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11章 咱们来炒作一把房地产吧
    北平城(再解释一次吧,从永乐朝开始叫做北jg,但那是违禁词,所以爵士就不改了。)。

    北平城中的老百姓对于皇家的八卦还是很感兴趣的,随着锦衣卫式微,东厂刚立,监控力度下降的机会,各家的谈资中多了不少这方面的内容。

    “明皇愚蠢!”

    常悦楼的歌舞没了,乌云也失去了一个找乐子的地方,呆在驿馆中的时间也长了不少。

    细长而白嫩的手指头一看就不是干活的人,声音中带着的轻蔑说明此人地位不低,最起码是经常颐指气使。

    略微有些大的嘴巴张开,一小块点心被白嫩的手指头送进嘴里,舌头最后还伸出来舔了一下嘴唇上的残渣。

    边上的两个男子都在堆笑,其中一个男子笑道:“乌云说的再没错了。”

    “粗鄙!”

    乌云最近在北平城见识了不少读书人,那种风度翩翩的男儿模样让她心中有些波动,于是乎手下这帮子身上散发出膻味的家伙就成了野人。

    两男子只有嘿嘿的干笑着,乌云咽下点心,拍拍手上的残渣道:“草原上的王若是在临死前不能安排好自己的继承人,草原就会烽烟四起,自相残杀,所以明皇莫名其妙的亲近那个赵王,我看就是昏庸!”

    那男子再次说道:“可明皇据说还能驱马奔驰啊!”

    乌云吧嗒着嘴道:“那有何用?草原上的君王比他更厉害,可老了老了,这人就变得昏庸了,整日疑神疑鬼的,总是觉得前面做的事不对。”

    “那咱们能做什么?阿鲁台还在虎视眈眈呢!咱们也不能进攻大明啊!”

    有着阿鲁台的牵制,脱欢就算是统一了瓦剌三部,也不敢进攻大明。

    乌云烦躁的起身道:“咱们去找那位赵王试试。”

    自从苏德被误杀后,乌云就有些急躁,觉得明人现在不同于往日了。

    “以往这等事明皇一言而决,不管是粮食还是茶叶都有,可现在……气死了!走吧!”

    ……

    开春之后,城外的大市场就开始动工了,明眼人看到那和城里类似的排水设施,马上就明白了过来。

    “以后这里会变成一个不逊色于城内的地方吧。”

    解缙难得出来一次,和方醒站在边上,看着那些民夫在挖沟。

    明朝的排水设施设计很巧妙,据说一直用到了新千年后也没有退役。

    整个城外都是人,方醒大概估算了一下,少说两千人。

    “是的,其实我更希望城内是政治中心,而城外变成一个商业中心,这样的北平才是大明的京城!”

    方醒看看四周留存的树木,满意的道:“这些树木和空地不要乱占,不然一场雨下来,这道路就没法走人了。”

    城市化,水泥化带来的是大城市,可同时也带来了‘水灾’。原先可以蓄水和排水的小河流、小湖泊,以及树林、草地等地方都消失了。水流无处可去,最后只得横冲直撞,上演一出‘城市水灾’。

    具体施工方醒不敢乱指手画脚,可一些小建议却是可以提的。

    解缙笑道:“是了,若是放眼望去看不到绿色,老夫也不乐意住在那种地方。”

    方醒指指远处一群在观望这边的人说道:“建成之后,会有不少人观望,在没有人出手之前,这里很难租出去。所以我叫了徐庆带着人来,自家也准备下手,一是能便宜不少,二是带个头,否则失败了,夏元吉能把我活吞了!”

    解缙突然低笑道:“这人说不得,夏元吉来了。”

    在安排好了方政所部的后勤安排后,夏元吉又满状态复活了,看着精神奕奕。

    “解先生和德华好兴致,可是想多租些吗?”

    解缙摇摇头,他对生意没兴趣,只是希望解祯亮能平安罢了。

    方醒笑道:“夏大人,方某倒是想多租些,就怕你不愿意啊!”

    夏元吉脱口而出道:“租你的,本官如何不愿意?你只管租!”

    “果真?”

    方醒似笑非笑的问道。

    熟知他秉性的夏元吉狐疑的退后一步,然后说道:“你莫不是在打什么主意?德华,这可是朝中大事,有何主意就说出来。不过鬼主意就罢了,本官还不想被你气死!”

    解缙笑了笑,他比夏元吉更了解方醒。

    方醒遗憾的道:“我还真是有些鬼主意,就是炒!”

    “炒?炒什么?炒菜?”

    夏元吉气急道:“本官手头上多少事,德华啊德华,不可玩笑!”

    “我没开玩笑!”

    方醒正色道:“夏大人,目前就可以炒了,咱们炒概念,比如说……去请几位那个啥高僧来,咱们勘探一番嘛,然后这里肯定就是风水宝地了,进来就发财啊!你说有人会动心否?”

    “风水宝地?啧!这不是骗人吗?”

    作为户部老大,夏元吉下不这个脸。

    方醒笑了笑:“那要不咱们就说这里将会是北方最大的集市,各种商业行为在这里将得到官府的保护,任谁也不能欺凌!这个够不够?”

    目前的豪商必须要找靠山,或者本身就是权贵家的产业,否则做不长久,迟早会被吞掉,连毛都不剩。

    “这个可以考虑,不过估摸着吸引不了多少人啊!”

    夏元吉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官府许愿,这个应该有点作用。

    这时城门那边缓缓出来几骑,方醒看了一眼,最后说道:“夏大人,我这里最后给你出个主意吧,听不听在你。”

    在听了方醒前面的两个主意之后,夏元吉不由的重视起来,洗耳恭听。

    方醒说道:“你去找几个勋戚造势,让他们的管家出面,先来这里看看场地,然后又急匆匆的进城去户部找你,最后……”

    方醒看到了那几骑的模样,为首的正是乌云。此刻这个女人满脸的怒气,若不是这里是大明,估摸着手中的马鞭就要冲着那些民夫抽打出去了。

    “最后你们演一出戏,他们马上就要租,而且全都要,气焰嚣张啊!而你呢,肯定是刚正不阿,当场呵斥他们的霸道行径,最后把他们赶出去……剩下的不用我说了吧。”

    “轰隆!”

    春雷蓦地响起,细雨纷纷而下。

    在雨中,夏元吉悚然而惊:“德华,你这是设套啊!这可不是正人君子所为!”

    那边的乌云看到了方醒,然后策转马头,缓缓过来。

    细雨细如烟,笼罩了那张愤怒的脸。

    方醒突然笑道:“夏大人,为官者要想着这件事对谁的好处大,再说这是骗人吗?难道你对这个大市场没有信心?到时候他们赚了钱,难道还会后悔吗?”

    夏元吉只觉得头晕,他捂着额头道:“下雨了,本官先回城里慢慢的想想。”

    方醒侧脸,看着近前的乌云道:“你有何事?”

    乌云抹去脸上的湿润水汽,眼神凌厉的道:“你们的赵王调戏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