和大明一样大的陆地不少,肯定有矿产!”

    朱瞻基叹道:“郑和还没回来,就算是回来了,没有一两年的修整也无法出海,此事也难啊!”

    方醒笑了笑:“那咱们就先弄着吧,至于反扑,那也是权贵的反扑,豪商们要做好当替罪羊的准备!”

    权贵们当然不敢出头来硬扛朱棣,所以……

    ……

    小刀去找张淑慧开启自己的‘小金库’,结果被几句话就套出了心思。

    “去吧,多拿些去,再问问其他人,看看怎么做才好。”

    等小刀拎着钱袋子喜滋滋的走了之后,张淑慧就叫人去请方醒来。

    “夫君,小刀喜欢那个卖春饼的姑娘了。”

    土豆没在,铃铛也没在,小白也没在。

    “你们这是换着当娘呢?”

    方醒抱过在边上学步车里玩耍的平安,随口道:“那小子怕是情窦初开了,我已经叫人去调查那个春妹,很快就会有消息。”

    平安手里拿着个拨浪鼓摆动着,双腿一蹬一蹬的,很有劲。

    “家中的宝钞不老少,都拿去户部换新钱吧。”

    “户部又开始换钱了?”

    户部在前年就开放了换钱,各地官府都开展了这个业务。

    “嗯,新钱更不好伪造。”

    原先的宝钞是桑皮纸做的,好大一张,拿着感觉忒大,忒厚实。

    “现在的新钞小了不少,纸也耐用了许多。”

    张淑慧无所谓的道:“那妾身就让杰伦叔去一趟吧。”

    ……

    第一次碰头就陷入了僵局,夏元吉去向朱棣汇报,朱棣不置可否,让他的心凉了半截,然后就去找了自己的盟友方醒。

    方醒在聚宝山卫看操练,然后召集了一干将官们吃火锅。

    铁炉子上架着一口大锅,里面的鸡汤翻滚着,看着全是红色。

    “下菜下菜!那个五花肉片先下。”

    “肉丸子,还有羊肉片!”

    王贺急不可耐的抢过了下菜的权利,然后放了不少羊肉片和猪肉丸子,这才满足的举杯道:“兴和伯许久未曾来了,咱家先敬你一杯。”

    林群安举手道:“监军,你这个可不厚道啊!哪有你单独来的,来来来,咱们一起敬伯爷一杯!”

    方醒举起酒杯,感觉从未这么轻松过,“好,大家一起喝一杯,今日放开了喝!”

    大家一饮而尽,王贺率先夹了几片羊肉,蘸着辣椒水,吃的豪爽。

    沈浩不满的道:“监军,你这下手也太快了吧!熟的都被你捞了。”

    王贺嘴里还嚼着羊肉,酸爽的道:“前日也是吃火锅,咱家下手慢了些,只能用汤泡饭,呵呵!”

    一帮子兵痞吃饭都在使阴招,今天有方醒在,所以都收敛了些,不然现在必然是杯盘狼藉。

    方醒笑了笑,感觉挺好的,至少不像外面的勾心斗角。

    才吃了几片羊肉,房门就被推开了,方醒抬头就看到了夏元吉。

    “夏大人!难得,快请坐,来人,拿副碗筷来,蘸水也做一份,顺便来点大蒜。”

    “夏大人?”

    三个兵痞被吓到了,赶紧起身挪凳子,等夏元吉坐下后,气氛就变得有些沉默。

    夏元吉也是老江湖,看到这情况就笑道:“家中老妻不喜吃火锅,本官想了许久,今日算是得偿所愿了,来来来,多放些肉。”

    哦!原来尚书大人也是怕老婆的啊!

    气氛马上热烈起来,推杯换盏很是热闹。

    等吃完后,夏元吉被敬了不少酒,有些晕乎了。

    军营之中看着单调,仿佛都是一个模子出来的。

    漫步在其中,夏元吉感慨道:“本官多年案牍劳形,看到此处,不禁生出了就此隐居的念头。”

    这是在表达对宝钞改革的态度,有些悲观,必然是和朱棣有关。

    “陛下放手了,这一点本官知道。”

    方醒说道:“此事干系重大,容易出现动荡。陛下不参与,才好出来收拾残局,这个觉悟你应当早就有了。”

    夏元吉苦笑道:“是啊,陛下在后面收拾残局,本官这心里才踏实,只是……咱们人单力薄啊!”

    一次碰头就暴露了大明权贵对宝钞的态度。

    和废纸般的宝钞比起来,俺们更喜欢金银!

    “赵王不敢阻拦。”

    方醒安慰道:“陛下虽然不作声,可也在盯着呢,赵王和杨荣再首鼠两端,陛下自会寻机让他们吃苦头,你我安心推动此事就是了。”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