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00章 胆大的徐景昌
    1000章,撒花!爵士祝书友们的日子芝麻开花节节高,也祝本书的成绩在大家的支持下越来越好!

    感谢书友:aeonsea的万赏!

    感谢那边的书友:胭脂晕染了誰的流年的万赏,或许应该是萌的开花啦,感谢理解和支持!

    “大明的危险主要是在北方,未来将会是在东南,而战场就是大海!”

    学生们都听得全神贯注,这等战略课方醒很少开,大多是根据进程简单的介绍一下。

    “北方苦寒,撒马尔罕那里就很重要了,只要拿下那里,大明就有了一个左右皆可攻守的宝地。”

    所谓的撒马尔罕,指的是帖木儿帝国的地盘,以后所谓的中亚就在那里。

    而帝国坟场也在那里,拿下那里,就控制住了十字路口,攻守方便。

    “至于攻守如何,那还得看大明到时候的对外方略,不过我本人更倾向于用步步蚕食,把大明的疆土扩张到海对面去,慢慢的从四处收拢,同时伴随着经济入侵……”

    压迫式的攻势,甚至不用刀枪,就能让敌人窒息,最后要么爆发火并,要么自然消亡。

    方醒看看学生们:“国与国之间的争斗无所不用其极,大家可以想想,比如说咱们目前看似和阿鲁台是敌人,可为何不去攻伐?还有大明在瓦剌和鞑靼之间来回攻伐,这里面的道理是什么?有何瑕疵?大家都可以去想一想,作为作业,明日交上来。”

    下课了,方醒一边回答着学生们的问题,一边出去。

    到了大门处,外面突兀的跪着一个人,袁达正警惕的盯着他。

    “山长,这人说是什么常悦楼的掌柜,来寻您有一桩好事。”

    陈大华闻声抬头,看到方醒后不禁狂喜道:“伯爷,小的愿意把常悦楼送与伯爷,只求能当个管事。”

    方醒一怔,失笑道:“太子妃娘娘那边的动作可真快,这才多久,先前那个趾高气昂的陈掌柜居然就跪了!此事本伯无能为力。”

    陈大华一听这话不对,就哀求道:“伯爷,小的当时鬼迷心窍,伯爷佛心,神通广大。小的愿意以身家相谢!”

    方醒淡淡的道:“佛之所以是佛,不是因为神通广大,而是慈悲。你找错了庙,拜错了菩萨,回去吧。”

    这人一旦脱离了权贵的保护,马上就会成为别人的眼中肥肉。开始时大家还会给太子妃一个面子,可等过了十天半月的,那些人就会如狼群般的冲上来,把常悦楼和陈大华给生吞活剥了。

    “伯爷……小的只求栖身之地啊伯爷!”

    方醒摇摇头,上马就离开了书院。

    陈大华失魂落魄的回到常悦楼,看到的却是一副冷清模样。

    “本人关永集,你得罪了太子妃和兴和伯,陈大华,聪明的就把这个契约签了。”

    一张契约被扔在了陈大华的身前,这是一个大胆的家伙,居然不等太子妃消停之后就动手了。

    这人一摸自己的山羊胡,喝道:“看什么看?太子妃很厉害吗?见到我家老爷也得叫声亲戚!”

    陈大华一听就有数了,他就像是抓住最后一根稻草的垂死之人,激动的道:“小的愿为国公爷打点酒楼!”

    来人笑了笑:“你倒是机灵,知道自己成了眼中钉,罢了,国公爷说了,你就留下来照看酒楼。不过若是你不尽心,不用国公爷出手,你自然死无葬身之地!”

    陈大华身体一软,知道自己终于是找到了一条生路。

    人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在遇到危机时可以奴颜婢膝,干什么都行,只要能保住自己的小命。

    可一旦确认脱离了危险,大多数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在这次危机中,究竟有哪些人对不起我,哪些人在落井下石……

    此刻在陈大华心中最恨的人,当然是始作俑者方醒。

    傍上了新主子,当然要殷勤一些,陈大华马上就指指后院道:“关大人,后面有些女人,您……小的陪您喝一杯?”

    关永集办成了差事,得意的道:“喝酒可以,女人就免了,那些女人你莫要乱动,否则国公爷会撕碎你!”

    陈大华愕然,失望的道:“国公爷难道不喜欢吗?”

    关永集斜睨着他道:“你别想使什么小心眼,记住了,那些女人已经不属于你了,懂吗?”

    “小的懂了。”

    ……

    常悦楼易主了,作为同行,叶青很快就得知了消息。

    “是定国公?快去告诉老爷。”

    ……

    方醒得知消息后,神色喜怒不明。

    黄钟讶然道:“这定国公是在趁火打劫啊!而且还给了太子妃一个好大的没脸。”

    “不行吗?”

    方醒笑道:“那徐景昌好歹也是太子的表兄弟,一家人嘛!”

    黄钟摇摇头:“伯爷,这一家人可不是普通人,就算是普通人,亲戚不给脸,照样会记仇,下次找机会报回来!”

    方醒意味深长的说道:“陛下在,太子在,太孙在,这三人只要在位,徐家若是不肯低头,自然会有人倒霉。”

    黄钟讶然道:“您是说……”说着他指指南边方向,那边正是魏国公徐钦呆的地方金陵!

    方醒笑了笑:“那还得要看谁跳得欢,魏国公读书回来,也不知道有没有长进,若还是胡闹,陛下可不会容情!”

    徐家一门两公,到今天看来,朱棣还是有些悔意,加上徐景昌和徐钦都不大成器,更是在打朱棣的脸,所以……

    黄钟摇摇折扇,洒脱的道:“伯爷无需担心,家里的只是两个伯爵罢了,而且新丰伯多半是享受的爵位,不会受到猜忌。”

    “我不担心这个,爵位这玩意儿有固然好,没有也饿不死人。”

    方醒起身,有些意气风发的姿态。

    那么多的东西,就算是生他十个八个儿女都不用担忧啊!

    两位小伯爷一点都没有这方面的顾虑,一个咿咿呀呀的抓着东西啃咬,一个坐在竹马上,嘴里架架有声。

    方醒把平安嘴里的东西拿出来,一看顿时就火了。

    “这谁拿来的?”

    一根红绳子套着个玉兔,玉兔上面全是口水。

    张淑慧闻声进来,看了一眼,又急匆匆的出去了,声音又急又快。

    “夫君,是妾身拿的,平安要磨牙,一时间找不到好的,妾身就拿了这个,反正又咬不坏……”

    方醒愕然,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侵犯。

    小白可怜巴巴的指着平安道:“少爷,平安要哭了。”

    方醒赶紧把红绳子绑在小床上,然后把玉兔递给了正不耐烦的平安。

    “咬吧咬吧!”

    “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