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990章 英雄父亲
    感谢书友:“?飞花”的万赏,回来就好!

    方家的后院里,土豆站在小树下面,看着树枝,愁眉苦脸的道:“娘,没芽。”

    张淑慧正提着裙摆和小白踢毽子,这个方醒建议的运动受到了内院的欢迎。

    “土豆要仔细看,肯定有一点绿的芽孢出头了。”

    张淑慧一分心,毽子就落地了,她微喘道:“输了输了。”

    小白脸红红的,意犹未尽的叫木花来玩。

    木花渐渐的张开了,笑起来很可爱。

    两人在边上踢毽子,张淑慧擦过脸后,就牵着土豆介绍着树木生长的情况。

    “……春天万物复苏,树木都会开始生长,等到了秋天……”

    张淑慧说的很卖力,可土豆却心不在焉的,不时侧脸看看大门处。

    “爹!”

    当土豆看到方醒时,兴奋的用力挣开了张淑慧的手,有些跌跌撞撞的冲了过去。

    “爹!爹……”

    这喊声让方醒的心都化了,他蹲下来,伸出手接住了土豆,用力的亲了脸蛋一下,问道:“土豆在家可乖吗?”

    土豆抓着方醒的头发嚷道:“乖!爹,礼物!”

    “土豆!”

    张淑慧本来看到方醒很高兴,可听到这话不禁喝了一声。

    土豆委屈的道:“爹,辛苦。”

    方醒莞尔,一把抱起他笑道:“爹不辛苦,土豆照顾弟弟辛苦了。”

    “嗯!”

    土豆严肃的点头,还看了张淑慧一眼。

    小孩子的不服气最是好笑,张淑慧摇摇头,带着内院的人行礼。

    “夫君辛苦了。”

    方醒扶住张淑慧,说道:“和当年北征相比,此行不算辛苦。”

    进了房间,还在呼呼大睡的平安吸引了方醒的目光,他走过去摸摸小脸蛋,问了平安的情况。

    小白骄傲的说道:“少爷,平安很健壮呢!每次都要吃好些奶。”

    “那就好。”

    如果是在现代,方醒大概就像是个老农般的,有这两个孩子就满足了,每日只知道出门挣钱养家。

    可这里是大明,方醒问了自己走后家中的情况,然后就去了书房。

    解缙已经在了,一见面就说道:“朱济熺父子俩大概能逃过一劫,但陛下此举却有逼迫朱济熿之嫌,赵王在边上看着,气氛不对啊!”

    方醒揉揉腰,然后才坐下:“没啥不对的,朱济熿手中的实力不足以起到关键性的作用,最多只是祸乱太原,了不起能蔓延到半个山/西布政司,就是恶心人而已。”

    解缙抚须道:“可只要有人开了个头,那些不安分的藩王都会纷纷响应,到时候大明又要乱了!”

    “那就正好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

    方醒的语气轻松,却饱含杀意:“陛下迫于世俗压力,不得不看着那些藩王逍遥,若是有人要造反,我估摸着陛下能在梦中笑醒来!”

    “等了多年的机会,若是朱济熿开个头,陛下马上就会展开清剿!”

    方醒饶有深意的道:“解先生,您以为陛下清理各地卫所只是为了军中的贪腐吗?”

    解缙从桌子上扒拉过来一张地图,然后闭眼回想着被更换了主官的那些卫所。

    “德华,各地被更换将领的卫所,差不多有一半是在藩王封地的附近,嘶!陛下好布局!好魄力!”

    方醒笑了笑:“聪明的藩王自然会知道收敛,可据我看来,这样的藩王目前还看不到,都在忙着生孩子呢!”

    解缙头痛的道:“那些藩王生孩子也没个节制,一个藩王若是生几十个儿子,个个都是郡王?那各地布政司非得要疯了不可。”

    “现在算什么?等以后儿子太多,父子不相识,那才是大场面。那啥,按照大明鼓励人口的政策,都该奖励他们一个英雄父亲的称号。”

    方醒想起那些生子如生猪一般的藩王,说道:“每代帝王的儿子都是藩王,藩王的后代就是郡王、镇国将军……,解先生,等以后大明的土地和人口资源大半被这些藩王和豪绅占据了之后,那就是大明亡国之时!”

    “慎言!”

    解缙看看身后的大门处,回头道:“这等话可不许乱说,若是传出去,那些藩王就会让你寝食难安!”

    “我怕吗?”

    方醒笑道:“不怕的,那些藩王说难听一些,不过都是吸血虫,我准备列一个单子,冲着这些家伙开一炮!”

    解缙眯眼道:“可是从子子孙孙的角度去解析?”

    方醒点点头:“俸禄在那里不动,咱们只需要推演一下藩王的人口繁衍,陛下……罢了!陛下也无法撼动!”

    解缙笑道:“是了,陛下若是动了藩王的利益,那些藩王可不是省油的灯,必然会造势,至于下面百姓的意见,肯定是被无视了。”

    方醒拿过一张纸做了个表格,然后说道:“仅说周王一系,这还是被陛下打压的一系,可儿子都有十多个,女儿也有十人,二十年后会是多少人?子子孙孙无穷尽也!解先生,大明养不起!”

    解缙叹道:“老夫觉着吧,这样下去就是你说的那个什么……安乐死?”

    方醒想了想:“罢了,我进宫一趟,找太孙说说话去。”

    ……

    朱瞻基偷得半日闲,正准备回府休息,却被婉婉派人来请到了太子宫中。

    “大哥,你帮我做秋千吧?”

    主殿的边上有一块空地,此时已经能看到一点儿绿色冒头。婉婉穿着一身淡黄色的夹袄,指着脚下道:“大哥,婉婉已经禀告过父亲了,父亲说随便婉婉把秋千装在哪都行。”

    这种事还要我来干?

    朱瞻基一天的事情不少,闻言就瞟了梁中一眼。

    是不是有人偷懒?

    梁中笑道:“殿下,别人做的郡主不放心。”

    是了,按照方醒的说法,婉婉当年被封在箱子里,留下了什么害怕的后遗症。这个后遗症平时看不出来,只能在点滴中去寻找,然后慢慢的开导。

    “好,大哥帮你做。”

    朱瞻基挽起袖子,叫人去弄材料来。

    婉婉在边上急不可耐的转圈,等材料来了之后,就催促着朱瞻基赶紧做。

    “我要带着大鹅荡秋千。”

    朱瞻基虽然跟着方醒学过不少科学,理论知识也不错,可当开始上手时,他才发现……

    理论不和实践相结合,那就是白瞎啊!

    婉婉凑过来,皱着眉头,觉得自家的大哥好像在犯难。

    “咳咳!什么东西?我瞅瞅!”

    朱瞻基闻声大喜,“德华兄来的正好,小弟还有些事要先回去了。”

    “方醒!”

    婉婉看到是方醒,笑的眼睛都眯了。

    方醒看了下材料,就大致估算了一下绳子的长度,然后用刀切割。

    “你先别走,我也有事找你。”

    于是一位储君,一位伯爷,边上还站着个迫不及待的郡主,就在主殿的边上一起扎秋千。路过的人看到后都面露微笑,觉得这一幕很温馨。

    而苏德和乌云此刻也见到了朱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