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04章 为官之道
    方醒说酒精能消毒,艾叶能熏蚊子,还能泡酒喝,于是方政就上了奏章。

    大明此时并不缺乏粮食,而且方醒说土豆也行,可朱棣却舍不得,都给了粮食。

    至于艾叶,这个可以一路调集,不差货!

    只是允许军中喝酒,这一条被人批驳的体无完肤,最后方政只得把方醒给拽上。

    方醒很惆怅,觉得这些人是食古不化。

    “兴和伯,军中怎可饮酒?若是误事了算谁的?”

    吕震最近有些沉默,可对上方醒他从来都不缺乏战斗力!

    连几位军中宿将都对允许饮酒有些不以为然,觉得方醒这是在出幺蛾子。

    方醒说道:“陛下,其实在福/建那边就有喝酒防治瘴气的法子,而且加了些药材之后,能有效的治疗水土不服,这一点臣已经请教了几位德高望重的老医生,若是不信,可以让御医来看看方子。”

    朱棣点点头,方子马上就被送去了太医院。

    “饮酒,但不是醉酒,这一点臣给方大人交代过,还有,大蒜也得多带些去,那玩意儿多吃些,蚊虫不叮。”

    “臭也臭死了!”

    有人嘀咕道,马上就引起了共鸣。

    大家都是官场中人,你要吃几瓣大蒜去衙门,铁定被人嫌弃。如果你去和上官禀告事务的时候……张嘴就是一股子味道,呵呵!

    方醒笑呵呵的道:“大蒜能杀灭细小的虫子,在疫病多发地区是最好的食物。”

    “兴和伯还懂歧黄之术?”

    有人提出异议,结果老金忠出来瞪着他道:“兴和伯当然懂医术,老夫见过!”

    老家伙作保,谁敢不信?!

    “我就爱吃大蒜,每次吃面条都得配上。”

    夏元吉也表明了自己是大蒜粉丝的身份,朱棣下意识的皱皱眉,想必曾经被他熏过。

    缅甸的攻伐在不少人看来毫无用处,拿了那个穷山恶水的地方回来能干啥?

    “陛下,缅甸那地方……无用啊!”有人就问道。

    “大明需要更多的出海口。”

    朱棣一句话就带过去了,让人心惊。

    大明什么时候对出海口那么渴望了?

    而且还是攻伐邻邦,这个……

    可谁敢说?至少现在缅甸是属于土司管理,也就是说,缅甸算是半个大明的地盘,朱棣说要去占领了,彻底拉到大明来,谁敢有异议?

    等御医亲自跑来,说是这个方子早已有之后,啥问题都没有了。

    “都去准备准备吧,及早出发。”

    ……

    出了大殿,夏元吉有些不解的问方醒:“大明在琼州府,还有廉州府的地方不就是海边吗?为何还要劳师远征的去打缅甸?”

    朱棣并未把自己的战略考量告诉群臣,知道的也就是那几个人。

    方醒满口胡柴的道:“那边听说有宝贝,和玉石差不多的宝贝,拿下来之后,大明可就发达了,夏大人,到时候你出门腰杆子可就挺了!”

    夏元吉叹息道:“你就骗本官吧,走了,那方政此刻必然在户部等着本官呢!有的是官司要打。”

    军队开拔,钱粮都要户部运筹,夏元吉有的忙了。

    而方醒也没走成,有太监追来把他抓了回去。

    “陛下。”

    朱棣神色有些疲惫,案几下有个熏炉,看来风湿病又犯了。

    “陛下,那蛇酒您喝了吗?”

    朱棣嗯了一声,皱眉道:“那蛇酒呢?”

    合着你没喝呀!

    大太监说道:“陛下,那蛇酒也跟着搬到了这边,您现在要喝吗?”

    朱棣点点头道:“来一小杯,以后记得提醒朕,每日喝一小杯。”

    大太监惶恐的应了,亲自去要蛇酒。

    “书院的学生你认为如何?可堪大用?”

    朱棣想起了蛇酒心情大好,语气也轻松了些。

    方醒毫不犹豫的说道:“陛下,书院的学生,如果说是从金陵就开始学的,那么出来可以任职九品官,臣以为没有问题。但臣不希望这样。”

    “为何?”

    对书院的规矩,朱棣了解了一些,所以才对方醒要求书院的学生如果要走宦途,必须要从小吏开始干起的规矩感到有些不解。

    儒生中举,出来的地位很牛笔,一甲就不用说了。目前因为大明新增加的地盘不少,所以考出来的进士不愁没官做。

    最低七八品啊!

    朱棣饶有兴趣的问道。

    “呃……”

    方醒想了想:“陛下,臣以为不管是儒学还是科学,刚出来的学生都是一群愣头青,并不足以独当一面。而且……”

    “而且什么?”

    朱棣对这个话题很有兴趣,就让人给方醒泡了杯茶。

    在朱棣这里有茶喝,可是极高的待遇。方醒接过茶,沉吟道:“陛下,书院的学生虽然学了许多东西,实践也有,可臣以为,若是想为官,首先得要从小吏做起。”

    “不做小吏,没有这个磨砺的过程,就像是进士,不为一甲就是庶吉士,剩下的分到各部观政。最后出来的,不少都留在京城任职,有的直接出京就当上了县令。”

    “陛下。”

    方醒诚恳的道:“这些人懂什么?能干些什么?庶吉士和观政是好,太祖高皇帝这一点高瞻远瞩,看透了那些进士徒有其表的本质。可观政之后真能干好一个县令?真能在各部干好?”

    考中进士,差不多一辈子的铁饭碗就稳妥了,剩下的就得看你的能力和背景,缺一不可。

    这里的能力不但指个人的工作能力,还有你长袖善舞的能力!

    所以后面就催生了无数的‘党’:乡党、同年党、同科党、师生党……

    “县令者,管辖一县之地,一县之民生……”

    大太监端着一个小酒杯进来了,朱棣微微摇头,他就走到边上,没有打扰方醒的思路。

    “你连下面的小吏是怎么行事的都不知道,你连下面的百姓在想什么都不知道,你连怎么振兴本县都不知道……这等人如何施政?”

    方醒目光炯炯的道:“陛下,臣不怕得罪那些文人,不从小吏做起,这官就做不稳当!这官就做的让人着急!”

    朱棣喜欢臣子对自己坦诚,所以方醒这番能在外面掀起波澜的话,却让朱棣兴致勃勃。

    “怎么着急?”

    大太监嘴角抽搐,觉得朱棣这是在引诱方醒大胆的说出心里话。

    方醒当然敢说话:“陛下,县令的首要职责是什么?臣以为是厘淸治安,寻找能让本县百姓多挣钱的办法,能让本县的赋税提升的办法。”

    这话最后又转到了商业上来,朱棣眯眼道:“你倒是胆大包天,百姓挣钱?田地里刨食就那点东西,百姓怎么挣钱?”

    方醒说道:“陛下,不管是田地增收还是当地的特产,只要官员留心、用心,就不难找到办法!”

    “商人的本质就是逐利,只要有了好东西,就不愁卖不出去,比如说台州府的罐头,商人闻利而去,如今那边的作坊都成片了,陛下,台州府现在的赋税可不得了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