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991章 缩骨功
    因为上一次的使团被方醒弄死了两个人,剩下的也没讨好,所以脱欢担心如果再来一次,他将会面临着大明和阿鲁台的夹击,就派了乌云前来。

    这女人就是个润滑剂!

    杨荣想到了方醒对乌云的评价,暗自点头。

    现在的正式谈判,从未有女人掌控的例子!

    “大明皇帝陛下,小王爷对大明的忠心毋庸置疑,愿意世代为大明戍边,牵制住鞑靼人。”

    苏德很严肃的说了一番话,内容大致就是表忠心,而后就先看看朱棣这边上不上道。

    我说了好话,你总得要给些好处吧?

    朱棣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先去安置下来吧,此事容后再议。”

    乌云还没有露面的机会就告辞了,她好奇的看了朱棣一眼,然后跟着宦官往外走。

    “蛮夷就是蛮夷,不通礼数!”

    一个女人这么盯着朱棣看,真是让人尴尬啊!

    杨荣摇摇头,代替朱棣喷了一句。

    ……

    有着方醒出手,秋千很快就架起来了。全木架子砸进泥土中,包裹着花布的绳子下面就是木板。

    “弄些爬藤过来,就种在下面,以后让它顺着架子爬上去,肯定会很漂亮。”

    方醒坐上去试了试,很满意自己的手艺。

    “婉婉来试试吧。”

    婉婉一声欢呼,就坐了上去,两个宫女过来轻轻推着秋千,清脆的笑声都传到了正殿里。

    方醒和朱瞻基一起回去,出了太子宫,方醒说道:“你算过宗亲的爵禄吗?”

    朱瞻基摇摇头,方醒说道:“晋王每年一万石,周王每年一万五千石,剩下的就不用说了,只想让你去查查两府下面有多少郡王,有多少镇国将军,辅国将军,有多少郡主和县主,每年大明要在他们的身上耗费多少钱粮。”

    “以前折色钱钞,可现在钱钞值钱了,慢慢的,钱钞会和白银挂钩。瞻基,你回去算算,咱们就按照目前的生育数量推演,看看五十年后,一百年后,宗亲吃俸禄的有多少人,每年需要支出多少钱粮。”

    朱瞻基不用回去,只是在心中打个腹稿,就微微变色道:“德华兄,百年后,宗亲怕是要有五万人左右了!”

    这是个保守的估计,方醒笑了笑,也不去争辩人数:“这五万人不事生产,你算算每年要吃掉多少钱粮。”

    这个还用得着算吗?

    朱元璋对自己的子孙好得很,亲王每年的爵禄少说一万石,郡王两千石,镇国将军一千石……县君和仪宾两百石……

    “周王有十多个儿子,也就是说,一年下来,这些郡王加起来少说要两万多石的爵禄,还有他们侵占的田地,他们的子孙越来越多,这是什么?”

    这是另一个庞然大物,扒在大明的肌体上疯狂吸血的庞然大物!

    这些亲王中,以后最厉害的一个,居然有一百多个儿子,也就是一百多个郡王,就算是不能封郡王,镇国将军也是跑不了的。

    而这些只是基本的支出,还有各种宫殿府邸的建造,死去后陵墓的营造,手下的官员俸禄,婚丧嫁娶等等。

    “以整个天下来奉养一姓人,这是要出乱子的!”

    方醒说完就先走了,留下个朱瞻基在后面呆若木鸡的计算着。

    “百年后,宗亲的俸禄钱粮必然要增加数十倍,还要分配田地,这……”

    朱瞻基抑郁了,他觉得自己未来要接手的帝国麻烦不小,如果当做没看见,那以后受苦的还是自己的儿孙。

    方醒曾经说过,前宋自宋徽宗败家开始,到后来被异族横扫汴梁,那些皇子皇孙、帝姬,全成了别人的玩物,想想都可怕呀!

    ……

    方醒一路出了皇城,在大门外看到苏德和乌云在争吵。

    “有趣!这个女人看来身份不简单!”

    一个女人居然敢和苏德吵架争执,不是贵女才见鬼!

    两个吵架的人看到方醒出来后,就闭嘴,然后冷哼一声,上马离去。

    方醒笑了笑,和辛老七、小刀跟在了后面。

    “老爷,他们不是去鸿胪寺吗?”

    辛老七看到方向不对,就问道。

    方醒摇摇头:“脱欢最近兼并了不少部族,并不差钱。”

    穷家富路的道理谁都知道,方醒估摸着他们是去找地方吃饭。

    两帮人在街上首尾相接缓缓而行,方醒不时看看周围新开的店铺招牌,准备下次带着家人出来采购一番。

    ……

    陈小奴会缩骨,这是他连房大海都没告诉的秘密。

    夜袭方家庄失败之后,他被抓到了刑部大牢,用刑是必然的,他浑身的伤疤就是证据。

    而在得到了口供之后,半死不活的马贼们就被扔到了牢里,准备等朱棣勾选后上刑场。

    以为被刑讯后的马贼肯定失去了战斗力,刑部大牢难免就松懈了些,于是陈小奴觅得一个机会,从牢里逃了出来。

    而代价就是他的左眼被一颗钉子被戳瞎了。

    用手擦去左眼流下的晶体,陈小奴面无表情的摆弄着手中的‘弩箭’。

    感谢没当马贼前的木匠生涯,感谢当马贼后打造弓箭的经历,让陈小奴轻松的制作了一套弓弩,虽然很粗糙,可发射木制的弩箭没有任何问题。

    而原先房大海的手下用的弓箭都是陈小奴打造的。

    这里是一家酒楼的二楼,这个房间堆满了杂物,陈小奴昨晚就在这里住了一夜。

    摸摸干瘪的肚子,陈小奴把手指上沾染的晶体送进嘴里,目光冷冰冰的看着窗外。

    “大哥,我饿了!”

    一个原本还有些单纯的年轻人,在庇护自己的大哥死后,经历了刑部的一系列手段,以惊人的速度变成了一个让人胆战心惊的凶徒。

    因为怕被人发现,陈小奴从逃出来后就没有吃过东西,不过当他看到一群人马过来时,立刻身体前探,仔细辨认着。

    能在北平城中成队骑马而行的,多半都是贵人。

    陈小奴拿起自己写的歪歪扭扭的一张纸,上面的内容很简单:是兴和伯方醒在逼迫我杀人!

    而且错别字还占据了这份自白书的三分之一。

    “不管了……”

    刑部对付重犯历来都是不给吃饱,只要不饿死就行,陈小奴觉得眼睛有些发花,他低头捡起一张纸塞进嘴里,用力的嚼着。

    那些人马越来越近了,吃了两张纸的陈小奴眨眨眼睛,把削尖的弩箭放进槽子里,然后开始瞄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