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08章 马踏常悦楼
    常悦楼的特色不只是美食,更多的是享受,享受那种尊荣和奢华。

    所以在这里就餐的人大多非富即贵,大家正在欣赏着大堂中间的歌舞,耳边丝竹悠扬,不禁让人陶醉。

    这就是和平景象,可这个景象却被马蹄声打断了,就如同北宋一般的被马蹄声打断了。

    楼上楼下一起怒目而视,那些舞女也愕然停止舞步,回头看着端坐在马背上,面色红润的方醒。

    “伯爷……”

    小五很累,作为舞女,她每天至少得舞动两三个时辰,这是个男人都会感到支撑不住的活动量。

    可在看到方醒后,她疲惫的身体里仿佛涌进了新的力量,不禁盈盈拜倒:“见过伯爷。”

    “兴和伯?”

    这里认识方醒的人不少,所以顿时就响起了一阵惊呼。

    这位看着来者不善啊!

    “如今这里可是定国公的产业,兴和伯这是要同徐家较劲吗?还是说他想给定国公一个没脸!”

    “真要和徐家对上了,他没那么大的胆子吧?”

    “徐家可是外戚,又是一门两国公,大明的头一份啊!谁敢去摸老虎屁股?”

    “这是马踏常悦楼啊!兴和伯好胆量!”

    “……”

    方醒目光扫过大堂,对着小五点点头,然后冲着上面喊道:“掌柜是谁?出来!”

    陈大华一直在楼上冷眼看着这一切,直到方醒出声,这才施施然的下楼。

    “见过兴和伯,敢问所为何事,居然引得伯爷马踏常悦楼!”

    陈大华有了徐景昌撑腰,此时的态度不卑不亢,极为出色。

    方醒目光在二楼扫过,手中的马鞭突然挥出。

    “啪!”

    整个常悦楼鸦雀无声,陈大华捂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方醒手中的马鞭,然后才被剧烈的疼痛引发了惨叫。

    “啊……”

    “太吵了!”

    方醒淡淡的道,然后目光扫过,佯醉道:“这里可是教坊司?”

    没人捧哏,方醒继续说道:“既然不是教坊司,那为何会有女人?为何敢拿女人去取悦贵人?”

    “贵人?”

    “尼玛的方醒,这是在逼咱们走啊!”

    “赶紧走!若是被陛下知道了,咱们谁都跑不了,多半要被禁足在家中读书,脸面都没了!”

    “特么的!在定国公没摆平这件事之前,咱们都不用来了!”

    “……”

    大明不许私娼,教坊司才是正规的那个啥青楼。

    没经过允许就开这种类似于半掩门的勾当,若是告上去,就是现成的罪名。

    而且贵人,我靠!大明禁止官员嫖那个妓,不过民不举官不究。被朱棣知道了,当然是要出手惩治一番。

    方醒一人一马堵在大堂前方,人潮汹涌,在这里分成两处,惶然而逃。

    陈大华被人潮推攘着,渐渐的退到了大堂的中间,也就是舞女们的地盘。

    小五泪眼朦胧的跪在地上,泣声道:“伯爷大恩啊!”

    其他的女子也跪在地上,看着陈大华的眼神满是恨意。

    就是这个人把她们买来,然后请人调教她们取悦男人的方法,再然后……

    陈大华捂着脸,拼命的向边上的伙计使眼色,有个机灵的伙计点点头,就跟着人群混了出去。

    方醒看到了,只是笑笑,然后对着小五再次点点头就策马出去。

    陈大华很想阻拦,可他早些时候闻到了酒气。醉醺醺的方醒他不敢拦,也不用拦。

    “等定国公知道了此事,方醒,你就等着付出代价吧!”

    回过头,陈大华被那些仇恨的目光吓了一跳,他喝道:“看什么看!别以为他是你们的救星,且等着国公爷发怒之后,老子自然会让你们生不如死!”

    小五起身,冷冷的看着陈大华道:“伯爷义薄云天,他老人家既然伸手了,你最好自求多福。就算是不成,咱们也不想活了,大不了一起去也罢!”

    ……

    方醒一到家,铃铛迎上来闻到了酒味,就呜咽一声躲到了土豆的脚边。

    “爹!”

    土豆正在拆解连环,看到方醒就一声欢呼,把连环丢下,冲了过来。

    “儿子!”

    方醒弯腰抱起土豆,使劲的亲着他的脸蛋。

    “臭!爹喝酒了!臭!”

    土豆一脸嫌弃的推攘着方醒的头,然后嚷道:“娘!娘!”

    张淑慧赶紧过来道:“夫君怎地中午喝酒了?”

    中午喝酒难受,方醒把土豆放下去,笑道:“把马苏的事办了一下,金忠老大人请喝酒,不喝不行啊!”

    张淑慧赶紧叫人去准备醒酒汤,然后亲自去搓毛巾给方醒捂头。

    小白抱着平安在边上嘟嘴,方醒过去摸摸平安的脸蛋,满嘴的酒气没敢亲。

    “少爷,平安开始学说话了呢!”

    平安配合的张开小嘴,打了个哈欠,萌的方醒一脸血。

    “你辛苦了。”

    小白以前贪玩,可在有了平安之后,方醒还没看到她单独出去后。

    当娘果然是最快的成长途径啊!

    方醒不禁感慨着,然后就感觉大腿被小白挠了几下。

    “少爷……”

    这声音拖着些许妩媚,方醒嫌弃的道:“别学那些女人,好好的!”

    小白肯定是看到前院有些女人的妇人神态,觉得好,然后就跟着学了学。

    可她的气质就在这了,说调皮捣蛋方醒还觉得靠谱些,妩媚?

    方醒打个寒颤,警告道:“做自己,别学外人。”

    小白刚想学幽怨,可想到方醒的话,就直接说道:“少爷,夫人这几日正好那个了。”

    “哪个?”

    方醒一脸懵逼,然后脸抽抽的摸摸她的脸蛋道:“你们自己商量。”

    三妻四妾的生活很艰难,方醒从来都是这般认为的。可一妻一妾居然都会弄些争宠的小把戏,他表示自己很难理解那些女人成群的男人是如何安排时间的。

    张淑慧拿着毛巾进来,连劝带逼的把方醒弄到了卧室里躺着,然后又服侍着他喝了醒酒汤。

    “夫君睡会儿吧。”

    “好。”

    方醒笑了笑。

    “夫人,外面有人求见老爷。”

    “谁啊?”

    张淑慧不大乐意,可却不会干涉方醒的正事。

    到了前厅,方醒看到了王贺。

    王贺最近的日子有些无聊,只是隔段时间去给那些教导官授课,居然都有双下巴了。

    “兴和伯,陛下刚下的令,聚宝山卫出一个百户所,马上去追方政的大军,跟着去缅甸。”

    “就聚宝山卫?”

    “还有朱雀卫也出了一个百户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