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07章 行贿,出仕
    “舍不得了?”

    朱瞻基觉得方醒就像是一只护崽的老母鸡,看到小鸡长大了要出去自己觅食,于是有些难舍。

    “没有的事。”

    方醒嘴硬的道:“雏鹰长大了,父母会把它赶出鹰巢,不出去都不行。”

    朱瞻基代表朱棣去送行,完事顺路来了方家庄。

    看到方醒把地图收起来,朱瞻基就笑了:“李二毛再回来时,至少官升三级,德华兄,马苏呢?”

    是啊!马苏呢?

    这个方醒最看重的弟子,他该如何?

    方醒说道:“马苏以后要接我的衣钵,所以不能走下面小吏的路子,我准备过段时间去户部看看,兵部也行。”

    马苏如果去了下面,风险太大。

    别的弟子失败了不打紧,可要是马苏在下面被人坑了,对书院的打击太大。

    而且这种可能性极高,因为有的是人愿意冒险出手对付马苏,给方醒和书院一记重击。

    以方醒的大胆,依然不敢拿马苏去冒险。

    同时书院也离不开马苏,至少在北平这批学生学成之前还不能离开。

    朱瞻基故作不在意的道:“那要不让马苏去我的府上吧,给个九品,然后慢慢的干。”

    去朱瞻基的太孙府,马苏的仕途会很平稳,一路有人扶持。

    方醒摇摇头道:“暂时不妥,我既然说了小吏开端,去了你那里,即便是没品级,外人看来也是在钻空子。还是先去兵部吧。”

    说做就做,方醒马上就带着马苏,拎着一条腌制的猪后腿去兵部走后门。

    到了兵部,来往人等看到方醒带着马苏,拎着猪后腿的形象,不禁脑海里想起了那些小地主送礼的场景。

    “光天化日之下行贿!”

    金忠很热情的接待了方醒师徒,在看到猪后腿后,先是板着脸说了一通,就在马苏以为他不会收时……

    “这东西下酒不错,算是你今日搭伙的下酒菜吧。”

    中午能饮酒?

    马苏觉得不大对,因为方醒历来都不喜欢中午饮酒,说是能让人一下午都昏昏欲睡,打不起精神来。

    可方醒却笑道:“那正好,金大人这边肯定有好酒,咱们中午就喝一杯。”

    金忠看了马苏一眼,眯着的眼睛猛地睁开道:“马苏是你最得意的弟子,既然来了,你是个什么章法?本官敢保举他上八品。”

    马苏心中一震,对方醒和金忠之间的交情有了底细。

    目前在大明保举人是不艰难,特别是金忠这等深得朱棣信任的高官。

    可为何这些高官不大爱提携后进?就是怕担责任。

    你保举了此人,以后此人要是出了差错,连带保举人都得被牵连。

    所以金忠大包大揽的许下了八品官的职位,可以说是非常的难得。

    “蹇义上次否了本官的人,此次他若是再敢为难,本官一定打上吏部,和他分个胜负!”

    方醒看看马苏,满意的看到了平静,这才说道:“金大人客气了,不过方某不想让他一步登天,兵部,户部,先在这两家历练一番,期间不要有品级。”

    金忠一直在看着马苏,当方醒说出不要品级时,看到马苏的表情依然保持着平静,恍如四十许人的沉稳,就不禁点点头道:“你舍得?”

    如果一直没有品级,马苏就算是白干了。

    方醒笑道:“不沉下心去底层磨砺一番,那才是白干!”

    “好!”

    金忠拍打着桌子叫好道:“这才是真正做事的人,本官就看不惯那些个进士鼻孔朝天,结果进了兵部啥也干不了,还得慢慢的教。此事本官应下了。”

    说着金忠叩击着桌子,最后无奈的道:“本官老了,这记性也不行了,你们坐着,本官这就出去问问出缺的职位。”

    方醒知道他想干什么,不外乎就是想找一个既能锻炼马苏,又算是美差的职位,就说道:“金大人,无需费周折,我看给个文书就不错。”

    金忠老脸一抽,指指方醒道:“你啊你,这是在折腾自己的弟子啊!”

    于是此事就这么定下来了,马苏随即回去,准备明天来兵部就职,而方醒还得要陪金忠喝一顿。

    中午的这顿酒是在外面吃的,就一家小饭馆,点的是火锅。

    火锅目前在北方已经开始流行了,不管是什么人家,天气冷的时候来个火锅,那感觉真是舒坦的很。

    小饭馆的生意不错,方醒和金忠就在里面的一张桌子就餐。

    热气腾腾中,酒过三巡,金忠这才满足的道:“你这是在忌惮儒学?”

    是儒家!

    方醒心中暗道,然后夹了片羊肉。

    “不是忌惮,若是忌惮的话,我肯定不会让他们从小吏做起,不过是想给书院立一个规矩,别让他们觉着出来就能做官,那样的学生功利心太强。”

    金忠面色微红,他喝口酒,皱着眉头道:“功利心谁都有,德华,你这话偏了。若是没了功利心,那就是圣人,可圣人也有功利心。”

    一生已经到了最后时段的金忠说话不再忌讳,也无需忌讳。

    “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从古至今,哪个人没有功利心?连帝王都在劝学,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

    这是宋真宗的话,方醒听着觉得刺耳,就说道:“人的欲/望不同,有的人想实现自己的抱负,有的人只想着能活的更好,但不管是哪一种人,首先就应当把官吏当做一门职业,颜如玉,黄金屋,这是在用高官厚禄诱惑读书人,你们赶紧去读书吧,等做了官,美女财货什么都有,您觉得对吗?”

    若是没有了美女和黄金屋,那些官员会答应吗?

    当然不会,他们会自己去寻找美女和黄金屋。

    “贪腐不能当做理所当然,太祖高皇帝时剥皮实草都没吓住那些贪官,所以再放纵一下,那就是满目黑压压的一片。”

    金忠哈哈笑道:“这话老夫不和你辩驳,不过你的弟子可是落到了老夫的手里,喝酒!”

    这是威胁,赤果果的威胁,方醒只得举杯,大中午苦着脸喝酒,最后喝的醺醺的上马回家。

    “没醉驾吧?”

    方醒头晕的厉害,在马背上摇摇晃晃的。

    等到了常悦楼的外面,方醒眨巴着眼睛看了看,突然策马就冲了进去。

    大堂里依然是歌舞升平,一人一马冲进来,马上就惊破了这盛世景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