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992章 刺杀,躺枪
    感谢书友:‘中国路人甲’的万赏

    说个逗趣的事,上午一读者发帖:吾老书虫,此书种马否?种马不看!爵士看了他以往的订阅记录,老盗版吧。于是回曰:种马,一百余女子,夜夜笙歌,已糜烂矣!

    ……

    “大哥,我怎么好像看到那个方醒了,难道是我的眼花了吗?”

    一只眼睛变成了黑洞的陈小奴嘿嘿的笑着,他舔舔嘴唇,打个饱嗝,觉得纸张是他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东西。

    “是你,一只眼我也能认出你来,方醒!”

    ……

    “你就是一个蠢货,仗着自己的美色敢在北平招摇,告诉你乌云,若是你惹毛了明皇,明年的今日,我就可以在皇宫中的茅厕中去寻找你那腐臭的骸骨!”

    苏德不屑的看着乌云道:“别以为你有美色就了不起,有本事你去把那个方醒给迷惑了,我苏德回去就通告全族,此后就是你乌云的仆人!”

    乌云白嫩的脸蛋上浮起了红晕,怒道:“有美色是我的错吗?若不是小王爷要我来一趟,我现在……那个方醒就在后面,你也不怕被他听到咱们的矛盾!蠢货!”

    苏德回身看了一眼,看到方醒正左右看顾,就像是一个土包子进城般傻乎乎的,就不屑的道:“他又如何?上次就为了一个女人,死了多少?听说在金陵还有一块碑,咱们的人悄悄的去看过,汝若瞑目,我心不安。杀气腾腾啊!可老子不怕!有本事就在战场上捉对厮杀,看看谁先死……”

    “咻!”

    破空声细微,苏德和乌云都想不到在北平会遇袭,所以依然是相对怒目相视。

    “敌袭!”

    辛老七的注意力全在周围,当看到右边的窗户里探出来一个脑袋时,心中就是一紧。紧接着弩箭发射,他的汗毛倒立,伸手就把方醒从马背上扒拉下来。

    若说这世上方醒最信任的人,除去家人之外,就是辛老七。所以当辛老七那带着惊惶的喊声传来,他顺从的被他拉下马,随即就听到了惨叫声。

    是谁?

    瞬间,冷汗密布在方醒的身上,他放开辛老七的手站起来,目光扫过。

    “老爷,小的没事!”

    小刀话说完,人就从马上飞了下去。身体轻灵的落地,人就从向着刚才发出弩箭的那个窗户奔去。

    他边跑边喊道:“七哥,保护老爷,我去了!”

    辛老七下马,挡在方醒的身前,看都不看落马的苏德一眼。

    小刀的速度快若奔马,在街上那些惊呆了的百姓旁观下,他飞快的冲到了楼下,身体陡然腾空而起。

    “好身手!”

    那些百姓看到威胁不大,就在边上围观,当看到小刀嘴里咬着飞刀,双手不住扒拉,身体飞快的上楼时,不禁都叫了声好。

    陈小奴在射出那一箭之后,身体就一软,可等他眨巴着仅存的右眼看到方醒无恙后,不禁哭喊道:“畜生!你这个畜生!为何不死!”

    小刀飞奔过来的身影没有吓到他,陈小奴咬牙切齿的再次装箭,他发誓,今天一定要干掉方醒。

    “嘭!”

    小刀的身体刚爬到一楼中段,陈小奴身后的门就被人撞开了,挡在门后的杂物根本就没起作用,可见外面的人用力多大。

    “去死吧!”

    陈小奴满脸狰狞的站直了身体,把弓弩对准了方醒,他知道自己不一定能射中,可只要射中一人,他就觉得自己赚到了。

    撞开的房门处冲进来几个五城兵马司的军士,而门外就是满脸得意的酒楼掌柜。

    “就是他,今早小的就听到里面有动静,肯定是歹人!”

    不用他提醒,那几个军士已经看到了陈小奴手中的弓弩。

    “杀了他!”

    在京城,若是有人动用了弓弩,五城兵马司是首责。

    可时间不赶趟,眼瞅着对方的弓弩就要发射了,于是几把刀就朝着陈小奴扔了过去。

    正在此时,陈小奴的手一松,弩箭射出。他浑身放松的看着弩箭的方向,接着后背一疼,眼前就多了一个年轻人。

    “杀!”

    小刀听到了弓弦声,心中大急,身体就猛的扑上来,半空中飞刀出手。

    一刀封喉!

    陈小奴在倒下前,目光依然在盯着方醒,可方醒却冷冷的在看着这边,丝毫无损!

    我,好恨啊……

    小刀的身体在半空中一个翻身,然后落地一个翻滚,冲回了方醒的身边。

    “老爷,是个瞎了一只眼的人!”

    “苏德!”

    乌云刚才一直被人护着躲在后面,此时看到威胁消失,就跑了过来。

    苏德已经没有了声息,他静静的躺在地上,眼中全是茫然。

    一枝木制的弩箭正插在苏德的胸上,应该是从胸骨的缝隙间插了进去,一击致命!

    方醒站在那里,目光左右梭巡,胸膛起伏着道:“去看看那人是谁!”

    这次是辛老七亲自去,小刀已经拔出刀来,冲着正奔来的五城兵马司的军士喊道:“止步!报上名来!”

    为首的喊道:“小的见过伯爷!别误会!”

    小刀的飞刀威名越发的大了,方醒笑道:“罢了,这么多军士,要有人敢动手,今日我也开开杀戒!”

    方醒的右手在腰间放着,脸上笑吟吟的,可眼底却是冷若寒冰!

    妈的隔壁!要是让老子知道是谁指使的,就等着无差别报复吧!

    等看到倒在地上的苏德后,五城兵马司的人也傻眼了。

    “这是……瓦剌使者?”

    小刀点点头,目光扫过这些军士。

    我曰!我们咋跑那么快呀!

    正所谓是外交无小事,外族使者居然在京城被人用弩箭给干掉了,这个影响实在是太恶劣了呀!

    方醒有些恼怒的道:“刺客在酒楼上面,我的人已经上去了,你们也去查查。”

    今儿这事算是闹大发了,方醒也不想回去,他回身道:“小刀,你留在这里和老七一起处置此事,我马上进宫。”

    小刀哪里会听,这个时候还不知道刺客是否有同谋,他上马就追了过去。

    ……

    “被杀了?”

    朱棣皱皱眉,然后说道:“你急什么?为何不等查验了那人的身份之后再来禀告?”

    年轻人,做事不稳靠啊!

    方醒老脸一红:“陛下,臣只是想着尽快禀告此事,所以就急了些。”

    不要脸!

    金幼孜侧过脸去,不想看方醒那张脸。

    没多久,消息就传来了。

    “陛下,那人正是昨日从刑部大牢中逃出来的陈小奴。”

    卧槽!

    方醒不淡定了,朱棣愤怒了。

    “今早吴中禀告说那人昨夜突然逃了出来,追之不及!好!弩箭都有了,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