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10章 皇帝太子
    感谢书友:“法克球”的万赏!

    ……

    常悦楼的事情没有瞒过朱棣,他甚至都知道方醒和徐景昌之间的对话内容

    王贵妃的身体奇迹般的好了不少,脸上也多了些红润。

    “陛下,春日里没什么好吃的,这是臣妾做的干贝汤,御医说是能补补身子。”

    人到中年,王贵妃反而更加的从容,看不到对朱棣的畏惧,有的只是随意和温情。

    朱棣放下奏章,活动了一下脖颈,接过小碗闻了一下,然后几口喝了。

    帝王无情,帝王孤独,皆因他站在最高点,无人并肩,无人敢信。

    “徐景昌和方醒闹了一场,倒是让朕看了出好戏。”

    蒙元时期的戏曲发达,对后世的影响颇大。

    王贵妃接过空碗递给了太监,然后说道:“兴和伯年轻气盛,兴许是胡闹吧。”

    朱棣活动着手腕道:“不是胡闹,方醒有正气,见不得男盗女娼之事,而徐景昌苟且,见利忘义。”

    这个评价如果让方醒听到,他大概会高喊‘陛下,您果然是俺的知己啊!’

    而若是被徐景昌听到,他会马上背着几根荆条进宫请罪,至少半年内都老老实实地窝在家里生孩子。

    王贵妃现在的慈悲心越发的浓厚了,她叹息道:“那些女子也是可怜人,陛下,臣妾不敢干预朝政,只是想着……以后能不能取消一些贱籍,也是陛下的慈悲。”

    朱棣的目光转动:“方醒是借势而为,在交趾时徐景昌与他的关系不错,等回京后就渐渐的淡了,今日这么一闹,两人算是彻底撕破了脸,你说他是为何?”

    朱棣没有回答刚才的请求,王贵妃心中轻叹,“大概是道不同吧。”

    “这也是一个原因,不过朕看方醒这是在给朕提个醒,哪怕是国公,可一旦见利忘义,那和商贾没什么区别,都是需要压制的一群人。”

    见利忘义……

    王贵妃想起朱棣以前赏赐勋戚们宝钞的时候,那些人的反应,不禁微微摇头。

    这就是大明的勋戚啊!

    渐渐的由功臣向着世家转变,可偏偏没学会以前世家的进取心,一心只想着捞钱,捞好处,抢好位子……

    ……

    随军的军眷们就住在军营的外面,和金陵一样,清一色的水泥建筑。

    小五等人来到了这里,小刀找来钱氏。

    “村里不是人手不够吗,这些都是老爷安排过来的,你们看着安排一下。”

    钱氏笑眯眯的看着这些女人,数了数说道:“住处是有的,只是到了这里就得听从安排,千万别耍娇小姐的脾气,不然打架了咱可不管!”

    武人的妻子,行事当然会偏向直爽。钱氏的眼睛毒辣,看到这些女人走动站姿都有些柔弱之态,就先敲打了一下。

    “如今村里正赶工做面纱,你等先休息一日,从明早开始,就跟着她们学。千万别想着偷懒,偷懒的人没饭吃!”

    小刀看到钱氏能镇住这帮子女人,就回去和方醒禀告结果。

    “老爷,有两人在出籍后,说是要回家团聚,小的就让她们走了。”

    方醒丝毫没有觉得奇怪:“走了就走了,各人的选择不同,结果也不同,由得她去。”

    ……

    朱高炽很忙,最近他老子的风湿病犯了,当儿子的自然要有孝心,于是就多承接了些政事。

    好容易把事情处理完,回到自己的地方,朱高炽就叫人赶紧送上美食,准备大快朵颐一顿。

    点心是朱高炽的最爱,特别是甜的,那真是百吃不厌。

    朱高炽算是一个相对宽厚的太子,可在他享用美食的时候最好别打扰,不然他会让你知道什么是太子,什么是生杀予夺。

    有几人可以不受这个潜规则的约束,太子妃就是其中之一。

    看到朱高炽又在吃,太子妃眉头微微一蹙,进来道:“殿下,兴和伯和定国公闹翻了。”

    朱高炽把点心咽下,有些梗,就喝了口茶水,然后慢条斯理的道:“为何?”

    徐家是朱高炽的母家,按理天然就是他的支持者,所以怎么重视都不为过。

    太子妃移步过来,在他的身边坐下,娓娓道来:“常悦楼原先是利用了臣妾家中的父兄,后来被兴和伯发现了不法,那掌柜的就惶恐了。”

    剩下的话不用再说,朱高炽绝对能脑补出来。

    “可是定国公拿下了常悦楼,然后方醒不忿?”

    大体没错,但细节不明。

    太子妃笑道:“兴和伯为的是那些被强令陪侍客人的女子出头,而定国公接手后却置之不理,然后兴和伯就生气了。”

    朱高炽艰难的揉揉自己的膝盖,突然面无表情的问道:“那个掌柜的冒犯了你家,你想让本宫如何?”

    太子妃愕然道:“臣妾可不敢……”

    “你敢的!”

    高亢的声音突然响起,梁中的面色一变,就用手指指大门处,那些太监宫女们赶紧鱼贯出去。

    “臣妾错了。”

    太子妃跪地认错,可那双手却紧紧的握住,指甲差点戳破了手心。

    朱高炽坐在上面冷冷的道:“此事你本该在发生时就告诉本宫,可你呢?等到事情闹大了才来说话,这是想让本宫和徐家也闹翻吗?难道你嫌本宫背后的助力太多了吗?”

    “臣妾不敢。”

    太子妃的声音变得平和起来,仿佛是庙里的菩萨。

    梁中垂首站在边上,他知道朱高炽最近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这些压力一是来自于文官,他们对朱瞻基和方醒的密切关系得不到转变而不满。而朱高炽一贯的仁厚表现让他们也敢用各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不满和愤怒。

    二是来自于朱棣,最近朱棣的风湿病犯了,莫名其妙的,赵王朱高燧经常被招进宫中,父子俩亲热的让人感觉是祖孙。

    朱棣的身体在渐渐老化,这一点谁都遮掩不住。

    而越到这个时候,关于皇位,关于未来的权力分配就更惹人瞩目,暗地里的潮涌在无声无息中开始了。

    朱高炽的面色稍缓,低声道:“罢了,本宫今日火气大,你且起来。”

    “谢殿下。”

    “母亲!你在哪?”

    太子妃本来是慢腾腾的起身,听到这个声音后身形陡然矫健起来,腾地一下的就完成了起身、转身、脸上露出笑容的全套动作。

    而朱高炽的动作也不慢,用他那肥硕而有足疾的身体完成了前俯、藏点心碟子、然后又恢复了弥勒佛般微笑的程序。

    婉婉小跑着近前,脸蛋红红的,眼珠子咕噜噜的转动着,然后鼻子抽抽,就嚷道:“父亲您又偷吃啦!不听御医的话,会生病的!”

    朱高炽笑眯眯的道:“不是为父吃的,是……”

    太子妃就像是往日般温婉的笑道:“是母亲吃的,婉婉可想吃一点吗?”

    婉婉犹豫了一下,然后摸摸自己的肚子,艰难的道:“婉婉不吃呢,不然会长成一个小肥妞。”

    “哈哈哈哈!”

    宫殿内又响起了欢快的笑声,男女声混杂在一起,显得是这般的和谐。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