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06章 送行,交代
    吃饱喝足,玩耍够了,土豆就嚷嚷着要回家,该给铃铛喂食了

    “送去前面吧。”

    胡善祥有些不舍的吩咐道。

    可土豆却把嘴一抹,兴高采烈的跟着木花去前面找方醒。

    “没良心的小东西!”

    一个嬷嬷笑道,胡善祥也忍不住笑了。

    ……

    爷俩聚首,土豆马上就揉着肚子说吃多了,要吃酸酸甜甜的药。

    “臭小子!”

    什么药?不过是山楂片罢了。

    摸出山楂片塞进土豆的嘴里,爷俩上马,往城里去了。

    ……

    财聚集市在北平的分店才开张没多久,跟在四海集市的后面生意火爆。

    方醒就在门口看了一会儿,然后又去了常悦楼。

    陈大华依然在管理着常悦楼,他在二楼看到了方醒,不禁咬牙切齿的道:“他怎么不去死!”

    方醒对小刀点点头,小刀下马进去,结果被迎客的伙计给拦住了。

    “客官眼生,还请教……”

    “滚!”

    小刀最近挑媳妇挑的心烦意乱的,一把推开伙计,进去之后,就看到了那个小五。

    那伙计正准备喊人,就看到小刀又出来了。

    “老爷,那个小五还在。”

    方醒点点头,随即抬头,对上了那双仇恨的眸子。

    方醒冷笑着看到陈大华迅速变脸,然后带着已经在怀里睡着了的土豆回家。

    兴和伯来过常悦楼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徐景昌的耳中,他正在愁着最近宫中的赏赐好像少了些,闻言就不在意的道:“方德华不喜欢出入那等场所,当然不会进去,咦!那他去那里干嘛?”

    “国公爷,兴和伯的家丁进去看了看那些舞女,然后就走了。”

    啧!

    徐景昌不耐烦的道:“那些女人不是都留下了吗?也没谁卖了她们,他还去看个屁啊看!”

    ……

    李二毛很忙,刚收拾好行装就被方醒叫了过去。

    书房的桌子上摆放着一堆杂物,瓶瓶罐罐的不少。

    “如果你拉了肚子止不住,记住要吃这种药,用量上面有。”

    “这里面的是驱蚊药水,数量不多,你自己用就行了。”

    “这个是压缩干粮,你自己带着,紧要的时候再吃。”

    “还有这个,面纱,聚宝山卫的眷属们正在全力赶制,随后就能运过去……”

    “……”

    方醒絮絮叨叨的,就像是个老太婆。

    等他说完抬头,就看到李二毛跪在地上,眼眶发红。

    没爹的孩子就是惨,从小吃苦长大的。

    而方醒对他亦父亦兄,这种久违的感觉让李二毛差点就泪流满面。

    “起来!”

    方醒皱眉道:“我只是不想让书院第一个出去做事的弟子早死罢了,你且好好的,你母亲书院自会照顾,要不就接到前院来吧,这边热闹些。”

    李二毛起身道:“山长,家母说不干活就不舒坦,书院厨房的事舍不开。”

    方醒笑道:“是了,这就是淳朴,你记住了,淳朴和愚昧是两回事,千万别弄混了!”

    李二毛躬身受教:“弟子明白了,开民智,但也要引导,否则利欲熏心,物欲横流,至此国将不国!”

    “你明白就好,一边开民智,富裕百姓,一边还得要引导民风,这是最大的事,比收纳了朝鲜和倭国还要大的大事!”

    方醒正色道:“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大明会持续强大下去,可强大的根基是什么?”

    “科技!学术!知识的普及率!军队的强大,合理而充沛的钱粮!可关键的却是民风!”

    “民风就是国风,我希望大明的百姓和善而富有责任心,主动性将是他们必不可少的品质,但他们的骨子里应当不惧怕战争,不惧怕欺压,要有站起来,为自己,为大明而战的信念,一代一代的传下去,永不消亡!”

    ……

    凌晨,李二毛要走了,书院的师生们一起相送。

    在书院门口拜别了母亲后,李二毛被簇拥着往城门去,他将在那里和方政会和,一起去军营。

    天色微亮,城门已经打开了,早起进出的人群满脸的风霜。

    书院的教授在叮嘱着李二毛,每个人都知道,这是书院学生出仕的开端,不能出错。

    吕长波最是兴奋,他觉得在李二毛的身上看到了自己未曾实现的目标。

    而解缙却是云淡风轻的交代着怎么和地方官打交道,可李二毛多半没有这个需要,因为他只是个九品散官,地方官不会搭理他。

    方醒和马苏站在边上,那些学生们在外围,羡慕的看着李二毛。

    少年心事当拏云,谁不想飞越关山,去看看异族是什么样,看看大明以外的风土人情。

    时辰差不多了,李二毛走到方醒的身前跪下道:“弟子就此一别,不知何时归来,恳请恩师保重身体,弟子必不坠书院之名。”

    告别,同辈告别多是叮嘱,有的还喝点小酒,叫几个女人唱曲。

    而方醒作为师长,只能是教导。

    “此去千里,山高水长,遇事不可慌张,人一慌,所学的能使出十之三四就算不错了,镇之以静,从容,相信自己,相信自己的所学……”

    方政带着家丁出来了,就在边上驻足。方醒最后交代道:“不可骄纵,半瓶水响叮当。不可傲慢,哪怕是一个伙夫也有值得你去学习的地方,期待等你归来时,能觉得自己所知甚少!”

    “谢恩师教导,弟子必牢记在心,时时警醒。”

    李二毛起身,接过自己的大背包背上。

    方政笑着过来道:“德华这是不放心吗?军中都是一个德性,再说有我看着,谁敢欺负李二毛,放心好了。”

    这是许诺会把李二毛带着自己的身边,方醒拱手道:“方大哥想多了,玉不琢,不成器,我倒是希望他能多见识些苦难和人心。”

    方政低声道:“你对陛下的心思知道的多些,可还有什么要交代的?”

    “方大哥你是悍将,而缅甸那边不但是战阵问题,更多的需要合纵连横,拉拢一批,打压一批,咱大明的将士们少死一个是一个,留下来的都是种子,以后大明用得着。”

    方政眼前一亮,问道:“难道以后还要征伐类似的地方?”

    方醒笑了笑:“榜葛剌和缅甸的海对面,甚至可以从榜葛剌直接过去,那个地方可是很有钱啊!”

    方政上马拱手道:“多谢德华的指点,我这便去了!来日再会!”

    “来日再会!”

    马蹄声敲破晨曦,撕破了雾气,伴着方政一行远去。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