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994章 来自于朱棣的信号
    感谢书友:‘aeonsea’的万赏!

    “已所不欲,勿施于人!”

    刺客的事让刑部和五城兵马司灰头土脸的时候,外间流传着一个数据,关于藩王的子女人数的数据。

    朱高煦拽了一句文,不满的道:“我说你这是坐着说话不腰疼,本王家大业大的,若是没有爵禄,谁来养我?”

    “少生点。”

    方醒觉得老百姓的孩子要求不高,可以多生,藩王什么的,生一个对于大明来说就是一份负担,最好还是去做绝育吧。

    朱高煦振眉道:“整日在家无所事事,不生孩子做什么?”

    “生出来谁养?”

    方醒把玩着一个玉葫芦,觉得这些人……

    朱高煦楞了一下,理所当然的道:“不是有爵禄吗?还要谁养?”

    “爵禄是哪来的?”

    方醒看看玉葫芦,觉得被自己把玩了几天之后,滑润了许多,正好给土豆。至于平安的,他继续把玩就是了。

    从女儿出生就开始准备嫁妆,这是富贵人家的作法。

    而方家有两个少爷,方醒也没特别扩张什么家产。在他看来,等自己老去时,他会总结两个儿子的各自特点,然后把家产全都分了。

    “千万别出败家子啊!”

    这边在担心儿子变成败家子,朱高煦那边却想了想后,理直气壮的道:“爵禄不就是朝中给的吗,难道还是谁给的?”

    哥不和你讲道理,不然会吐血!

    “是不是你传的话?”

    朱高煦牛眼一瞪,不过没生气:“你小心那些人阴你。”

    好兄弟,一被子!

    ……

    得到了朱高煦的事先通气,在面对着朱棣时,方醒有了打算。

    “这话是谁在外面说的?”

    朱棣的表情看不出喜怒,方醒笃定的道:“陛下,绝不是臣说的,若是臣要散播,必然……”

    呃……

    不小心就把自己的手段给卖了呀!

    朱棣盯着方醒,讥诮的道:“哦!咱们的兴和伯也有些心得啊!说说,今日你给朕说说。”

    老家伙!不依不饶的!

    方醒有些窘迫的道:“陛下,若是臣……肯定会先在某个藩王的地盘散布这些话,然后慢慢的扩散到京城来。”

    嗯!还算是实诚,没敢欺君。

    朱棣的面色缓和了些,在场的只有大太监,就在他以为此事还得要另外去查时,朱棣却毫无征兆的发飙了……

    “愚蠢!”

    朱棣戟指着方醒喝道:“你那些雕虫小技,以为朕不知道吗?”

    你知道些什么呀?

    方醒暗自腹诽,表面上依然是毕恭毕敬,老老实实的模样。

    “在金陵,你让那些青皮去传话,可有?”

    朱棣冷笑着道:“若不是朕冷眼旁观,你以为那些青皮真能把话传出去吗?愚蠢!”

    方醒心中一惊,合着当年在金陵他令小刀去结交青皮,这一切都是在朱棣的眼皮子底下啊!

    纪纲在当时就已经被朱棣猜忌了,这等事情若是被他查到,必然会用于打击方醒。

    所以这事儿不是锦衣卫发现的!

    那么……那么东厂的雏形是否在当时就开始运作了呢?

    而东厂假如在当时就开始了运作,谁是头领?

    黄俨不可能,他是司礼监的掌印太监,不可能再去掌管这个部门,否则他就准备等着朱棣一死,自己不是就去守陵就是三尺白绫。

    那么……

    方醒瞟了大太监一眼,然后请罪,正准备灰溜溜的告辞,朱棣淡淡的道:“瞻基跟着你就学了这个?浩然正气何在?”

    方醒尴尬的出宫,一溜烟就去了太孙府。

    朱瞻基今日没去宫中,此时正在作画。

    “树上也没嫩芽,池水看着萧瑟,地上还有烂泥,我说你这是在画什么?春?还是秋?”

    朱瞻基听到方醒的声音,手上一抖,幸好没滴墨。

    俞佳在边上捂嘴偷笑,朱瞻基的画技不错,哪有方醒说的那么不堪!

    朱瞻基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伸手就准备把这幅画给毁掉,可方醒的动作更快,一把抢过来,嫌弃的道:“也就是能给土豆和平安当做摹本练习一二,等他们长大了就不能看喽!”

    看到方醒小心翼翼的等着墨干,朱瞻基不禁笑了。

    等墨干掉了,方醒连裱糊的钱都不愿出,递给俞佳道:“听说府里有人会这个,顺便裱糊一下,我下次来的时候带回去。”

    这是连麻雀腿上都要刮出二两肉的狠角色啊!

    等俞佳走后,看到朱瞻基的眉间有得意之色,方醒就说道:“你高兴的太早了,陛下已经知道是你叫人去传的话!”

    方醒满意的看到朱瞻基的得意变成了愕然和惊慌,然后才说道:“这事你没做好,不过我在金陵时的小动作也被陛下发现了,只是一直没说而已。”

    方醒想起了历史上的许多皇帝,他们的行事方式都有共通之处。比如说发现了臣子的把柄,他会暂时握在手中,只等着在最佳的时机拿出来,或是震慑,或是治罪。

    朱瞻基郁闷的道:“皇爷爷可有发怒?”

    “没有,只是斥责我教了你这些东西。”

    “陛下的意思是说,君王要秉承正气行事,莫要用这种小手段。”

    方醒笑道,朱瞻基的心中一松,不好意思的道:“小弟只是想着为以后造势,谁知道……是东厂吧?”

    这种手段朱瞻基确实是跟方醒学的,在事情还不能立即解决之前,先造势,把利弊起因广而告之。

    等时机成熟时,前面的造势就起作用了,能减轻不少阻力。

    朱瞻基担心的是朱棣会觉得他行事格局小,更担心朱棣反对拿藩王来开刀。

    下面的藩王精明的不少,只要让他们知道朱瞻基的举动和朱棣的态度,随时都能让朱瞻基吃瘪。

    “殿下,陛下派人去了各地藩王处传旨了。”

    这时候俞佳急匆匆的跑过来禀告道,看那神色,分明就是大事。

    “什么旨意?!”

    方醒越过朱瞻基问道,他的双拳紧握,心跳加速。

    侧脸看了一眼朱瞻基,他几乎是同样的反应,激动不已。

    朱棣对这事的反应将会对大明产生深远的影响,而且还能看出他对朱瞻基是鼓励还是敲打。

    俞佳说道:“陛下要求各地藩王清理自己侵占的田地,及时归还原主,若有伤害的,该赔多少就赔多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