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986章 可耻的菜鸟
    朱济熿的脸色铁青,他昂首道:“兴和伯,请恕本王无暇。”

    挥手而去的朱济熿留下了一帮子面面相觑的侍卫,他们没想到事情居然直转急下。

    而这些侍卫现在都是朱济熿的人,看到旧主出现,那个尴尬劲就别了。

    而且朱济熺父子此次被朱棣令方醒带回北平,这个信号是什么意思?

    难道要翻盘了吗?

    可若是要翻盘,方醒此次肯定会拿下朱济熿。

    朱济熺父子俩哭嚎了一阵,然后起身。

    “多谢兴和伯,在下这就能走。”

    虽然被去了王爵,可好歹也是朱家人,那种影视剧里废王面对官吏自称‘草民’的一定是眼瞎了。

    方醒点点头道:“咱们不着急,先回客栈歇息一下,明日再上路。”

    朱济熺看了方醒一眼,拱拱手没话。

    方醒这个举动就是在恶心朱济熿,顺便让太原城中的人知道,他朱济熺出来了。

    ……

    方醒在晋王府和朱济熿对峙的消息早就传遍了太原城,当看到方醒带着一帮子又回来了时,马三儿不禁苦着脸想让他们换个地方住,可却看到了朱济熺。

    “殿……殿下。”

    朱济熺没想到居然还有人认识自己,他欣喜的冲着马三儿拱拱手,吓得马三儿差点想躲柜台下面去。

    当年鲜衣怒马在太原城中狂奔的晋王,如今已经是老态毕露。

    黄钟摇摇头,觉得这位曾经的王爷真的是自作孽。

    好好的晋王你不做,非得要为朱允炆打抱不平。后来却又蛇鼠两端,连朱济熿都压制不住。

    这不是活该是什么?

    马三儿肠子都悔青了,他招来刚才看到这一幕的伙计,威胁利诱,让他们发誓不会把这事出去。

    “若是谁敢透露出去,我就往京城逃,找兴和伯去,到时候让你们不得好死!”

    “知道兴和伯多厉害吗?”

    马三儿觉得自己有些危险了,就目光凶光的道:“他老人家杀人如杀鸡,每日不杀几个人就没胃口吃饭,从交趾到瀛洲,他老人家杀的人比咱们太原府的人还多……”

    已经上楼的方醒听到这话不禁莞尔,然后就安排朱济熺父子去洗澡更衣。

    ……

    长期担惊受怕,以及懊悔的生活状态让朱济熺的身体虚弱到了极点,以至于一个热水澡后,他需要朱美圭搀扶着才能出来。

    “多谢兴和伯了。”

    四十多岁的朱济熺看着像是六十岁,满脸的皱纹。

    方醒笑了笑:“这是陛下的旨意,方某不过是执行罢了,还请尊父子保重身体,咱们明日就出发回京城。”

    朱济熺迟疑了一下,看着就像是个穷酸向邻居借钱:“兴和伯,陛下接我父子去京城,敢问是何事?”

    朱美圭也用期盼的眼神看着方醒,父子俩都不知道去京城是好是坏。

    方醒皱眉道:“这个……”

    黄钟在边上想笑,方醒卖关子其实就是在卖人情,反而明了朱济熺父子的问题不大。

    朱济熺隐住失望道:“是我太操切了,问了不该问的事。”

    “哎!”

    方醒叹道:“本来此事是机密,不过我看尊父子都是好人,就冒险吧。”

    “朱济熿和方某有仇,当年在金陵就曾经发生过冲突,此次陛下指派方某前来,这里面的意思尊父子可以琢磨琢磨。”

    朱济熺瞬间就反应过来了,他回头看着朱美圭,老泪纵横的道:“我儿,为父总算是没让你跟着一起赴黄泉。”

    “父亲!”

    朱美圭跪在他的身前,痛哭流涕。

    朱济熺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摸着他的头顶道:“为父半生糊涂,倒是连累了你,也连累了母妃和吉祥,这都是为父的错啊!”

    吉祥就是老晋王朱棡的侍女,被朱济熿给那个啥了。

    “父亲……”

    父子抱头痛哭的画面方醒有些不适应,他和黄钟起身,准备把地方让给朱济熺父子。

    错身时,方醒道:“尊父子的话,方某当然会转告陛下,且放心吧。”

    到了外面,方醒苦笑道:“能当王爷的就没一个是善茬,这一哭,就把自己的委屈和悔改之意哭出来了,若是我不转告陛下,那就是结仇,嘿!这些人啊!”

    黄钟无奈的道:“在下以前在苏州府时,上下官吏的勾心斗角没少经历,后来觉得参与其中太过耗费精力,干脆就只管做事,不问其它,这才换来了清静些的日子。”

    “在官场上特立独行并非好事,我是形势所迫,不特立独行,任何一位帝王都容不得我,连带书院也会被打压,所以……还得要看那些学生们的!”

    “伯爷,只要科学深入人心,书院的学生们出仕之后,自然事半功倍,虽然比不上儒家那么得天独厚,可咱们是实用之学啊!”

    方醒站在二楼上往下看,马三儿还在训话,不过已经变成了显摆自己的信息量。

    “……据兴和伯在瀛洲时,那些女人跪着在营寨外面,只求能和他老人家有一夕之欢,留个种子。只是兴和伯他老人家的种子珍贵,哪肯舍给那些化外女人,据……兴和伯离开瀛洲时,那些女人一路送行,那场面,啧啧……”

    黄钟忍不住别过头去,身体微颤。

    “这些人呐!”

    方醒苦笑着摇摇头,正准备回去,却看到了一名在大门处蹲守的军士上来。

    “伯爷,那个女人又来了!”

    “哪个女人?”

    黄钟问道,然后一拍脑门:“可是一路跟着的那个?”

    军士点点头道:“伯爷,那女人看着楚楚可怜,的真想……拧断她的脖子。”

    “滚!”

    方醒作势欲踢,军士笑嘻嘻的跑了下去,然后带了那个女人上来。

    方醒就站在楼梯口上,看着这个女人,冷冷的道:“我的麾下都是从厮杀场中走出来的勇士,你这等柔弱的姿态只会让他们想杀人!”

    女子讶然回头,那军士正看着她的脖颈,眼中有杀戮之意。

    “啊!”

    女子一声惊呼,急忙往上面冲。

    嘴微张,能看到几颗贝齿;面带惊惶,花容失色,别有一番韵味……

    方醒侧身闪开,女子正好冲进了刀的怀里,还搂着了他的脖颈。

    刀面红耳赤,双手不知道该如何放置,身体还在微微发抖。

    可耻的菜鸟啊!

    方醒并未阻止,他想让刀也感受一番女人是什么味道。

    “滚开!”

    刀的及时清醒让方醒很欣慰,那个女子却感到了屈辱。

    刀一把推开女子,恼怒的道:“不知廉耻的女人!”

    跌跌撞撞退到栏杆处的女子,脸红尚未消退的年轻男子,一时间竟有些妾有意,郎无情的画面感。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