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24章 光明和阴暗,革新与守旧
    大明整顿宝钞委员会的成员:会长夏元吉,荣誉会长朱高燧,成员有方醒、蹇义、杨荣

    人数虽然不多,可却阵容强大,几乎代表了朝中的几股势力。

    第一次会议在户部召开,方醒姗姗来迟,在门口还和门卫聊了几句天气,然后才被夏元吉亲自出来领了进去。

    夏元吉的值房里坐着蹇义和杨荣,而朱高燧坐在窗户的侧面,光线照不到,白皙的肌肤显得有些阴暗。

    “兴和伯的架子好大,最后一个到!”

    朱高燧阴测测的话方醒就当没听见朝会中每次最后到的是皇帝,朱高燧其心可诛!

    夏元吉干咳一声道:“本次陛下下了绝大的决心,要把大明的宝钞彻底扭转过来,以为后世开太平。”

    宝钞一旦稳定下来后,以后的大明货币就完全成了信用货币,这个意义之重大,很难用别的来比较。

    蹇义眼睛微眯,好似在打盹,可方醒知道,这人深得朱棣的信任,在这个小团体里,就是提供相应官员的信息,并监督他们的操守和能力。

    而杨荣显得很悠闲,他的作用就是掌总,协调各部门。

    至于把脸隐入阴暗中的朱高燧,他的作用就是代表朱棣监督,监督整个事情的走向不能出现偏差,有问题可以叫停,然后大家到御前去打官司。

    夏元吉看了看众人,说道:“宝钞大家都知道,以前滥发的恶果大家应该也知道,近些年收紧了发放,与盐政挂钩,这才好了些。”

    这是夏元吉的得意事,没有他的果断,宝钞早就成了废纸。

    “各位大人也说说吧,集思广益,把此事办好。”

    夏元吉心中有了些腹案,只是想着让大家说说看法,添补一些细节。

    蹇义微微摇头,淡淡的道:“本官多年吏部,对财货无力。”

    这位是不准备掺和吏部职能之外的事,深得明哲保身的精要。

    杨荣作为‘首辅’,当然要发表自己的看法,他说道:“宝钞关系重大,与民生息息相关,夏大人说说大致的方略吧。”

    夏元吉点点头道:“开宝钞兑换银子,以为信用。禁伪造,拿住全家流放,主犯斩首!”

    听着很简单,可房间里的人眼睛瞬间都亮了。

    朱高燧第一个问道:“夏大人,宝钞能换银子?”

    这个消息一直没有外放,大家都以为大明内部不会学瀛洲等地,毕竟人口太多,宝钞的存量太多。若是放开兑换,第二天夏元吉就得去上吊。

    杨荣是知道的,所以静默。

    蹇义还是沉默,就算是能兑换,以他的谨慎也不会去。

    朱高燧的面色百变,朱棣可赏了他不少宝钞,数量之大,要是能先在户部兑换了,那岂不美哉!

    方醒看了众人的反应说道:“此事与百姓不相干,至于兑换,方某以为,是时候让勋戚和官员们作出表率了!”

    蹇义的目光一闪,犹豫了一下,还是没说话。

    “兴和伯,若是他们不能兑换,那这个宝钞还有何意义呢?”

    朱高燧讶然道,随即看向了杨荣。

    老杨,关键时刻,该你上了!

    这个时候就能看到各自的立场了。

    杨荣犹豫了一下,说道:“那豪商呢?”

    这才是最隐晦和最彻底的试探。

    什么是豪商?

    事业大,钱多!

    可豪商会只是豪商吗?

    当然不是,每一个豪商的背后都有权贵,甚至是权贵自己的产业。

    所以一句话就代表了豪商和权贵,实际上也就是在反对方醒的提议。

    夏元吉看了方醒一眼,暗示他暂时不要反击,且等事情展开后再徐徐图之。

    方醒看了这个眼神,他笑了笑,说道:“杨大人,方某还是那句话,豪商无国,此辈当压制!许其赚钱,但该收的税一文不能少,不许其和官吏沟通,发现一起处置一起,连官吏一起处置,更不许其家人或是相关人等为官!”

    这个反击来的又快又隐晦,杨荣的面色一变,看了蹇义一眼,可蹇义却眯着眼,仿佛没听到。

    朱高燧小时聪明伶俐,当然知道大明抑商之策,他皱眉道:“兴和伯,可你家好像也是豪商吧?”

    好!

    这个反击更是凌厉,而且还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大家都看着方醒,想看看这人怎么回应朱高燧的批驳。

    方醒笑了笑:“方某交税了,而且……方某家中不差钱,第一鲜只有两家,至于四海集市,这个想知道的可以去问陛下,方某在此就不复赘言了。”

    交税了!

    而且我家只有两个第一鲜,这哪里算得上是豪商?

    四海集市里有宫中的份子,甚至第一鲜也有朱瞻基的份子,所以方醒的话出来,朱高燧竟无言以对。

    “方某的家业怕是不及殿下的百分之一吧。”

    朱高燧作为朱棣的爱子,赏赐几乎没有间断过,还有大量的田地,若说身家,方醒明面上的财产真的差远了。

    这年头田地才是硬通货,一个家族没有上万亩好地,你就别说自己豪奢。

    而方醒住在城外田庄,城里也没有豪宅,土地少的差点养不活庄户,算是勋戚中的‘败类’!

    连庄户都养不活,这不是败类是什么?

    朱高燧冷冷的看着方醒道:“那些勋戚都是大明的功臣,你说不兑就不兑,闹出事情来,难道你来兜底吗?”

    方醒挑眉道:“殿下不必扔锅,此事必然要做,否则大家现在就可以各自回家,什么都别干了!”

    杨荣道:“兴和伯,咱们一步步的来,先把勋戚这边撇开吧!”

    这不失为一个妥协的办法,先从百姓开始动手。

    方醒叹息一声,起身推开窗户,室内顿时大放光明,窗户边的朱高燧不适应的用手挡住眼睛。

    方醒站在窗户边,指着外面道:“百姓能有几个钱?而且他们大多是铜钱,宝钞最低一百文,几家愿意更换成银子?能换多少银子?换了之后,银子不能用,百姓可愿意?难道他们愿意去喝西北风吗?”

    方醒无比庆幸大明的百姓此时还不富裕,若是家家小康,兑换银子的政策就是自寻死路。

    “百姓早就习惯了宝钞,瀛洲大批白银进入大明,交趾的铜源源不断,朝鲜的铜矿正在开掘中,大明,不缺硬通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