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01章 (为书友:‘山水任我行’的盟主打赏贺!加更!)

第1001章 (为书友:‘山水任我行’的盟主打赏贺!加更!)

    教主为本书千章贺,笑言此乃给爵士添加灵感之‘烟钱’,无需加更。

    赏太厚,教主期望满满,爵士自然不会懈怠,兄弟姐妹们,咱们走起!

    永乐十七年的春天不错,方醒一家子受邀参加太子妃组织的游园活动,地点就在皇宫。

    这是迁都后举行的第一次聚会,目的就是收拢一下人心。

    “迁都之后,不少官员还是有些怨气的,所以这肯定是王贵妃的意思,只不过她的身体需要静养,就交给了太子妃来做。”

    吴氏今天代表英国公府来参加聚会,在门口和张淑慧聚在一起,走进了花园。

    北平的春天温度依然不高,花园里,花草树木都露出了春色,显得生机勃勃。

    那些贵妇人三五成群在花园里游逛,而作为主人的太子妃就坐在亭子里,和几位年高望重的老太太叙话。

    “见过娘娘。”

    张淑慧和吴氏近前行礼,太子妃笑道:“今日老天爷倒也凑巧,居然来了个晴天,你二人可自在些,英国公和兴和伯就在陛下那里呢!”

    吴氏笑道:“娘娘和几位在这边悠闲,臣妾却是坐不住的,且等五十年后再来和娘娘、几位老太太叙话吧!”

    “哈哈哈哈!”

    吴氏这话讨喜,不但几个老太太都指着她笑骂猢狲,连太子妃都不禁笑的捂嘴,身体微颤。

    张淑慧抿嘴微笑,然后福身,准备离去。

    太子妃喘息着道:“你去看看太孙妃,那是个害羞的,比不了那些厉害的。”

    张淑慧笑道:“太孙妃自然有威仪,臣妾去了不过是陪衬罢了。”

    太子妃又笑了,“你二人且去,再让你们待下去,今年一年的笑都笑完了。”

    ……

    胡善祥有些紧张,面对着几个中年女人的讨好有些不知所措。

    “见过太孙妃。”

    张淑慧的到来让胡善祥松了口气,然后就亲切的让她近前,让那几个女人有些失望。

    这几个女人都是文官的家眷,太子妃的面前她们是靠不拢的,所以就来和胡善祥套近乎。

    张淑慧看到胡善祥的额头上都见汗了,就低声提醒她。

    “这些人可都不是省油的灯,你千万别露怯,一露怯以后就会被人知道你的弱点。”

    ……

    朱棣那里也是热闹非凡,文武官员汇聚一堂,只不过花园被女人占领了,所以大家干脆就喝酒。

    方醒随意的坐在金忠的下首,看着眼前几盘菜上面白生生的油脂,低声说道:“金大人,千万别吃,这玩意儿弄不好要拉肚子的。”

    金忠吃了一块冷冰冰的羊肉道:“这有啥,当年老夫跟着陛下往南边打,别说是油脂,半熟的羊肉都照样吃,第二天早上就拉了干的,一大坨!”

    这下方醒就更没胃口了,坐在金忠上首的蹇义脸一颤,直接就放了筷子,摆明是不想吃了。

    金忠得意的笑了笑:“昨日蹇大人可是卡住了老夫的一个人,哈哈哈哈!”

    老家伙的报复有些惨烈,不但方醒和蹇义中招,左右几个大臣都听到了。

    方醒忍住笑意,然后就挑着那道白切羊肉吃。

    “醋有没有?”

    方醒觉得不蘸醋不好吃,就问了边上伺候的太监。

    这位在宫中吃饭历来都是不拘小节的,太监弯腰去了后面,没多久就带来了一壶醋和一个小碟子。

    方醒从壶嘴处闻闻,赞道:“是陈醋,几位大人可要来一点?”

    蹇义摇摇头,金幼孜也摇摇头,只有夏元吉和金忠要了醋。

    羊肉片蘸醋的味道其实不错,金忠吃了几片,酸爽的道:“德华果然是美食大家!”

    “听说了吗,张答里麻被斩首了,首级正往京城送。”

    金忠显得极为畅快,然后举杯起身,向朱棣贺。

    朱棣笑着干了,和其他大臣不一样,其他人朱棣大多只是抿一口。

    张答里麻是土族人,番僧,以前算是朱棣信任的人,被授予左觉义,结果这厮在西宁大肆敛财,勒索进贡的番僧。

    后来被人举报,这厮就逃了出去,在边境地区继续作乱。

    这次他被干掉,算是朱棣的一次复仇。

    西宁那边的土司很多,不少自称什么西夏皇族的后裔,时常作乱。

    方醒想到了一件事,就问道:“西宁那边的色目人如何?作乱的可有他们?”

    金忠抚须,答非所问的道:“当年蓝玉征伐云南,杀了不少,阉割了不少,郑和就在其中,此后就消停了。”

    方醒低头想起了蓝玉一案,朱元璋肯定是有杀掉那些朱标掌控不住的大臣的意思,可接下来他对军中的大清洗却很有趣。

    “经过当年太祖高皇帝的清理,军中的异族人少了九成以上。”

    金忠意味深长的说道,这个不是什么秘辛,军中的大佬都知道。

    朱元璋的骨子里还是那个固执的放牛娃: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而且有一段时间,大明禁止境内的异族内部互相通婚!!!

    谁说大明不会同化来着?

    看看,你们要想成亲,那就去找汉人吧!几代人之后,血脉就混合了。

    方醒侧身道:“那边的色目人不少,得打散才好,最好不要聚居。”

    没有谁比方醒更知道其中的厉害,看到金忠愕然,他低声道:“有机会就打散,但主要是……”

    “诸卿!”

    朱棣起身,方醒赶紧端坐着,不然巡查的御史会当场把他揪出来,弹劾他不敬。

    “朕深知有人喜爱南方,喜爱金陵!”

    好嘛!这位老大一开场就定了调子:原先反对迁都的,以后谁要是还敢哔哔,朕收拾你!

    “北平苦寒,可却能磨砺意志。边塞的军士更冷,可几十年来,依然一批批的去了边墙,此刻正守卫着大明的安宁!”

    朱棣慢慢走下来,目光一转,指着金忠说道:“金忠老迈,可也一路跟着朕走到了今日,可为诸卿典范!”

    噗通一声,金忠马上就跪了,老眼含泪的道:“陛下不嫌弃臣是个……卑下,臣甘愿肝脑涂地,以报陛下的知遇之恩!”

    不嫌弃什么?

    神棍?

    朱棣显然很受用,赶紧让金忠起来,然后又转身回去。

    “敲打好了。”

    金忠的眼泪神奇的消失了,然后给方醒介绍着朱棣的习惯。

    “陛下要敲打群臣,总得弄个人出来夸赞几句,不过千万别得意,过后最好就忘掉。”

    金忠面不改色的夹了片羊肉,蘸醋吃了,然后举杯和方醒来了一口。

    领导对你的夸赞最好是左耳进右耳出,如果你以为这就是你的资本的话,那现实会分分钟教你做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