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988章 卓越和智慧,冷漠以对
    感谢书友:‘最美不过重逢’的万赏!

    当圆庆客栈的大堂堆满了醋坛子的时候,瓦剌使团到了。

    “伯爷,可要去迎接吗?”

    黄钟觉得还是要摆个姿态出来最好,毕竟现在瓦剌和阿鲁台还在对峙中,大明的态度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方醒摇摇头,坐在大堂正对着大门的地方,说道:“记住了,瓦剌人是狼,阿鲁台是野狗,野狗打一棍子就会跑,可狼却会卧薪尝胆,一直盯着大明这块肥肉,找到机会就会猛扑过来!”

    “伯律,千万别把这两个势力弄混淆了,大明需要重点关注的还是瓦剌,还是脱欢!”

    黄钟点点头,就去了门外交代。

    “不必迎接,态度冷漠一些。”

    门外的是方五,他亲自去催促的瓦剌使者,所以回来就担当了迎客的重任。

    “那个苏德是个强硬的,估计会有僵持,黄先生要留心。至于那个乌云,具体身份不知道,不过却在使团中地位超然,不可轻忽。”

    黄钟点点头,然后回去转述了方五的话。

    方醒坐在椅子上,笑道:“一个是卓越,一个是智慧,这个组合不错,倒是让我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和他们交锋了。”

    黄钟说道:“去年眼瞅着阿鲁台就要和瓦剌开战了,可后来不知原因的偃旗息鼓,伯爷,要小心这里面的东西。”

    方醒就像是大少爷般的伸出手,小刀把茶杯递给他。

    喝一口热茶,闻着空气中的醋味,方醒说道:“大明拿下了朝鲜和瀛洲,还控制了奴儿干都司,斩断了阿鲁台的隐性盟友,他必然是怯了。”

    阿鲁台为何怯了?

    上次北征一战溃敌,阿鲁台已经被吓坏了。

    比他更凶残的马哈木被朱棣亲自冲阵,一战击溃。

    卧槽尼玛!

    你是皇帝啊!

    纵观你汉人的历史,有几个皇帝亲自冲阵的?

    你特么的难道就不怕死吗?

    而方醒的全火器军队更是直接击溃了马哈木最精锐的麾下,保障了朱棣的侧翼安全。

    而后,方醒又在兴和一战击溃阿鲁台监控大明的军队,同样是以少击多!

    两战之后,阿鲁台已然丧胆!

    那么……

    黄钟微微皱眉,正想说出自己的忧虑,可方醒却没回头的摆摆手道:“伯律无需多言,我已有思虑,无论草原如何变化,终究都对大明有好处。”

    马三儿在柜台后面龟缩着,听到这话,他居然有些热血沸腾的感觉。可想起等方醒走后,晋王府会带来的麻烦,他马上就抑郁了。

    方醒今儿好像是神了,他悠悠的道:“马掌柜,本伯教你个乖,我给你留一幅字,等走了之后,若是晋王府找你的麻烦,你就把字给亮出来,有你的好处。”

    马三儿浑身一抖,马上喊道:“快去把笔墨拿来!罢了,我自己去!”

    伙计很有眼力见的把桌子搬到方醒的身前,马三儿没找到好的笔墨,就飞奔出去,在二十多步开外的地方买来了一套最贵的笔墨。

    “伯爷,小的给您磨墨。”

    马三儿的殷勤被小刀拦住了,这活儿轮不到他。

    方醒凝神坐着,目光在门外定住。

    门外,一个草原打扮的少女伸手拦住了身后的一群男子,然后饶有兴趣的看着方醒提起毛笔。

    毛笔一挥而就,马三儿想凑过去看看,可方五哼了一声,他就堆笑着退后了一步。

    黄钟凑过来了念道:“黑驼山下风云动,晋城处处是人间。”

    马三儿一听就喜得满脸堆笑,急忙过来伸出双手道:“多谢伯爷赏赐墨宝,小的一定会裱糊起来好好保存,留给儿孙。”

    方醒微微一笑:“你且好生品味,自有你的好处。”

    马三儿一怔,接过这幅字转身出去。他等不及了,就想去那家书店问问这是什么意思。

    可走到门外,看到那个异族风情的女子,和她身后异族打扮的一群男子,马三儿习惯性的问道:“客官可是要住店?”

    “乌云见过大明兴和伯。”

    那女子根本就不理睬马三儿,而是向前一步行礼。

    这个女人的身材颇为高挑,在瓦剌人中很难得。而且她的脸多了些白嫩,一看就是没受过苦的女人。

    她身后的粗壮男子上前,居然是拱手礼,严肃的脸上全是警惕:“苏德,见过大明兴和伯。”

    方醒眯眼看着这两人,就在黄钟以为他会起身时,方醒只是点点头道:“本伯奉皇命而来,你等此来何为?”

    苏德一怔,皱眉道:“兴和伯,我等乃瓦剌使团,大明的礼节呢?”

    方醒大马金刀的坐着,眯眼道:“大明的礼节在燕娘死去的那一刻,就已经对你们消失了。”

    “燕娘是谁?”

    苏德茫然的问道,随即看向那个乌云。

    乌云张开嘴,一种阳光的味道就在那釉光中散发出来。

    “兴和伯,您说的是那个自杀的女人吗?为此您还杀光了我们使团的人,那燕娘想必也该满足了吧。”

    阳光的女人,身材高挑的女人,脸上全是不解之色,仿佛方醒是一个食古不化的腐儒!

    “燕娘啊……”

    方醒闭上眼睛,又想起了那个等着自己的丈夫和儿子远去后,决然返身撞向大树的女人。

    乌云好奇的看着方醒,她在瓦剌听到过不少大明‘魔神’之名。

    杀神?

    还是迂腐不堪的读书人?!

    再次睁开眼睛时,方醒的眸色冰冷,看向乌云的眼神仿佛是在看着一块猪肉。

    “在本伯的眼中,你们连燕娘的一根头发都不如,明白了吗?”

    “大胆!”

    苏德大怒,顺手拔出刀来指向方醒。

    辛老七冷冷的向前一步道:“你今日若是能靠近我家老爷三步,我马上自尽!若是不能,你就准备埋骨在太原吧!”

    “啊……”

    瓦剌人最注重武勇,辛老七的话把苏德逼到了角落里,无法转身。他嘶吼一声,就准备冲上来。

    “住手!”

    方醒一点都没慌乱,以手托腮看着乌云居然喝止住了苏德,然后摆摆手道:“老七,大明是礼仪之邦,要懂得尊重客人,你且等他差不多靠近四步时再出手也一样!”

    乌云脸上的笑容瞬间崩塌,不敢相信的看着方醒。

    “大明,不是……礼仪之邦吗?”

    这位不像是大明的官员啊!

    那脸皮几乎能有十层牛皮厚,草原上再黑心的人也比不了他的冷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