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996章 请不要嘲笑这个可怜的女人
    常悦楼在第一鲜到来之前算是北平城饮食界中的大拿,以豪奢出名,敢来消费的非富即贵,老百姓要是敢进来,那就得做好给常悦楼白做一辈子工的准备。

    迎宾的伙计显然认识不少权贵,看到朱高煦后就说道:“殿下快请进,包间还给您留着呢。”

    朱高煦点点头,显然得意于自己在常悦楼的特殊待遇。

    至于方醒,伙计居然没认出来,以为是某位勋戚家的年轻人。

    一进去,方醒就看到超大的大堂。

    大中午的,可大堂周围却是座无虚席,方醒看了一眼,大多是勋戚子弟,也有些文官子弟和商人。

    商人在这种地方必然是要低调的,所以几个豪商看到方醒后,虽然想套套近乎,好问一下城外大市场的规划,可却根本不敢开口。

    这就是等级森严,一直延续到了明朝中期。

    那些人大多认出了朱高煦,都纷纷起身问好。

    先去楼上查看的侍卫下来道:“殿下,赵王殿下也在。”

    朱高煦不屑的道:“老三耽于美色,不成器!”

    上楼,这里的二楼的走廊是在外面,而且包间面对大堂的那一面有个大窗户,可以边吃边看楼下的表演。

    房间的装饰很奢华,方醒只是瞟了一眼,然后坐下。

    “上酒菜,今日有人请客,多来些好菜。”

    朱高煦就像是个孩子般的得意,伙计看了方醒一眼,赶紧下去吩咐厨房。

    方醒摸摸桌子,感慨的道:“这桌子都是好木头做的,犯得着吗?”

    朱高煦正准备‘讽刺’方醒的土老帽一番,却看到对面有人举杯向自己邀约,却是赵王朱高燧。

    “老三真是阴魂不散!”

    朱高煦厌恶的摆摆手,表示自己不想搭理他。

    朱高燧也不介意,只是冲着方醒笑了笑,竟然有些唇红齿白的感觉。

    “老三长的越来越白,越来越像是娘们了!”

    虽然是一母同胞,可朱高煦却长的像是黑炭头,而且五大三粗的,完全就是个武将的胚子。

    “是富阳侯。”

    方醒看到了李茂芳,这厮正得意的和朱高燧吹嘘着什么,估摸着是生意吧。

    “一对阴人!”

    朱高炽被朱高燧阴过不少次,恨得牙痒痒的。

    酒菜上来了,居然大多是炒菜,不过每盘菜的下面都有一个装着开水的盘子,好让菜保温,随冷随换。

    果然是豪奢啊!

    那么多的客人,这得要多少伙计才能做完这项工作啊!

    菜自然是水陆杂陈,不过作法却有些向第一鲜靠拢,显然有人去品尝过,而且去的还是金陵第一鲜。

    “吃了第一鲜的饭菜,这边的本王都不乐意吃了。”

    朱高煦的目光扫了一圈,然后懒洋洋的夹了一块羊肉。

    方醒倒是觉得别有一番风味,后世的人鲜有长期在一个地方吃饭的。在饮食上,大吃货帝国的子民们秉承的风格是‘喜新厌旧’。

    “你看这个歌舞怎么样?”

    下面大堂来了几个女子,还有乐师。

    音乐响起,穿着薄纱,身体若隐若现的几个女子开始了舞动。楼上楼下,顿时荷尔蒙飞溅。

    “不扭屁股啊?!”

    方醒有些失望,朱高炽鄙夷的道:“再便宜的私娼都不会扭屁股去取悦客人!”

    好吧!

    方醒认为自己是土包子,可下面那些女人只是展现了些许朦朦胧胧的身姿,身体弯曲几下,居然就能让这些男人两眼放光,恨不能冲上去。

    “上来一个!”

    这时二楼有个尖利的声音喊道,方醒不用看,就知道是李茂芳那个阴人。

    一个掌柜模样的男子飞快的上楼,去了李茂芳的那个房间,从方醒的角度能看到他开始是劝说李茂芳,看来效果不错。

    可朱高燧突然说了几句话之后,那男子就堆笑着退了出去。

    朱高煦冷眼看着这一切,突然说道:“那李茂芳喜欢折腾女人,没几个女人能撑过半个月,不死就残。”

    方醒闻言厌恶的看着对面的李茂芳,“变态的玩意儿,难道就没人管他吗?”

    朱高煦漫不经心的道:“我这个外甥废掉了,永平撒泼说了,她这辈子就这么一个儿子,如果李茂芳死了,富阳侯的爵位给谁?除非是马上给她的孙子,否则她就去哭母亲。”

    去哭徐皇后的陵墓?

    一时间方醒马上就理解了朱棣,有这么一个寡妇女儿,他再狠的心也很难下手去对付李茂芳。

    掌柜模样的男子去了楼下大堂,然后从几个女子中间挑出一个,准备送上去。

    朱高煦看了那个女人一眼,喝口酒说道:“这个女人活不过十日!”

    因为迁都没多久的原因,那女子显然没有听到过李茂芳的名声,脸上居然还带着憧憬的微笑走上楼梯。

    朱高煦悠悠的道:“这些女子专职歌舞,有贵人看上了还要陪睡,等老了就会被赶到后面去干活,干不了的就赶出去。”

    这厮是在引诱我出手吗?

    方醒知道了朱高煦的用意,就像是个小孩子般的觉得自己在藩王退田的事情上吃亏了,所以就要找回来。

    而朱高煦最乐意看到的,就是方醒和朱高燧对上。

    方醒微微一笑,然后就看到了那个乌云。

    这个女人一直在用扇子遮着脸,位置就在朱高燧的隔壁,不用说,刚才的这一幕已经被她看在了眼里。

    这个女人想干什么?

    苏德才死,这个女人居然有心思到这里来吃饭消遣,可见最毒妇人心这话一点儿都没错。

    方醒对着朱高煦微微一笑,淡淡的道:“不管如何,我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女子被人拖进火坑里烧死,你可以嘲笑我迂腐,也可以嘲笑我愚蠢,但,请你不要嘲笑那个可怜的女人!”

    这话里带着决然,朱高煦心中大悔,急忙说道:“方醒,我开玩笑的,快坐下,那女子我救了就是……”

    可方醒一旦决定了就不会退缩,他笑眯眯的拿起酒壶……

    “富阳侯,你这是想把这个女子带回府里虐杀吗?不要脸!”

    方醒刚转身,就看到乌云双手扶住窗户,冲着自己的左边叫骂道。

    这个女人不简单,居然已经把大明的勋戚调查了个七七八八!

    不大标准的大明话让人一愣,可那个已经走到了二楼的女子却是脸色大变。

    “求您了,放过奴婢吧!奴婢愿意去干活,厨房柴房都愿意去,求您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