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995章 感情外露的朱瞻基
    “皇爷爷……”

    朱瞻基的眼圈红了,急匆匆的冲着方醒拱拱手,一溜烟就往外面跑。

    方醒理解这种感情,心中也很振奋。

    老朱这个信号一发,就是在为朱瞻基派人散播的话背书。

    是舔犊情深?

    还是……老朱觉得藩王在以后会成为大明的隐患!!!

    可不管怎么样,这对于大明来说就是一个好消息。

    方醒不走了,借口要为朱瞻基庆贺一番,催促俞佳赶紧叫厨房弄些好菜。

    “还有,看看婉婉能不能来,这丫头若是听到有好吃的漏了她,明日我和太孙都不清静。”

    俞佳笑着应了,他发现方醒也有些激动,莫名其妙的。

    老朱够意思啊!

    在金陵发现了他的小动作,可却一直藏着没说话,今天拿出来也就是借机敲打一下的意思,并没有要和他方醒秋后算账的想法。

    我怎么有一种被人保护的感觉呢?

    方醒有些不好意思了,他觉得自己完全能管好自己的人生,可朱棣这一下却击中了他心中的柔软处。

    从到大明的第一天开始,他就觉得自己孑然一身。哪怕是有了家庭,可不真实的感觉却时不时的会冒出来,提醒着他:在这个世界里,你就是一个多余的人!

    假如原先的方醒死去,那么这些人的轨迹会是什么样的呢?

    孤独的朱棣易怒而多疑,最终死于北征归程路上。

    张淑慧大抵还来不及从张家出逃,就接到了自己未婚夫嗝屁的消息。

    小白大概会被转卖到某个地方,然后……

    朱瞻基呢?

    原本的历史上,他掩盖了自己的锋芒,被文官压得喘不过气来,于是就借用羞辱文官来获得心理安慰。

    最后无可奈何,把太监这个团体提了上来。

    ……

    可……

    方醒从来都是把朱棣当成一位威严的帝王,凛然而不可侵犯。

    可今天……

    “我先去宫里一趟!”

    太孙府的门房觉得怪怪的,先是朱瞻基满面激动的冲出去,接着这位兴和伯也……看着都挺激动的呀!

    ……

    “皇爷爷,孙儿错了。”

    朱瞻基冲进大殿,跪在地上,眼睛一看就是哭过了。

    杨荣几人赶紧行礼退出去,不敢听这等事。

    朱棣皱眉道:“起来!”

    朱瞻基起身,就像是个老太婆般的唠叨道:“皇爷爷,孙儿知道自己以前犯了好些错,只是皇爷爷您一直在边上看着,不时的提点孙儿……”

    朱棣的脖子在不住的微微转动,表情有些僵硬。

    “……想来可笑,孙儿居然以为皇爷爷对孙儿冷酷,却没看到皇爷爷的一片苦心,孙儿实在是该死,不孝之极,若不是……若不是想到了您对婉婉的宠溺,孙儿还在其中而无法醒悟,皇爷爷,孙儿……”

    朱棣微微垂眸,手中握着镇纸,有些……

    窘迫吗?

    大太监心下骇然,急忙低头。

    “陛下,兴和伯求见。”

    朱棣微不可查的放松了一下,然后又转动着脖子道:“竖子多事,让他回去!若是啰嗦就让人架出去!”

    朱瞻基忘我的还在说着:“皇爷爷,那些藩王实乃我家的蛀虫,孙儿原先想着等以后有机会就削了,可现在看来,孙儿太嫩了,无知!此等事不但是我家的事,牵一发而动全身,全天下的人都在看着呢……”

    朱棣的嘴角微微翘起,眼中多了回忆之色。

    那个襁褓里的小子啊!渐渐的比他的祖父都强壮了!

    从牙牙学语,到跟在自己的身后亦步亦趋,问些幼稚的问题。

    再到现在,这小子已然能快速的从自己的错误中幡然醒悟……

    就在朱棣眼中渐渐多了柔色的时候,朱瞻基昂首道:“皇爷爷,藩王者,藩篱也!目前看来,大明的篱笆已经变成了漩涡,一个不断在啃噬着大明钱粮的漩涡,孙儿以为当一步步的限制他们,大明不需要莫名其妙的几百个郡王,更不需要无数的镇国将军。”

    朱棣轻声问道:“那你以为该如何处置?”

    朱瞻基茫然的道:“孙儿还未想过,不过想来会有办法的,比如说……对了皇爷爷,若是大明以后在海外夺取大批的土地,终究管理不便,可否……”

    “够了!”

    朱棣轻声喝住了朱瞻基下面的话,淡淡的道:“朕还有些年月可活,你便好好的看,好好的学,等以后,朕自然管不了这些,你自去办了就是。”

    朱瞻基悚然而惊,“皇爷爷,这等话您孙儿不愿与闻!”

    朱棣的目光穿过殿门,看向了远处。

    ……

    方醒站在宫门外,激动渐渐的消散,干脆就和几个守门的军士聊起了藩王们有多少个儿子的话题。

    进出宫门的人看到方醒蹲在地上,和几个军士吹的眉飞色舞的模样,不禁都摇摇头,觉得这位兴和伯大概是全大明最掉价的伯爵。

    “方醒!”

    婉婉被梁中送出来,正好看到了方醒,就喊了一嗓子。

    方醒起身,意犹未尽的道:“等下次再聊。”然后过去问了朱瞻基的情况。

    梁中道:“陛下留了太孙在宫中用膳,郡主说是要去看太孙妃。”

    于是方醒只得灰溜溜的回家,顺带还把婉婉送到太孙府。

    “方醒,给本王过来!”

    刚从太孙府出来没多远,朱高煦就带着两侍卫打马过来,用马鞭指着方醒喝道。

    方醒愕然过去道:“殿下何事?”

    朱高煦怒火冲天的道:“父皇刚派人到了本王的府中呵斥,让本王把那些多占的田地都还回去,是不是你怂恿的?本王才去告诉你消息,你居然转身就把本王给卖了?!”

    方醒无辜的道:“真不是我,不过我觉着这并没有错。难道殿下就能抢别人的东西吗?”

    朱高煦大怒,条件反射的扬起马鞭就准备抽打下去,可却看到方醒眼里的那一丝冷漠,这鞭子就再也落不下去了。

    “那你……你请本王喝酒赔罪!”

    这货!

    方醒摇摇头,刚才朱高煦的马鞭要是落下来,至此两人之间再无一丝交情,以后自然是桥归桥,路归路。

    “去哪家?第一鲜吧!”

    方醒当然是想照顾自家的生意,可朱高煦却嫌弃的道:“第一鲜好吃是好吃,可没女人,无趣!咱们去常悦楼,那里的大堂有歌舞。”

    常悦楼?

    方醒想拒绝,可朱高煦却不由分说的让小刀回去报信,然后说道:“怕个什么,又不是叫你去玩/女人,再说,就算是玩了又如何?难道你媳妇还敢跟你翻脸不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