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05章 憧憬,小伯爷驾临太孙府
    朱棣点点头,台州府如今的赋税在整个浙/江首屈一指,其它地方的官员看到后,都羡慕王亮能捡到方醒留下的便宜,纷纷要求开海禁

    不过这个要求没有被批准。

    朱棣的想法很简单,先看看,看看百姓和官员在富裕了之后的变化。

    而王亮无疑在这个过程中表现的非常出色,他不但要抓渔民和商人的事情,同时还经常举办些聚会,邀请那些商人和百姓的代表来参加。

    而聚会的主题很简单,那就是富裕了,怎么不做富不过三代的人家,怎么回馈家乡,怎么回馈大明。

    所以官场上的人大多看好王亮未来的仕途,认为此人以后起码能做到六部之一的主官。

    “你且去吧!朕自会细细思之。”

    朱棣微微摇头,大明隔几年才开一次科举,每次不过是取两百多三百人,若是都从小吏做起,下面的文人肯定要造反了。

    咱可是圣人弟子,居然要从小吏做起?这还是大明吗?这科举还有什么好处?

    没有好处谁还愿意去读书?

    这比科学还要釜底抽薪,所以朱棣认为不可行!

    方醒心中也不失望,他本就没有期待朱棣能意动,那是在动摇大明的根基。

    不过……

    “陛下,能否让聚宝山卫出一个百户所,跟着方大人一起去缅甸,好测试一下火器在潮湿闷热的环境下的使用情况。”

    方醒最后提了个建议,朱棣说要考虑一下。

    ……

    “当书院的学生们在小吏的位子上干的风生水起的时候,儒家如何?”

    方醒在和朱瞻基谈话,题目就是怎么能让儒家把架子放下来。

    朱瞻基唏嘘道:“德华兄,这很难,难到皇爷爷都不敢动手,否则大明就要乱了!”

    “儒家的根基还很厚实,庞然大物也!让人望而生畏,继而绝望。”

    方醒打量着朱瞻基的书房,悠悠的道:“很难啊!瞻基,若是我现在有四十岁,那肯定不会是这种应对之法,儒家的根基深厚,那咱们就从它的根开始挖。”

    “怎么挖?”

    朱瞻基对此表示没戏,他只希望科学子弟能分担些儒家的炮火就足够了,至于让儒家走下神坛,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方醒笑道:“大明的小吏不需要功名,嘿嘿!”

    朱瞻基的目光一转,兴奋的道:“是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想想,当大量的科学子弟通过自学,然后通过能力和关系当上小吏后,大明会发生什么化学变化?

    朱瞻基憧憬的道:“到了那时,大明就多了无数的监察御史,那些豪强再也不能一手遮天了!”

    方醒笑了笑,心说哥想的可不是这个!

    当小吏的能力强大,超过了上官之后,各种奇葩的事情就会发生。

    要么升官,要么就会被压制。

    可功绩就在那里,每年都会检查,那热闹可就大了。

    当然,御史也会为了儒家和利益选择掩盖这些现象,可……纸包不住火啊!

    无数的历史往事证明了一件事:越是想要掩盖的,最终都会适得其反。

    “德华兄,土豆可挂念这边?”

    朱瞻基有些想念有孩子的日子了,土豆不过是来过一次,可后院的那些女人们都两眼放光,恨不能马上抢回自己的屋子去。

    “啊?”

    方醒一愣,违心的道:“想了,那小子特别喜欢太孙妃。”

    朱瞻基果然喜上眉梢,马上要方醒把土豆接来。

    方醒纠结的让小刀回家去接土豆,就担心张淑慧不放行。

    ……

    土豆还是来了,在太孙府的门口一现身,守门的笑的牙都没了:“小伯爷可是稀客,快请进,太孙妃可是惦记着呢!”

    小伯爷严肃的点点头,然后在门口等待的嬷嬷就上去牵着他,把木花撇在了一边。

    土豆回身道:“你,也来!”

    木花顿时就喜翻了,马上跟上去。

    嬷嬷看了她一眼道:“听说兴和伯家中有一瀛洲女子,可是你?”

    木花垂眸道:“正是奴婢。”

    嬷嬷还想再问,可土豆却不乐意了,他甩着手,嬷嬷担心伤到他,就松开了,然后他嚷道:“进去!进去!”

    得!这位小伯爷就是个脾气大的。

    一路到了后院,胡善祥已经在翘首以盼了。看到土豆,笑的眉眼弯弯的招手道:“土豆快来。”

    除去太监之外,土豆就是此刻内院的唯一‘男人’。他皱着眉头道:“不吃糖糕,娘说烂牙。”

    胡善祥赶紧答应道:“不吃不吃,咱们玩。”

    从上次之后,胡善祥就搜罗了不少孩子玩的东西,就等着土豆的到来。

    这下好了,几个宫女和胡善祥一起陪土豆玩,规格之高,传出去能让人羡慕的发狂。

    “孙嫔孙嫔!”

    孙氏正在绣花,听到这个声音就皱眉道:“这人怎么又来了?”

    一个女子满脸八卦的进来,看到孙氏在绣花,就说道:“哟!孙嫔这是在给殿下绣花呢?咱们都粗手粗脚的,绣出来也没人要啊!”

    孙氏皱眉不理,继续绣花。

    女子说完酸话后,这才得意的道:“方才你没看见,兴和伯家的土豆进来,太孙妃简直就是疯了,带着那些宫女嬷嬷,就差点列队相迎……现在正陪着玩耍呢!”

    孙氏温婉的点点头,她的棱角在一次次的碰撞中开始有了圆润的倾向。若是在以前,她肯定会是冷脸相对。

    “你说不过是一个伯爷家的孩子,她犯得着这样吗?也不嫌丢人!”

    “不过听说那孩子是个有福气的,出生没多久,就带来了弟弟,哎……”

    这位嫔走了,叹息着走了。

    孙氏的温婉依然在,她绣完了一朵花,满意的看看,然后说道:“送些礼物过去。”

    她的随身宫女讶然道:“可……上次兴和伯没收啊!”

    孙氏淡淡的道:“收不收我不管,可礼数要尽到,去吧!”

    ……

    土豆来了,方醒肯定就走不成了。

    “你去忙你的,我找俞佳说说话。”

    方醒知道朱瞻基每天的功课不少,除去他私下给的‘高级教材’之外,儒学也得抓紧学,那些大臣也会来给他授课,在微言大义中,把儒学和朝政联系上。

    朱瞻基走了之后,俞佳有些忐忑,毕竟方醒不喜欢朱瞻基身边的宦官出头在府中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那个金英就是前车之鉴。

    方醒自在的坐在椅子上,打量着俞佳。

    “富阳侯现在如何了?”

    俞佳一听是这个问题,就松了口气说道:“富阳侯被三十鞭抽的听说都差点死了,家里的女人都被送了出去,满屋子的男人,连公主都不大方便去探望。”

    朱瞻基这边的消息灵通,方醒当然不会只问一件事。

    “定国公把常悦楼拿下了,娘娘没有生气吗?”

    俞佳苦着脸道:“伯爷,此事可不敢说,否则殿下会剥了咱家的皮。”

    方醒懂了,笑道:“好了,你且去吧,本伯在这里看看书。”

    这是太孙的书房啊!你单独呆在这里好吗?

    俞佳纠结的冲着外面的太监点点头,然后才敢出去。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