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989章 求封赏
    感谢书友:“赤焰的噩梦疯”的万赏!

    “礼仪那是对友邦,瓦剌可是大明的友邦?”

    方醒讥笑道,黄钟大热天摇着扇子,一脸正色道:“伯爷奉旨前来,你等有何事赶紧说,否则太原就是终点!”

    苏德板着脸道:“我等带着小王爷的礼物来到了大明,希望能见到大明皇帝,转述小王爷的话 ”

    这话含糊不清,可方醒却点点头道:“知道了,那就马上出发!”

    苏德怒道:“兴和伯,我等千里迢迢赶到太原,歇息几日总是要的吧!”

    乌云也面露疲惫之色,那些使团的男子都愤愤不平的在嘀咕着,可却不敢在方醒的面前喝骂。

    这位当年可是干掉了整个瓦剌使团,只是为了一个女人而已!

    方醒起身道:“老七!”

    “老爷!”

    辛老七收刀上前,目光盯着苏德。

    方醒吩咐道:“收拾东西,咱们午饭后出发。”

    辛老七轰然应诺,然后带着人收拾着那些醋坛子,一一抬出去装车。

    “太原的醋不错,你们也可以尝尝。”

    方醒当然不会阻拦瓦剌使团进来洗澡,只是不知道他们想不想洗而已。

    苏德只是简单的洗把脸,然后走到方醒的身边说道:“兴和伯,我们的粮草已经断了。”

    方醒正在闭目养神,闻言淡淡的道:“脱欢难道已经穷到了这个份上吗?居然连使团的粮草都凑不齐!”

    苏德的眼神坚定:“子虚乌有!这一路艰难,如何能带着大批粮草上路?若是大明供给不起,那我们也没话说,大不了一路饿着到北平罢了,至少不用去金陵!”

    方醒笑了笑,他从这话里听出了忌惮之意。

    朱棣迁都,在大明内外都引发了激烈的反应。

    在大明内部,官员们自然是不乐意的。金陵那么舒坦,俺们为啥要去北平挨冻啊!

    江南烟雨缠绵,吴侬软语诱惑,让人生出甘愿罢官归乡里,此生只做江南人的想法。

    可朱棣却用强有力的手腕和意志把迁都的事落实了下来,期间有多次暗地里的勾兑。那时候方醒还在床上挺尸,只有小白在身边照顾。

    而大明外部对于大明的迁都抱着高度警惕,因为北平距离草原太近了,朱棣随时都可以提兵出塞。

    这个该死的皇帝啊!你咋不早死呢!

    醋坛子装车,辛老七进来禀告可以启程。

    “吃午饭吧!”

    午饭是面条,自从到了太原之后,方醒就爱上了这边的面条。

    当然,只有面条和醋是太原的,其它调料都是方醒自己带来的。

    马三儿在书店已经问清了方醒那两句诗的意思,面色苍白的赶回来。

    “……黑驼山下风云动,黑驼山下,那是老晋王的陵寝,这是预兆着太原以后会有事啊!至于晋城处处是人间,这个老夫猜不出来,不过人间这话不大好,难道现在的太原不是人间吗?所以你且警惕,有个风吹草动的,就赶紧跑吧。”

    等看到是方醒的人在厨房煮面时,马三儿终于知道,自己的最后时刻来了。

    面条很好吃,加点陈醋更加的美味。

    方醒吸溜的吃着面条,觉得后世所谓的陈醋真的是差远了,不是一个档次的东西。

    苏德几乎要把舌头都吃下去了,他满头大汗的抬头看看方醒,顿时大感欣慰。

    大家都是一个吃相嘛!不丢人!

    乌云也是忘记的临行前有人交代的矜持,吃的忘形。

    方醒几下吃完面条,看着瓦剌使团的吃相,不禁微微摇头。

    我大吃货帝国威武霸气啊!

    吃完面条,乌云过来问道:“兴和伯,为何太原的官吏没有迎接?”

    瓦剌使团在进入边墙后,一路都有官员迎送,所以难免自视甚高。

    方醒摇摇头,率先走了出去。

    黄钟觉得这样不好,就干咳道:“伯爷亲自来迎,地方官就不必出面了。”

    方醒在外面遇到了马三儿,跪在地上的马三儿。

    马三儿可怜巴巴的道:“伯爷,求伯爷可怜可怜小的,小的该何时离开太原城。”

    方醒皱眉看着街对面的两个男子,说道:“你挂上那幅字,朱济不想死,自然不会动你。”

    一幅字而已,朱济和朱高燧的性格类似,还多一些阴狠。

    可越是这样的人,他就越怕死。

    “本伯为人宽宏大量,朱济最清楚不过了,只要他还没当上皇帝,你就死不了!”

    马三儿几乎被这话给吓尿了,他起身回头,看到对面的两个男子一脸惊惶,终于是安心了些。

    方醒刚才的声音不小,足够那两个男子听清。他举起右手,朝着晋王府方向挥斩下去。

    “出发!”

    ……

    北平,朱棣接到了方醒的奏章。

    “兴和伯说瓦剌人估摸着是来讨封赏,一是脱欢袭爵,另一个多半是要钱粮。”

    杨荣说道:“陛下,顺宁王的爵位倒是好说,只是这钱粮,此时瓦剌和阿鲁台之间态度暧昧,大明若是给了,有些不妥。”

    金幼孜说道:“陛下,臣也觉得爵位可以给,钱粮最多给一点,意思意思就行了,给多了就是喂狼。”

    杨士奇同样是这个看法,朱棣说道:“脱欢能屈能伸,兴和伯果然没有说错,这就是个枭雄,我大明的隐患!当寻机灭之!”

    杨士奇博闻广记,他说道:“陛下,这个脱欢能在阿鲁台的手中忍辱负重,令臣想起了越王。”

    越王勾践,这位就是卧薪尝胆的代表性人物,最后一朝覆灭了吴国。

    朱棣不屑的道:“小儿狂妄,有朕在,脱欢永无出头之日!”

    杨荣心中腹诽:陛下啊,您若是一直在,脱欢当然不敢跳梁,可若是……山陵崩,大明怕是要转攻为守了!

    朱棣前面几次北征的效果都不错,随后交趾的平定,让大明腾出了一只手。

    攻破朝鲜和瀛洲,获取大量的金银,大明的国库终于充盈起来了。

    而且大量的俘虏正在那些大工程中替代了大明百姓的劳役,目前的大明,当真是国势蒸蒸日上,令人振奋!

    杨荣心下一动,就说道:“陛下,臣以为还是要查清楚瓦剌和鞑靼之间有无勾结为重。”

    朱棣点点头:“兴和伯已经在查了,估计很难得到证实。不过这些都是小事,若是两家联合又如何?朕当再次上马亲征,一举击破此贼,扫清大明北方的隐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