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999章 朱棣的处罚
    999章了,感谢书友:‘aeon sea’的万赏!

    “德华,你这是有意在坑李茂芳吧?顺便还把常悦楼给埋了。”

    回到家中,解缙的儿媳妇胡氏的肚皮越来越大了,这可是解缙的第一个孙辈,他紧张的不行,不时来找方醒纾解。

    方醒抱着平安在前院和他闲聊。

    “碰巧遇到了。”

    方醒含糊以对,觉得自己真的是罪孽深重。

    如果他没有用风油精废掉李茂芳的小伙计,那么那些女人也不至于会惨死。

    “至于常悦楼,不过是我顺手而为,只是想给太子妃卖个好。”

    解缙笑道:“李茂芳是陛下的外孙,常悦楼和勋戚宗亲有关系,老夫看你这是在配合外间的流言吧。”

    方醒笑了笑,既然朱瞻基出手了,他好歹也去配合一下,让大家看看所谓宗亲的真面目。

    ……

    “你们是外戚,说说吧,常悦楼的股子是怎么来的?”

    太子妃全套穿戴整齐,让张升有些忐忑:“姐……哦娘娘,前几年陈大华托人上门,说是不借钱给他,他第二天就得被债主乱刀砍死。”

    太子妃最看重这个弟弟,闻言就嗔道:“然后呢?你就接手了?”

    张升揉揉眼睛道:“嗯,家里有些钱,就借了些给他,当时常悦楼还没建好,他就用那楼和地皮担保。”

    “分红呢?”

    太子妃的家人算是不惹事的,可越是这样,外界的目光就越会关注。

    太子朱高炽的身体一看就不是长寿的,到时候他两腿一蹬,朱瞻基可就上位了。

    母凭子贵,皇帝的亲妈自然金贵,可皇帝的舅舅也该水涨船高吧!

    无需实权,虚职就行,可影响力大啊!

    “每年都有。”

    张升老老实实地回答着。

    “只有你的吗?”

    太子妃刚才已经查问了常悦楼的生意,觉得分红应该不少。

    张升茫然的道:“还有父亲和大哥那里也有。”

    这是广撒网啊!

    太子妃银牙紧咬,喝道:“都被人套进去了还不知道,回头就把股子退了!”

    张升这才恍然大悟:“娘娘,要不那股子就不要了,不惹事才好。”

    这个弟弟是个老实的,而且也有才能。

    太子妃叹道:“哎!不要股子那就是心虚,明白吗?该要的,一文钱都不能少。”

    张升懂了,赶紧告辞回去找家人商议。

    “哎!都是冤孽啊!”

    进了宫的女人此生再难和平头百姓般的享受亲情,太子妃往日都刻意去忘却外面的家人,此时被勾起回忆,不禁有些怅然。

    ……

    “拉住公主!”

    富阳侯府中,永平公主发疯般的咒骂着大太监,手中的东西都扔光了,然后看到李茂芳被人从屋里拉出来,就抢过一把剪刀往前冲。

    大太监冷眼看着,两个太监冲过去,其中一人被永平公主手中的剪刀在脸上来了一下,顿时血肉模糊。

    “陛下有旨意在此,公主莫要自误!”

    大太监怒了,刚才那两个太监虽然有讨好他之嫌,可却也不是永平公主能伤的。

    “父皇疯了吗?为何要责罚茂芳?”

    大太监冷冷的道:“富阳侯虐杀女子,陛下震怒,三十鞭!王大人,开始吧!”

    王福生的主子只有一个,所以永平公主的威胁在他看来纯属儿戏。

    “打!”

    李茂芳跪在地上,有大太监和王福生盯着,他根本就不敢躲,否则就不是三十鞭了。

    “啪!”

    马鞭抽打在脊背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李茂芳不禁惨叫了一声,然后双手撑地。

    永平公主看到那个太监脸上的伤痕不禁一跺脚,带着人去了宫中,寻找朱棣求情。

    “啪!”

    “啊……”

    一个侍卫不敢留力的抽打着李茂芳,惨叫声实在是太尖利了,大太监皱皱眉,吩咐道:“把侯府的女人都记录一下,然后一一遣送回去。”

    有人问道:“公公,那些女人若是出去了怎么活?”

    大太监说道:“富阳侯生意做的大,想必不会吝啬于一点遣散的财物吧,每人分些就是了。”

    “啊……”

    李茂芳惨叫一声,不但是脊背上的剧痛,更是为自己的财物而心痛。

    ……

    凡是有些政治敏感性的人,在处理关系到名声的事情时,总是会迅疾无比。

    朱高煦还在常悦楼吃喝着,和对面的乌云不时相互举杯共饮,倒也觉得其乐无穷。

    等陈大华屁滚尿流的冲进来时,朱高煦正醺醺的起身想回家。

    陈大华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朱高煦一愣,问道:“何事?”

    “殿下救我!”

    陈大华低声道:“殿下,小的愿意把常悦楼的一半股子送与殿下!”

    “一半股子?”

    朱高煦打个嗝,揉揉眼睛道:“你这地方有东宫的股子,本王不会掺和。”

    朱高煦对自己的大嫂还保留着尊重。可陈大华一看朱高煦不上套,马上就声泪俱下的道:

    “殿下,求殿下收下吧,娘娘家里的人就在下面,说是要退股子啊!”

    “本王又不傻!滚蛋!”

    朱高煦一听就知道这人是想套住自己,然后寻求庇护。

    不过想起方醒居然没付账就跑路了,朱高煦干咳道:“此事兴和伯敢接手,你且去问问吧。”

    ……

    方醒把火点燃就回家了,正好遇到张淑慧在和媒婆谈话。

    大老爷们的不好掺和,可方醒却担心那媒婆的审美观有问题,到时候坑了小刀,就让木花进去传话。

    “夫人,老爷说了,小刀这样的,就得给他找个能管家的女子,那些柔弱的就算了,尖刻的也不要。”

    张淑慧笑眯眯的道:“知道了。”

    那媒婆算是高档媒婆,平时都是给那些有些身家的人寻摸对象,按理此等家丁的事她是不屑为之。此时听到木花这么一说,她马上就说道:

    “哟!这伯爷的心思也忒细了,能有这样的老爷,这方家庄的人好福气啊!”

    张淑慧叮嘱道:“我夫君的话你也听到了,还有就是那女子可不能丑,小刀虽然是奴籍,可全家上下都不拿他当外人看,以后多半会有出路……,而且他的财物都在我这里收着,只要媳妇进家,我这边就全交给她。”

    这是在为小刀的前程做担保,以后不但有前途,而且不会是奴籍。媒婆笑眯眯的道:“有夫人这话我就有底气了,且去寻摸寻摸,到时再与夫人细说。”

    媒婆喜滋滋的走了,她知道方家出手大方,可以往却没有同行能接到单子,这下她可算是扬眉吐气了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