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02章 远征的艰难
    感谢书友:‘马尔泰诺’、‘淼淼孩子’的万赏!

    “缅甸土司不服王化,屡次生事,朕欲令人前去攻伐,谁能担之?”

    朱棣的酒宴从来都不会单纯,这位帝王雄心勃勃,一心想把大明的周边对手打掉,让子孙后代沐浴在和平之中。

    可……缅甸那个地方地形复杂,森林密布,传言有瘴气,这个……

    方醒的目光一转,发现那些武勋大多面露难色,心中就有些冰冷。

    果然啊!随着时间流逝,武勋们在慢慢的蜕化了,惧怕困难,不愿冒险。

    张辅倒是有些想出班,可朱棣的目光在他的身上一扫而过,并未停留,显然是不希望他自荐。

    方政看到了这一幕,走出来跪下道:“陛下,臣愿意去缅甸。”

    “陛下,臣愿意去缅甸。”

    顿时那些武勋们都纷纷出来高喊着,一时间蔚为壮观。

    可朱棣的面色却冷若冰霜,冷哼道:“诸卿倒是勤勉!”

    方政不出来,这些武勋就在装傻,这就是活脱脱的官场现形记啊!

    朱棣盯着徐景昌道:“定国公可愿去?”

    徐景昌顿时脊背汗湿,他呐呐的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不敢拒绝:“陛下,臣愿去。”

    “可朕却不想折损大军!”

    朱棣拂袖,然后说道:“方政……朕记得你在交趾不错,北征也很好,回头拟旨,方政迁右都督,领军前往云/南!”

    方政赶紧应道:“臣谢陛下厚恩,必将死而后己,不破缅甸终不回!”

    朱棣举起酒杯道:“诸卿满饮此杯,为大明贺。”

    “为大明贺,为陛下贺!”

    ……

    酒宴结束,方醒出去意外的看到了一个小太监,而他的手中拿着个食盒。

    “丢人啊德华!”

    金忠艳羡的道,话里有些酸溜溜的。

    在宫中能有这般待遇的也只有方醒了,其他人也不好意思要。

    “不丢人啊!”

    方醒接过食盒,谢了小太监,然后说道:“陛下家大业大的,我时常蹭些饭菜回家,这也是君臣之间的接济嘛!”

    金忠老脸抽搐道:“你的脸皮已经赶上老夫了!”

    “兴和伯等等。”

    方醒回身看到是方政,就单手挥挥道:“方大哥算是求仁得仁了,回来之后想必不止右都督。”

    方政先给金忠拱手见礼,然后愁眉苦脸的道:“缅甸那边和云/南相似,而且荒凉有过之而不及,据说那些丛林中瘴气密布,你若是不帮衬一把,我可是要埋骨在那边了!”

    ……

    “他说朕家大业大?”

    方醒的回应马上就被人传到了朱棣那里,他瞪着眼睛,郁闷了一会儿,“那竖子就是个穷凶极恶的,下次莫要再给他了。”

    大太监忍笑答应,可下一次他肯定还得给。

    这就是君臣之间的信任:方醒从不担心那饭菜里会有毒,拿回家照样吃喝!

    朱瞻基倒是想到了另一个群体:“皇爷爷,文官的俸禄太低了些,目前大明不缺金银,可否给文官涨涨俸禄呢?”

    “不能!”

    朱棣的面色转冷:“瞻基,你要记住了,文官,不管你发多少俸禄,他们照样会去贪腐。”

    这一竿子把文官全扫进去了,幸好杨荣等人没在。

    “今日你也看到了,若是北征,那些武勋肯定会争先恐后,为何?不过是觉着有朕在败不了罢了。而缅甸天气炎热,疾病多,弄不好兵败之后,丘福就是前车之鉴!”

    朱瞻基说道:“皇爷爷,孙儿认为还有一个原因。”

    朱棣点点头:“那你说说。”

    “孙儿以为,那些武勋不愿去,是在担心去的时间太长了。”

    ……

    “这一去少说得三五年啊!”

    方政有些唏嘘,坐在书房里开始了诉苦。

    “云/南是沐家的地方,去了那边究竟是听谁的?还有,陛下那边究竟是只想打下缅甸,还是说要一路把榜葛剌弄下来?”

    “榜葛剌肯定是要打下来的。”

    方醒想起了那件事:“上次进献麒麟一事,榜葛剌就已经触怒了陛下,使团全灭。你临行前陛下肯定会有交代。”

    “那谁做主?”

    方政此刻完全是统军大将的本色,问题直指核心。

    指挥不统一的后果大家都知道,那么此次远征缅甸,是以沐家为主,还是以方政为主?

    方醒说道:“我看多半是以你为主。”

    这话有些意味深长,方政点头道:“是了,沐家在云/南本就根深蒂固,若是缅甸再是他们打下来的,以后……”

    “沐晟不会去,大概只会调些将士,所以这次你算是独掌一方攻伐了,未来可喜可贺!”

    方醒拱手恭喜道。

    没有独掌一面经验的武将,很难得到重用!

    “缅甸要注意些什么?”方政追来可不是只想问这些问题的:“我虽然经历过交趾征战,可缅甸那头肯定不同,德华可有教我?”

    这个比较头痛,方醒想了想:“瘴气这个我想你不会陌生,也不会不懂防备。可瘴气不可怕,可怕的两种东西。”

    “哪两种?”

    方政的眼睛一亮,赶紧磨墨拿纸,准备记录。

    “一是蚊虫叮咬,这个很可怕,各种疫病实际上大多是通过蚊虫叮咬传播的。”

    方政苦着脸道:“那边热,总不能让将士们全副穿戴吧?那估计还没被叮咬,人就已经热死了。”

    “热死总比生病死好!”

    方醒没好气的道:“第二就是要注意水源地的检查,不许喝生水,这一条是铁律,必须要煮开一会儿才能喝。最好带些明矾去,用于净水。”

    “还有,我做些防蚊虫的……”

    “德华!”方政放下笔,起身道:“给我个学生吧!”

    “呃……”

    这个要求方醒有些懵,他犹豫道:“北平的新生肯定是不行,从金陵跟着来的小的小,呃……再说这不是有沐家在吗?地头蛇啊!肯定懂这些。”

    方政摇摇头道:“沐家是沐家,可此行若是以我为主,谁知道沐家会不会袖手旁观!德华,方晓说了,书院里三个大的,马苏我不敢想,那个……李嘉和李二毛,这二李你给我一个。当然,若是两个都给,那哥哥我就承你的情了。”

    “我问问吧,这个毕竟和他们无关,要自愿才行。”

    方醒有些舍不得,可却知道那些学生们能有这种经历的好处。

    “走走走!你赶紧去书院问问。”

    方政迫不及待的催促着方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