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987章 分辨处子的办法,卖人情的功力

第987章 分辨处子的办法,卖人情的功力

    感谢书友:lvpengaaa的万赏,生日快乐!

    北平城中,朱高燧手中握着一封信,看了一会儿后,就晒然一笑:“他这是想让本王为他火中取栗呢!纯属白日做梦!”

    “殿下,送信的人还说,想让您给封回信。”

    “不给!”

    朱高燧懒洋洋的道:“朱济熿真当本王是傻子了?给了信,那就是把柄。什么都不用说,让他回去!”

    等人出去后,朱高燧淡淡的道:“方醒呢?父皇让他去迎接瓦剌使者,他却去了太原,看来他已经成了父皇的心腹,不错啊!”

    边上摆着一个担架,上面躺着谢忱,他在其他人嫉妒的眼神中说道:“殿下,陛下此意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是担心晋王得到消息对废王下手!”

    朱高燧点点头:“正是如此,朱济熿以后的日子不好过,所以就想拿本王当靠山,你们说说,可行否?”

    “不行!”

    谢忱自从断手断脚后,反而更得朱高燧的信重,他躺在担架上激动的说道:“殿下,此时咱们需要的是谨慎,不可冲动!”

    朱高燧目光转冷,淡淡的道:“本王知道了。”

    ……

    朱济熺觉得很郁闷,大清早起来看到那些军士们依然没有动身的迹象,就去问了黄钟。

    黄钟打着哈欠道:“朱先生,那是骗外人的,咱们还得等瓦剌使者到了才回京。”

    “瓦剌使者?”

    我勒个去!

    朱济熺昨晚一晚没睡好,就想着朱棣派了方醒来接自己,是不是看重自己的意思。

    可现在黄钟居然说还要接瓦剌使者,这……

    黄钟笑道:“朱先生别乱想,接使者只是顺带的事罢了。”

    朱济熺这才半信半疑的去找儿子,父子俩就躲在房间里嘀咕,早餐都没吃。

    方醒一觉睡到天大亮,起来后觉得浑身舒坦,就问道:“瓦剌使者到哪了?”

    方五说道:“老爷,斥候来报,离太原八十多里地,大概要两日。”

    方醒摇摇头:“玛德!若是老子带队,一夜急行,白天步行都能赶到了!艹!”

    太原有晋王府,而晋王府把方醒当做了眼中钉。

    “这里呆着不舒服,让人去采买些好醋回来,多买些,家里要,还得送人。”

    方醒的脾气突然就上来了,皱着眉头走出来,就看到那个女子又来了,正可怜巴巴的向小刀求情。

    “大人,小女想求见伯爷,求您禀告一下吧。”

    小刀有些窘迫,从昨日被眼前这个女人紧紧的抱了一下之后,他就觉得体内好像打开了一个开关。

    一个躁动的开关!

    “春天来了。”

    方醒斜靠在墙板上看着这一幕,不禁想起了自己当年情窦初开时的情况。

    “伯爷!”

    那女子看到方醒后激动的冲了过来,小刀大惊,急忙摸出飞刀,就准备射腿。

    方醒摆摆手,示意小刀不必如此,然后冷眼看着这女人道:“你寻我作甚?”

    女子福身道:“伯爷,家父得知小女这一路多亏了伯爷的庇护,想请伯爷做客致谢,还请伯爷千万赏脸。”

    楚楚可怜的美人就在眼前,含羞带怯,换个男子估计就得腿软了。

    方醒摇摇头:“你叫做什么?”

    哪有问未婚女子姓氏的?

    女子垂眸羞道:“小女邓氏,太原人氏。”

    不过这女子居然连籍贯都说了,让躲在暗处的黄钟忍不住捂嘴和辛老七说道:“伯爷要是经不住诱惑,方家就得多一个女人了。”

    辛老七摇摇头道:“老爷不是那种人。”

    果然,方醒讥诮道:“你姓邓?可本伯怎么觉着你该叫明悦呢?”

    女子面色大变,强笑道:“伯爷莫不是在玩笑吗?”

    笑你妹!朱济熿的玩物,也敢在哥的面前装!

    “看你眉心散乱,走路屁股摇摆的幅度之大,可见早已不是处子了,太原邓氏吗?未婚破身是个啥罪名?”

    “伯律,未婚破身是个啥罪名?”

    方醒没回身问道。

    黄钟也促狭的没现身,只是喊道:“伯爷,有的地方是要被剃光了头发送去做姑子,有的地方还会被吊死!”

    方醒摇摇头:“我怎么记得有浸猪笼呢?”

    明悦的身体一个激灵,退后一步道:“伯爷,您一定是认错人了,小女……”

    “别小女小女的了!”

    方醒厌恶的道:“你那屁股扭的比马都厉害,回去告诉晋王,本伯就在这里,他若是想动手,那就来吧,看看这太原城是谁的天下!”

    “太原城当然是陛下的天下!”

    朱济熺父子出来了,两人都不认识明悦,显然这女人才被纳进王府没几年。

    朱济熿的新宠?

    有意思!

    方醒笑了笑:“看来你深受晋王的宠爱,可他难道不怕自己的头巾变了颜色吗?哈哈哈哈!”

    明悦面色土色的狼狈而逃,在楼梯口时不甘心的回头问道:“敢问伯爷,既然您早就认出了明悦,那为何还要允许明悦一路跟随?”

    方醒呵呵一笑,并未回答,黄钟从阴暗处出来,朗声道:“伯爷不过是想让你们疑神疑鬼罢了,心中有鬼,自然举止失措,此乃天之道也!”

    天之道,正气也!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明悦的面色在红白之间转换,居然没忘记福身,然后匆匆下楼。

    “多谢兴和伯!”

    朱济熺拱手,郑重的道:“兴和伯为我父子筹谋至此,朱某感激不尽,当子孙报之!”

    朱美圭也拱手道:“在下以后若是有寸进,当不忘兴和伯的这番恩义。”

    方醒笑眯眯的道:“尊父子不必如此,那晋王倒行逆施,方某不过是路见不平罢了!”

    这个人情卖得好啊!

    黄钟又隐身了,觉得方醒这个见机卖人情的功力越发的深厚了。

    朱济熿父子被困于府中,无人关问,无人帮助,突然一下子冒出个方醒来,这感激真是实实在在的。

    “都去歇息吧,过两日就动身了。”

    方醒很客气,他知道若是朱济熿下台,那么朱美圭就是晋王的当然人选。

    至于朱济熺,就算是朱济熿倒台了,可他和朱棣的梁子还在,朱高炽和朱瞻基上台都不可能让他再次上位。

    藩王啊!

    方醒觉得改变藩王政策才是最困难的事情。

    “来人!”

    “老爷!”

    方醒眯眼看着楼下,觉得胸中烦躁,就吩咐道:“派人去催促瓦剌使者,就说两日不到,本伯就回京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